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你们也配妄称诸侯?

作品:《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王善言之所以让儿子王彬带着王家家丁来守县城,不是他们觉悟有多高,而是单纯的出自利益考量。

荡寇军一旦占领新化县,王氏要么投降,乖乖顺从,配合沈墨的一切政策,要么就坚决抵制,死磕到底,根本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第一条路就算王氏能够活命,可是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届时,王氏无论是财富还是地位都会一落千丈,只能依附于沈墨苟延残喘。这样的代价无论是对于王善言还是整个王氏都是难以接受的。

妥协的前提是双方的利益冲突不算大的前提下,如果利益冲突太强烈,自然无法轻易妥协,只能你死我活。

新化县如果纳入自己治下,沈墨自然不会再允许存在王氏这样一个巨无霸的豪绅家族。

王氏也无法承受损失昔日荣光的代价,所以双方注定了要成为生死之敌,除非一方彻底倒下才能结束。

王彬之所以帮着守城,也是想利用新化县城来跟荡寇军打消耗战,只要把荡寇军能拖在新化城下,届时,王家编练的家丁和乡勇们就能来对荡寇军进行围歼。

王彬相信,只要荡寇军在新化城下败上一场,肯定会士气大跌,短时间内无法再对新化城造成威胁了。

对王彬来说,荡寇军和沈墨的名字最近听的都耳朵快要起了茧子,都说沈墨如何英明神武,如何手段高明,他手下的荡寇军如何精锐善战,如何训练有素。

但是这些消息在王彬听来,却很不以为然。

一群泥腿子出身的反贼,侥幸占了几座城池,打了几个胜仗,就天下无敌了?

真是笑话!

王彬在常德府当绿营守备的时候也是跟反贼交过手的,很了解这些反贼是个什么德行。

打顺风仗的时候士气如虹,但是一旦遇到硬茬子,很快就会陷入崩溃。

前明崇祯年间李自成声势那么浩荡,已经建国称帝,甚至攻进了北京城,逼死了崇祯皇帝,可是却在山海关一片石大战后一败涂地,然后就开始了节节败退,不到一年时间百万大军分崩离析,李自成自己也死在了湖北九宫山。

李自成那么强大的反贼都失败了,更何况一个只占了几座城池的小反贼更不用说。

所以王彬相信,只要能守住县城,扛过贼军第一波的攻击,贼军士气就会逐渐消减,等到自己的合围计划实现的时候,就是这支反贼军队覆灭的时候了。

那家丁头子被主子骂了一句后还是有点茫然,眨眨眼小声问道:“所以,少爷的意思是?”

王彬道:“这伙贼军的表现比我想象要好上一些。无论是进攻还是撤退,都表现非常从容淡定。当我们从城头对他们进行反击的时候,身旁同伴的死亡对于周围的其他贼兵几乎没有任何影响,继续保持着攻击的强度。撤退的时候更是如此,贼军本阵鸣金收兵之声响起,这些贼兵立刻跟着军官的哨音指挥,交替后撤,完全不给我们任何可趁之机。”

“而且,贼军的这次攻击明显是一次试探,想试探出我们的防守力度。看来,这次领兵的贼军将领并不是一个莽夫啊。”

“所以,这一仗要想赢可能要比之前预估的要难上很多。”

那家丁头子听完,脸上浮现出一丝担忧来,忽然道:“大少爷,这伙贼军如果打不下县城,会不会去偷袭王家大宅?”

王彬冷笑一声,骂道:“说你是蠢货还真是没错,你都能想到的事情我会想不到?贼军不去骚扰王家大宅还好,若是去了定让他们碰的头破血流。

王彬之所以这么自信满满,那是因为王家大宅在几年前就被改建成了一座城堡式的庄园,不仅四周望楼箭楼耸立,院墙更是加高加厚,甚至外面还挖掘了一道壕沟,引入河水。

根本就是一座小型的城池。

更重要的是王氏大宅里留着五百最精锐的王氏家丁,还有临时招募的两千乡勇驻守。

那五百家丁几乎是人人着甲,而且全部都是王氏用银子喂饱的,对王氏忠心耿耿。

而王氏这些年利用铁器作坊,虽然明面只是打造各种工具农具,但是私下却铸造了不少兵器铠甲,弓弩等物更是相当不少。

虽然历朝历代都明令禁止民间私藏甲胄弓弩,但是禁令是一回事,实际上又是另外一回事。

从沈墨起事一来攻破的豪绅地主家里搜出来的那些盔甲兵器就很说明问题了。

别说盔甲兵器这些了,前明时期,广东福建一代私自铸造大炮和火铳的豪绅大族也不在少数。

战乱时期,朝廷无力管。

和平时期,朝廷就算想管,也根本管不过来。毕竟天高皇帝远,通讯又非常不发达,皇帝获取信息只能依靠下面的人往上报。

基本上下面的人想让皇帝知道什么,皇帝才能知道什么。

所以导致地方官的权力就非常的大。而地方官员治理地方往往还要依靠这些豪绅大族,所以很多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算明明知道这些豪绅地主家里私藏兵器甲胄,也不太可能去举报搜查的。

甚至有时候县中闹盗贼,官府的力量不足的时候,还要请这些豪绅大族来出兵剿匪。

反正只要这些大族不起兵造反,对这些明显违反朝廷禁令的事情,地方官府几乎都是视而不见的。

王氏就是典型的这样的豪绅,既掣肘地方官府,又能够对地方官府进行强力支持,所以地方官员就算心中再不满,也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得过且过。

王彬的自信就来源于这些,所以他根本不怕贼军去攻打王家大宅。

那家丁头子听了王彬的话,立刻笑了起来:“大少爷说的对,这些贼兵要是真的脑子坏掉跑去打王家大宅,肯定会后悔莫及的。”

再说荡寇军这边,杜毅在经过一次试探性攻击后就收兵回营,稳住营盘,然后立刻召集下面的几名连长来商议。

看到人到齐了之后,杜毅沉声道:“很显然,如今守城的并不是清廷官兵。宝庆府的绿营被咱们两次大败之后基本上没有多少人了。剩下的在咱们占领邵阳城后早就跑完了,新化县城根本不可能有成建制的清兵。所以,我现在怀疑守城的另有其人。一连长,黄昏十分你带人从后营出发,去周围侦查一下,找上几个熟悉新化县情况的人来回来。其他人,严守营寨,随时听命。”众人领命,会议很快结束。

荡寇军第一次攻城未果之后,就再也没有发起攻击,而是扎下营盘,紧闭营门,一点动静都没有。

城头上的王彬也一直在关注城下荡寇军的动静,可是一直等到快天黑也没见到任何动静,微微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心中也有些疑惑。

这些反贼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是打算围城?

可是围城的话却又明显不像,毕竟新化县城两个们,反贼军队只在西门外扎营,另外一个门根本就没有任何反贼士兵出现。

但是如果说反贼会因为一次攻城未果就罢手也明显过于天真。

所以王彬一时之间也拿不准城下的荡寇军想干啥,但是一想这不正好符合自己的心意吗?

只要反贼敢在城下就消耗两日,被己方围歼的机会就会越来越好。

所以王彬也没多想,只是让人继续监视荡寇军的动静,然后自己回在县城的豪宅休息去了。

王氏家丁们虽然装备齐全,看着很精锐,但是毕竟没有多少战斗经验。而且因为荡寇军攻了一次城就没了动静,自然会让这些家丁产生轻视之心,所以虽然监视着城下,但是却也只是没事的时候瞅两眼,也没有派人出城去侦查。

被派出去侦查的一连长带着一连的人趁着黄昏从后营悄悄出去,沿着资水走了半夜,回营的时候带回了几个被绑着双手堵住嘴巴的人。

“这都是什么人?”杜毅皱眉问道。

“营长,这些都是县城附近的地主大户,我们摸进村子了里只要找到村里最大的宅子就肯定是这些地主大户的家。要打听消息,找这些人肯定比找那些普通百姓要知道的多。”

杜毅点点头,走到这些人面前道:“我们是永州沈天王麾下荡寇军,前来攻打新化县。我现在问你们几个问题,如实回答的,我绝对不会为难你们。但如果知情不报的,那就别怪我没给你们机会了。”

在几个地主惊恐忐忑的表情之中,杜毅让人先把他们带出帐篷外,只留下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

杜毅走到这个胖子面前问道:“你知道如今是谁在县城之中主持守城?不要告诉我是新化知县刘守元。”

那胖子闻言面色变幻,眼珠子滴溜溜的赚个不停,最后一咬牙道:“这位将军,小民实在不知啊,小民平日里孤陋寡闻,对县中的很多事情都不清楚啊。”

杜毅听了点点头,表情平静,然后摆摆手,立刻就有两名荡寇军士兵过来架着胖子出了营帐,然后就听见胖子惊恐的求饶声,最后在一声惨叫之后声音戛然而止。

两名士兵回到营帐之中拱手复命,身上还沾着明显的血迹。

帐外站着的那几个地主此刻已经脸色发白,身体抖若筛糠。

杜毅让人又带进来一人,还没开口问话,那人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嘴里呜呜地喊叫了起来。

杜毅让人将那人嘴巴上的布条取下,那人带着哭腔快速道:“将军饶命啊,我说,我全说,千万不要杀我!”

然后那人就将他知道的一切信息都说了出来。

杜毅听完感觉都有点离谱,一个地主大户带着自家的私兵来帮助官府守城。

不过他再一想,也明白了王家为何要这么做的理由了。

“看来,咱们在新化县的真正敌人不是官府,而是这王家了。”

杜毅自语道,又问刚才那人:“方才那个胖子跟王家什么关系?”

那人急忙道:“他叫闫生财,他把女儿嫁给了王善言当第九房小妾,而且他还替王家管着一个造纸作坊。他怕说了,回头王家收拾他,所以才不敢说的。”

杜毅笑道:“那你就不怕王家回头收拾你?”

那人哭丧着脸道:“王家收拾我那都是后话了,可是我现在不说真话的话,那将军立刻就会要了我的脑袋,这趣÷阁账我还是会算的。”

杜毅赞赏道:“你倒是个聪明人,放心吧,既然你说了实话,我肯定不会为难你的,而且也不会让王家有机会报复你的。”

又问过这人名字,知道此人叫做苟富贵,然后让人将此人带出帐外去。

接下来,杜毅又一一审问了剩下几个人,将他们的话跟苟富贵说的互相印证,证明苟富贵说的都是真话。

让人将这几个地主先关起来,杜毅再次召集所有主要军官议事。

“现在情况很清楚了,守城的主将是王氏族长王善言的长子王彬,守军是王家编练的家丁私兵。所以我们这次攻克新化县的主要敌人就是王家。王家一破,新化县便等于基本落在我们手中了。”

“营长,怎么打,你就直接下令吧,区区一个地主豪绅,就算真有点能耐又能翻起多大风浪来?他们人多又如何,咱们还有大炮呢!炮口之下,县城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这是这次跟随杜毅出征的一个炮队队长的话,他的脾气跟他掌控的火炮一样火爆,姓铁名根柱,外号柱子。

“柱子,你不就是想打炮吗?你先听营长说,肯定会有你打炮的机会的。”一连长接着说道。

柱子嘿嘿一笑,不再开口,等着杜毅继续说。

杜毅道:“所以我不打算打县城了,我们直接去打王家大宅。只要打下王家大宅,县城也就不攻自破了。但是我们不能大摇大摆的直接去攻打王家大宅,还得留下一部分人来在这里稳住城里的王彬,否则我们就要腹背受敌了。谁愿意留下在这里迷惑敌人?”

话音刚落,十个连长齐刷刷的举起了手。

杜毅看着众人,示意大家放下手,继续道:“留在这里迷惑城中的敌人会有一定的危险,因为王彬一旦明日发现我们还没有动静,很有可能回出城来试探性的攻击我们。所以留守的部队必须要坚决予以反击,既不能让王彬知道我们主力已经不在,又要给他们以足够打击,让他们不敢轻易再冒头。”

众人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在这些荡寇军的军官脸上根本看不到畏惧二字。

最后杜毅点名留下了二连以及六连七连三个连共三百人。二连是一个长枪兵连,六连和七连则是火枪连,搭配起来足以牵制城中的守军了。

二连连长朱松伟被杜毅认命为留守主将。

安排妥当之后,杜毅连夜带着其余七百主力,还带着五门火炮,由苟富贵带路,连夜向着王家大宅而去。
本章已完成!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最新章节第一百六十四章 你们也配妄称诸侯?,网址:http://www.963k.com/210/210190/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