第169章 乔青玉真正的身份!

作品:《我在年代文里暴富

    这里的小孩子在一起能玩的游戏不是和泥巴就是打仗。

    到了跟前果然如此,一个个浑身弄得像泥猴一样。

    苏云瑶有些厌憎的皱了皱眉头。

    贺雪蓉朝她看了一眼,小姑娘脸上的笑意就一点点地消失了,不过听到苏云瑶说她的小婶叫他们回去吃饭,小丫头扯了扯小虎,小虎马上站起来和大顺大吉还有晓晓挥手,“我和蓉蓉要回去了,你们三个也回家吧。”

    三个孩子有些恋恋不舍,不过也知道今天乔姨家是有客人的,要不然他们早就跑进院子里去了。

    三个小孩手拉手的跑开了。

    苏云瑶想了想,准备伸手去牵贺雪蓉,没想到贺雪蓉身子一扭就从她身边跑开了。

    苏云瑶站在贺总工家长满了爬山虎的围墙边,看着跑进院子里的那一道小身影。

    小姑娘有些晒黑了和刚来的时候不一样,不过看着就精神了很多,脸上也有了表情,穿着一件粉色的小裙子,脚上是一双同样颜色的凉鞋,梳着两个小辫子上面系着两个用粉绸子结出来的花。

    这是这个年代最普遍的装束,可贺雪蓉就像一个小公主一样,哪怕她小脸脏脏的,小手脏脏的,也无损于她的精致美丽,她依然想不起来关于贺雪蓉的点点滴滴,就好像关于贺雪蓉的记忆,被人莫名其妙的给删掉了一样。

    因为是夏天,哪怕是五点了,太阳依然挂在西边的山尖之上,可突然觉得凉飕飕的苏云瑶快步的回了贺家的院子。

    东面的凉棚里,小虎和蓉蓉正在乖乖的洗脸洗手。

    她站在了台阶上,就看到厨房里贺修煜和乔青玉并肩站在一起,他们离得很近,因为贺修煜个子高,所以他就俯下身子和乔青玉说话,说了几句话之后,下一刻,贺修煜就坐在灶膛前开始烧火。

    夏天了,灶膛前是很热的,她看见他的鼻尖与额头都是汗。

    苏云瑶进了厨房,她笑着说道,“乔青玉,小虎和蓉蓉正在洗脸和洗手,这里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没有了你去客厅吧,沈昊泽也在屋子里呢。”

    苏云瑶也实在不想待在厨房,一是她没兴趣做饭,二是这里的温度太高,只待一会儿,她的后背就都是汗了,而第三点就是,她不想看到这两个人眉目传情的样子。

    于是苏云瑶脚步匆匆的去了客厅,一眼就看到沈昊泽垂涎欲滴的盯着饭桌上的菜,手里拿着一根黄瓜,咔嚓咔嚓的吃。

    苏云瑶蹙眉,不由得轻声说道,“沈昊泽,注意你的形象。”

    沈昊泽看到是苏云瑶进来,身体僵硬了一下,不过随后扬起笑脸,“云瑶快来尝尝,这黄瓜真的是又甜又脆太好吃了,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的黄瓜比苹果都好吃。”

    苏云瑶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冷笑,却也没说什么,毕竟客厅和厨房是连着的,客厅也没有沙发,基地给每家给打制了一把长条椅子,此时长条椅子上面似乎是用芦苇草编织的垫子,坐在上面软软的凉凉的很是舒爽。

    朝着四周看过去,不得不承认,贺修煜的家虽然没什么摆设,看起来很简陋可是却相当的干净整洁,所有的东西摆放都井然有序。

    她收回了打量的视线,心口有些憋闷,她觉得自己就不该来,可是她早就应该来看一看这里是什么样子。

    是不是和她记忆中的有差别?

    苏云瑶低下头敛去了眼睛里的若有所思,差别当然有啊,很大很大……

    上辈子她来过贺修煜家,院子里是荒芜的,围墙也是光秃秃的,基地给配的家具两辈子都没变,配发的物品还是那个标准,不过这一世窗台上多了几盆不知名的植物。

    花盆是贺修煜烧制的,上面的花草应该是乔青玉种的。

    青翠欲滴,有的打了花骨朵,可以想象的得出来,等开花的时候,屋子里是一番什么样的情景。

    乔青玉倒是点亮了种植的技能啊。

    但上辈子她怎么就什么都没做呢,她记得别人曾经说过她,在农村长大的应该会种点菜,土地虽然不好,但春天的时候种点白菜菠菜也是能收获的。

    她记得乔青玉还将那个女人给骂了一顿。

    她甚至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好不容易从农村飞出来绝对不会再摸一点地里的活。

    那个乔青玉什么都不干却很会享受也喜欢打扮。

    贺修煜的工资每个月都被她挥霍一空。

    对了,那个时候贺修煜的神情和现在的神情是不一样的,甚至可以说是两个人。

    记得他三十岁的时候,鬓角就已经生了白发。

    贺修煜很少回他家属院的家,回家的时候基本都是发工资的日子,而且,他们也没孩子。

    所以她才会那么心疼贺修煜。

    可如今看来,现在的贺修煜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心疼,他过得很好,走路是轻快的,与乔青玉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都流淌着温柔似水的笑意。

    他经常回家,还很放心的将蓉蓉交给这个女人看顾,而她即便不承认,但是也得承认,现在的乔青玉和那个愚蠢的村妇有着天壤之别。

    所以乔青玉就算不是重生的,她肯定有着别的身份。

    比如——借尸还魂!

    苏云瑶缓缓的站起来,朝前走了几步,看着在厨房忙碌的乔青玉,她的眼睛幽深莫测,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容。

    不着急,她现在要改变策略了,她要和这个乔青玉做朋友,她要和她好好相处,就像闺蜜一样。

    然后她就会知道这个乔青玉是谁了。

    她到底是哪里的孤魂野鬼,占了那个乔青玉的身体,苏云瑶宁肯她还是原来那个蠢货。

    因为那个女人实在是太好对付了,除了吃喝玩乐,脑子里似乎塞的是一团团的草。

    但现在这个,有的时候就像小魔女一般,似乎目前没人能招架得住。

    血淋淋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

    这一刻的苏云瑶心跳有些加剧,孤魂野鬼呀,如果被贺修煜知道,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也不知道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占着乔青玉的身体,贺修煜还会笑得这么温柔,走路还会这么轻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