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声东击西?

作品:《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六月十八日,是双方约定决战的日子。

双方在衡阳城南门外的一片荒原上列阵相持。

为了更有把握已一战彻底击溃沈墨,勒尔锦出动了两万五千清军,另外好有三万乡勇,总共五万五千人,想要在决战之中占据优势力量。

那么如此一来,城中就剩下了一万清兵和两万乡勇。不过这在勒尔锦看来,已经是足够的应付任何情况了。

而沈墨这边也只是出兵了一万正兵,五千守备军则用来保护两翼。

清兵这边旗帜五花八门,五颜六色,既有满洲八旗,也有蒙古八旗和汉军旗,还有代表绿营的绿色旗帜。

没错,绿营之所以被称为绿营,就是因为他们的旗帜是绿色的。

这两万五千清兵之中,满洲八旗和蒙古八旗加起来大概有将近四千人左右,其中满洲八旗大概有一千人左右。

没办法,这两个族本来就没多多少人。满清入关的时候能有全族的丁口加起来也就十来万不到二十万人。占据中原将近四十年,最多也就翻上两番,也不会超过一百人万人。

就算按照一百万人来算,其中老人妇女小孩至少都占了一半多,剩下的再刨除上层的统治者,以及分派到天下各地要冲去当官的人,最后剩下的能用来当兵撑死不会超过十万。

就算按照十万人计算,要在北京城驻防至少两万,满清的祖庭辽东也要重兵防守。各地的八旗将军手下再分配一些,能够用来机动的满洲兵也就没有多少了。

这次勒尔锦能带一千满洲兵过来已经算是康熙重点照顾了。

蒙古的丁口比满洲人要多一些,但是也多的有限。当年满清打天下的时候,虽然主要的马前卒都是汉军旗和投降过来的汉人组成的绿营兵,但是蒙古人也没少被驱使。

在打天下的过程中,也损失了不少。

虽然满清上层一直跟蒙古贵族联姻,巩固两族的同盟关系,譬如什么大玉儿小玉儿都是蒙古科尔沁部落的女人。

大玉儿就是博尔济吉特·布木布泰,蒙古科尔沁贝勒寨桑之女,嫁给了黄太吉。

这位也就是后世所说的孝庄太后,“大清”最厉害的女人。

有一说一,比起慈禧来无论是手腕还是眼界格局都高明了许多。

她的妹妹就是俗称的“小玉儿”,博尔济吉特·海兰珠,也嫁给了黄太吉当妃子,还是位居第二的东宫宸妃。

而布穆布泰彼时在黄太吉活着的在宫中位份并不算高,仅仅位列第五,封次西宫永福宫庄妃。

至于中宫皇后则是这姐妹俩的亲姑姑哲哲。

姑侄三人都嫁给了黄太吉,可见蒙古科尔沁部跟满清上层的关系之紧密,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满清的后族了。

表面上看蒙古人也跟着沾了光,成了尊贵的后族,满清最坚定的盟友,但是实际上蒙古也被彻底绑上了满清的战车,几十年的仗打下来,蒙古的人口损失也非常的大。

两族之间也是矛盾重重,蒙古人一直也想脱离满清的控制,所以后来才有了葛二蛋的叛乱。

但是无论如何,此时的满清统治者心目中,蒙古人仍旧比汉人更值得他们信任,满清一些八旗驻守将军以及许多地方的镇守官用的也都是蒙古人。

蒙古人的地位相当于元朝统治时期的色目人,属于跟他们所谓的国族休戚与共的贵族。

除了三千蒙古八旗兵之外,汉军旗的人则有六千人。

虽然都是八旗,但是汉军旗一个旗的人数远比满洲八旗和蒙古八旗要多的。

剩下的一万五千人则都是绿营兵。

至于那三万乡勇,都是用来壮声势的。这一仗若是清军胜了,这些乡勇们还能跟着在后面摇旗呐喊,打扫一下战场。

但是如果清军稍微显露出一点失败的迹象来,这些乡勇必然是最先崩溃的一部分。

勒而锦摆出的阵势是一万绿营兵属于前阵,五千作为后阵。自己带着一万八旗兵则作为中军,其中一千满洲兵作为核心战力和督战队。

三万乡勇则分成两部分卫护两翼,其实就是装个样子。

五六万人马旌旗招展,无边无际,看起来的确很是不凡。

而且为了在决战的时候来个先声夺人,勒尔锦还下令缝制了更多的旗帜来虚张声势。

俗话说,人一过万,无边无际。

更何况五六万人之多,再加上那些旗帜,看起来至少有十万人。

“郡王爷,你说沈墨那小子看见咱们这阵势,估计还没开战就先吓的尿裤子了。”

旁边一员满洲将领看着四周己方的阵势,得意洋洋地对勒尔锦说道。

“那必然的,别胜一个乳臭未干的沈墨了,就是他爷爷沈龍那老头子活过来,看见这阵势肯定又给吓死了。”

另一人符合道。

这句话引起了周围一片哄笑声。

“肃静,再敢阵前喧哗,军法伺候!”勒尔锦脸色一沉训斥道。

众将这才安静下来。

但是勒尔锦心中的确是有些得意的。

在他想来,这种阵势,别说沈墨这样一个没经过大阵仗的小小反贼首领,就是吴三桂活过来也会心里发憷的。

不过他嘴上却道:“不要小看你的敌人,那沈墨能从一个反贼余孽发展到今日这般声势,必然不是什么无能之辈,都给我小心一点。”

“末将遵命!”手下众将齐声应诺。

但是嘴上答应的虽然快,但是没有一个人真正放在心上的。

人们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根本得不到教训。

哪怕前面有无数人犯过同样一个错误,但是后来者都会认为那只是前人太蠢太笨运气不好等等,都相信历史不会在自己身上重演。

但是往往到了最后,才明白过来自己也终究没什么两样,甚至表现的比前人更差。

沈墨之前的几次胜仗,在这些满清将领眼中不过都带有运气成分罢了,没有人会真正把沈墨当做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去看待。

唯一一个正眼看待的乌梁海此时已经做了俘虏,正在盘龙山老老实实砍树杈呢。

在清军这边列阵完毕的时候,荡寇军的也从南方缓缓列阵而来。

一万五千黑盔黑甲黑色战袍组成的黑色洪流簇拥着一杆异常高大的军旗在荒原上逼近。

旗帜至少在五六米长,两米宽,旗杆至少在三丈左右高,在一辆特制的车子中间插着,缓缓地迎风展开,血红色旗面上“荡寇”二字异常显眼。

而在“荡寇”大旗的旁边,还有一杆同样鲜艳的“沈”字大旗。

不必多说,自然就是荡寇军主帅沈墨的大纛了。

看着逐渐毕竟的黑色洪流,原本还有些得意的勒尔锦不由地神色严肃起来,眼睛微微眯起,望着那两杆旗帜的方向默不作声。

他附近那些刚刚还洋洋得意认为沈墨会被他们阵势吓住的将领们也都默然不语,神色凛然起来。

这些人虽然自大,但是毕竟都是打过仗的,看一眼就知道眼前的这支黑色为主色调的军队绝对是一支真正的精锐。

他们就算心中再觉得不可思议,但是眼睛却是骗不了人的。

“郡王爷,沈墨此人看起来的确有点本事啊,短短数月之间竟然就能练出如此强军来,的确不可小觑。”

“虽然看着架势还行,但是保不齐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呢。装备再好,没有打过仗见过血,也依然是银样镴枪头。”

”没错,就算他沈墨真的有点练兵的本事,但是我就不行他能在几个月之内就能练出这么多的,肯定也跟咱们一样虚张声势罢了。况且,我看这样子,充其量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两万人。咱们这里可有六万大军,足足是他的三倍之多,还能被他给唬住?“

“听说沈墨这小子一向诡计多端,不按常理行事,没准真的就是打算来吓唬咱们?如果真是那样,那这小子活该倒霉。咱们今天就告诉这小子什么才是真正的战场。”

清兵将领们虽然看见荡寇军军容严整,气质肃杀,心中微微凛然,但是却也很快开始自我开解,自我打起。

勒尔锦虽然心中有些凛然,觉得自己兴许是真的小看了沈墨,但是听着旁边将领们的话,也觉得有点道理。

打仗这种事情,毕竟还是要战场上见真章的。

装备再精良,阵列再整齐,能打硬仗胜仗才是真道理。

而且他好歹也算是一员宿将,深知一个道理。真正的精兵那都是经过一场一场的恶战打出来的,绝不是说练上几个月就能成为精锐。

满打满算,沈墨起事到现在也不到一年时间,真正的硬仗也没打过几次,怎么可能能拥有一支百战精锐呢?

这么一想,他原本有些凝重忐忑的心情也放松下来。

“传令各部,阵前高呼,震慑敌胆!”

勒尔锦坐在高高的指挥云台上,沉声下令道。

很快,清军中军的位置上响起了一阵号角声,传令兵打出旗语。

清军各部,接到命令后立刻爆发出阵阵高呼,声浪滚滚,向着荡寇军席卷而起。

沈墨骑在一匹高大的白马身上,站在一处高地上,听着对面的清军山呼海啸一般的呼声,先是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明白过来。

“勒尔锦这个老鞑子是想吓唬我啊。这一招要是换了别人,可能还有用,但是遇上我纯粹就白瞎了。”

沈墨骂了一句,然后对身旁的一名作战参谋道:“传令,停止前进。”

参谋答应一声,下去传令了。

很快,中军之中一声炮响。这是号炮,发射的是空包弹,用来在大战之中传达命令的。

听到炮响的一万五千荡寇军立刻整齐划一地停下前进的脚步,按照战前安排好的开始列阵。

一万正兵之中,六千火枪兵在正面开始列阵,另外四千长枪兵和弓箭手则护卫两翼。

六千火枪兵分成六排,每排一千人。

而在火枪兵的阵列后面,则是携带了整整三百门各式火炮的炮团。

五千守备军则护卫在炮团两侧,同时充任沈墨的中军。

跟清军的阵势完全不一样,沈墨这一战将主力,也就是战力最强悍的火枪兵全部摆到了正前面,而让战力弱的守备军来担任中军。

在沈墨计划中,这场决战就是要以火器取胜,要从一开始就给轻敌的清军以最猛烈的打击。

否则一旦略有迟疑,对方仗着人多,这场仗可能就会变成了一场呆仗,最后的结果也会增加许多变数。

更关键的是他要死死牵制住城外的清军主力,好给潜伏在衡阳北城外的孙翔争取时间。

看着荡寇军停下开始列阵,一直在观察荡寇军阵势的勒尔锦有些失望,因为他的声波攻击明显没有取得效果。

这让他心中对荡寇军,对沈墨又更重视了一分。

“让豪泰的前军营出击!”

勒尔锦没有迟疑,打算趁着荡寇军立足未稳的时候冲垮他们的阵列,立刻下令道。

得到命令的清军前军营参将豪泰立刻率领部下一万绿营兵向着荡寇军的军阵发起了攻击。

这一万绿营兵虽然也有少量的火枪兵,但是人数只有一千人,而且用的还是老式的火绳枪。

火绳枪发射满,装填非常的繁琐,用来守城或是在野战中防守还行,但是主动进攻的时候就有点鸡肋了。

所以这一万绿营兵大部分还都是大刀长矛,其中甚至还有五百骑兵。

这五百骑兵还是勒尔锦从京城带过来的,人数少,又是在南方这种多山多水的地方,几乎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所以实际上用来冲锋的也就八千人左右。

豪泰冲在最前面,这也是满洲将领一向喜欢的身先士卒,彰显个人勇武。

“八旗的勇士们,跟我冲啊!冲过去,那些贼兵就会跟温驯的绵羊一样逃跑或者跪地求饶,砍下他们脑袋,那就是你们的军功!”

豪泰骑在马上,一边冲一边举着手中的长刀大声呼喊。

两军前阵之间的距离只有两里左右,面对着发起冲锋的清军,荡寇军的阵列没有丝毫波动,士兵们个个神情冷漠,就好像完全没有看见那些冲锋的清兵一样。

随着清兵越来越近,甚至有一些箭已经落到了荡寇军的火枪兵阵列中,有士兵中箭倒下,但是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这一幕虽然让清军前军营参将豪泰有点疑惑,但是他很快又大喊道:“八旗勇士们,这些贼兵已经被咱们吓傻了!继续冲,冲上去砍下他们的脑袋!”

身后的清军发出一阵欢呼,冲锋的更猛了。

“放!”

等到清军人群越来越密集,距离第一排的火枪兵距离已经不足三十步的时候,终于一声尖锐的竹哨声响起。

“砰砰砰……”

密集的火铳声连成一片,白烟瞬间弥漫,淹没了两军之间的空隙。
本章已完成!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最新章节第二百零九章 声东击西?,网址:http://www.963k.com/210/210190/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