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什么打游戏,那叫电子竞技

作品:《开局成为RNG中单

    苏政华根本不信,瞪着眼睛梗着脖子,右手指着苏桦冷冷道:“你要是还认我这个老子,就老老实实回去上学,要不然就给我滚出去。”

    苏桦不肯示弱,目光直视苏政华,一点也没带怕的。

    他毕竟二世为人,被家长吓住是不可能的,唯一担心的,是苏政华的身体。

    苏政华有脑血栓是陈年旧疾,真要气出毛病来,苏桦就后悔不迭了。

    想到这里,苏桦语气有些软下来,却依旧不肯屈服:“反正我已经请完假了,一年后回去上学。”

    苏桦不说请假还好,一说请假的事,老头子更加气愤的咆哮:“你那叫请假吗?欺骗学校,欺骗领导,再不回去上课,学校的领导要把你当逃学处理,注销学籍。”

    老头子眼眶泛着红光,辛苦了一辈子,自己已经黄土过肩,没有再重来的希望。

    苏政华唯一期盼的,就是能将一儿一女抚养成人。

    他虽然死板但不愚蠢,知道这年代,上学是最好的出路,无论做什么,都需要学历。

    他们工地上每天都会新进来年轻人,跟苏桦看上去差不多大,来的时候光鲜亮丽,精神旺盛,在工地上干几个月,变得跟路边乞丐差不多,几年后看上去就是个混吃等死的老头子,毫无生机可言。

    苏政华不希望儿子将来变成那样的人。

    二本虽然不是什么光宗耀祖的学历,但最起码是本科。

    苏桦知道苏政华真生气了,也不好在病房里跟他吵架,但是让他回去上学肯定是不现实的。

    一时间左右为难,就准备离开。

    先让苏政华冷静冷静再说。

    母亲张英慌忙站起来拉着苏桦的手臂道:“快点给你爹道个歉,先回去上学,等毕业了再去打那什么电子竞技不行吗?”

    妹妹苏颜韵踌躇着来回踱步,这时也一改之前的态度,突然帮腔道:“是啊哥,上完大学最起码有个文凭,出去也能找个不错的工作。”

    苏桦意外的看了眼这个妹妹,苏颜韵生气的撅着嘴,扭过去不去看他。

    苏颜韵本来是支持苏桦当职业选手的,可刚刚知道苏桦竟然过的那样清贫,已经自动将职业选手拉入不靠谱的黑名单里。

    苏桦叹了口气,正准备开口,突然手机铃声响了。

    从裤兜里一手掏出手机,眼见竟然是金大勇发来的语音消息,苏桦朝众人摊了摊手,准备回避道:“我出去接个话。”

    苏政华却是突然冷嘲道:“是忽悠你出去打游戏的吧?”

    “还敢打电话来,就在这接,我倒要看看,他怎么骗你的。”

    望着苏政华愤怒的目光,苏桦面无表情,滑开微信语音。

    “喂,我是苏桦。”

    妹妹苏颜韵也竖起耳朵犹如定格小兔子般,蹭蹭往这边移动,好奇的倾听苏桦手机里的语音。

    电话中,金大勇沉稳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苏桦,方便说话吗?”

    苏桦一改和苏政华说话时的郁闷,微笑道:“方便,金教练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微微都顿了下,就在苏政华准备从病床上坐起来开口质问时,金大勇终于开口道:“是这样,根据你的试训成绩,我跟老板,经理经过郑重商量,我们r战队,准备邀请你加入r战队,英雄联盟分部,担任中单位置。”

    终于来了。

    苏桦心脏不可抑制的跳动了下。

    金大勇听到话筒里苏桦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笑着道:“你可以来一趟我们r总部吗?我们讨论一下合同细节,如果没问题的话,今天就可以签约了。”

    今天就签约。

    苏桦听到这确切的消息,反而平静下来,心跳慢慢正常,没那么着急了。

    他先是告诉了金大勇自己父亲生病住院,刚刚离开上海,表示马上就准备买票回去。

    金大勇让苏桦先留下陪病人,明天签约也不迟,苏桦犹豫了下,还是准备立马回魔都,主要他在这里很尴尬,浑身不自在。

    苏政华听着电话里又是老板,又是基地总部,疑惑的皱眉盯着苏桦手机。

    难道,儿子真在做正经工作?

    苏桦知道父亲还没彻底相信他,追问了句:“金教练,方便问一下,我的签约费吗?”

    签约费。

    苏桦问出这句话时,张英和苏政华反应不大,妹妹苏颜韵却是张大了眼睛,明眸里闪动好奇之色。

    她这个年纪,正是刚开始对钱有概念的时候。

    金大勇咳嗽一声,对苏桦的问题早有预知似的,压低了声音道:“签约费,暂时定为50一年,你知道的,这是新人选手中最高的签约费了。”

    吧嗒——

    金大勇说出签约费的数字时,病房里空气仿佛凝固了般,隔壁病床上的中年妇女拿着的水瓶盖的右手抖了下,水瓶盖掉在地上,滚烫的热水汩汩流出来。

    苏桦松了口气,这个签约费,确实不低了。

    跟金大勇又寒暄了几句,苏桦才挂了电话。

    将手机揣回兜里,苏桦没说话,望着父亲摊了摊手:“我马上就走。”

    苏政华张了张嘴,既疑惑又吃惊,就是想不出来该说什么。

    还是母亲张英反应过来,拉着儿子的手问道:“小桦,刚刚电话里说的都是真的?”

    好家伙,称呼都变了,不是臭小子了。

    “你跟那个什么战队,签约费有50……”张英瞥了眼隔壁床上的妇女,压低声音:“真有50万?”

    苏桦点点头,道:“电话我们一起听的,反正我听是50万。”

    “臭小子,还跟你妈我卖弄。”张英摸了摸苏桦的脸庞,感觉很不真实。

    苏颜韵跑过来摇着苏桦的肩膀,可劲的晃动,兴奋道:“哥,咱家有钱了!”

    苏桦刮了刮妹妹的琼鼻,宠溺道:“暑假去找我,到时候请你吃大餐。”

    苏颜韵美美的应了下来。

    苏桦不再多停留,拿起外套直接走出病房。

    等到苏桦离开,苏政华才反应过来,脸上露出一缕笑容:“臭小子,看来真在外面混出个名堂。”

    “哼,也不知道是谁,还一直给儿子摆臭脸色,要不然儿子还能多留一天。”张英恼怒的白了他一眼。

    十分钟后,病房门再次被推开。

    “哥,你还好吧?”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身后还带了个大约二十多岁的青年,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朝苏政华问候:“大舅。”

    “姑姑,小宇哥。”苏颜韵仰起小脑袋喊了声,扭过头走到一旁。

    “颜韵也在啊,刚刚我在医院大门口好像看到苏桦了,哥,不是我说你,苏桦伪造病历跑出打游戏这么大事,你也不好好管管,爸要是还在世,估计要气出病来。”中年妇女将水果放在床头,理了理衣服道。

    苏政华哼了声,瞅了瞅苏宇,朝妹妹板起脸道:“小妹,以后不懂别瞎说。

    什么打游戏,那叫电子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