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大典献礼

作品:《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看着下面众人脸上兴奋的神情,程凯笑道:“主公要立国,这是我荡寇军起事以来最大的一件大事。等到立国之后,诸位都算的上是开国功臣了,这可是真正光宗耀祖,荫泽后世的大好事。“

这话听得众人更是心头火热。

说到底,选择投效沈墨不就是奔着这个目的去的嘛。

寇清平老于世故,很快就猜出了程凯的意思,出列拱手道:”将军,我大楚立国这是天大的喜事。作为臣下,自然要为主公贺,要为天下贺,为我大楚贺。所以将军召集我等前来必然是为了商议给主公准备贺礼之事。“

程凯点头笑道:”寇知州果然善解人意。我希望能在我回去参加典礼的时候空手回去见I主公,那我会很没面子的。铁牛那家伙肯定也在准备献礼的事情,咱们不能被他比下去的。所以,你们都说说你们的想法,咱们商量出一个好主意来。“

众人明白了程凯的意思之后,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有人说带上一群清兵俘虏到时候去在典礼的时候去献俘。

说这话的是朱熙,作为武将想出这个主意也是很正常。

还有说给上书给沈墨这个楚国公上尊号的。

古代给君主,尤其是给皇帝上尊号是臣子拍君主马屁的最高境界。

当然,不要脸一点的君王也能直接给自己上尊号。

譬如项羽的”西楚霸王“就是张良给他上的尊号。比如建立南越的赵佗给自己上了叫做”武王“,大概觉得自己功绩能跟周武王姬发相提并论。

除了皇帝有尊号,皇后也有尊号。尊号一般用在外交、祭祀以及一些非常重大的典礼场合。

在唐以前,尊号主要是给死了的皇帝使用的。

但是自从唐代开始,活着的皇帝也能使用尊号了。

尊号一般很长,因为大臣们会尽量把好的词语都往皇帝身上加,而且会越来越长。别所臣子了,就是皇帝本人估计都记不住自己的尊号。

如唐玄宗的尊号是“开元天地天宝圣文神武孝德应道皇帝”,宋太祖为“启运立极英武睿文神德圣功至明大孝皇帝”。

太后相应的也有类似的号,名为徽号,如慈禧的徽号就是“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圣母皇太后”。

由于尊号太长,所以平民百姓很少称呼皇帝的尊号。

至辽、元开始,皇帝的尊号也有从简的趋势。

康熙虽然是个麻子,但是却说了一句大实话:

“加上尊号乃相沿陋习,不过将字面上下转换,以欺不学之君耳!”

这玩意就跟龙母的名字一样:坦格利安家族风暴降生丹妮莉丝,不焚者,弥林的女王,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七国统治者暨全境守护者,大草海的卡丽熙,獠牙破碎者,马族卡奥,北境之王的姑妈及其挚爱,星巴克拿铁持有者,火箭队吉祥物之统治者,龙之母……

出去住店,一长串的名字报完,换来客栈老板一句”对不起,人太多,住不下“。

按理说,沈墨如今都没有称王,只是一个小小的国公,现在臣子给上尊号肯定会成为一个笑话的。

但是耐不住臣子们想拍马屁啊。

规矩都是人定的,所以也是为人服务的,能不能用总能找到理由的。

上尊号的提议是一个投降过来的知县提议的。

对于这两个提议,程凯略作思考都拒绝了。

先说献俘,如今清兵俘虏最多的地方就在衡阳。衡阳一战当中抓了五六千俘虏,后续还陆续抓了不少躲起来的老鼠。

况且就连清军主帅勒尔锦都被俘虏了,要献俘的话直接有现成的。

至于上尊号,那更是个笑话。

现在立国是因为形势发展到了需要立国的时候,但是如果现在上尊号那才会真正被天下人所耻笑的。

一个省都没拿下来就敢上尊号,他程凯要是敢这么干,沈墨肯定会把自己这个将军的位置直接给拿掉的。

他现在甚至开始怀疑这个知县是心怀叵测,故意想搞事情,所以怒目瞪着那知县呵斥道:“若非看在你做事情还算勤勉的份上,我立刻就将你扒掉官袍,下到大牢里去。满清官场上的那些臭毛病都给老子收起来,再有下次,严惩不贷!”

那知县看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被程凯一瞪,吓得瑟瑟发抖,急忙连连保证不敢了,躲在角落里不敢再多嘴。

其实他倒也没想太多,真的只是想借机表现一下自己。

奈何不学无术,也不了解沈墨和他麾下这群大将的作风,才差点把自己给搞死。

寇良选父子三人看到这一幕,既有庆幸的同时,也心中更加笃定了。

最少,沈墨和他麾下的将领们头脑一直都是非常清醒的。

这对于追随他们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件大好事。

跟着这样的主公才会长远。

简单来说,就是沈墨对臣下的态度就是好好做事,虽然不希望你们学着那些言官没事找事故意博清名,但是也别没事吓拍马屁。

提建议也要言之有物,别整那些花里胡哨没啥用的。

想到这里,寇清平有了主意,再次站出来道:“程将军,下官以为若是献礼,就要献主公如今最缺的,最希望收到的礼物。”

程凯来了兴趣,道:“那你说说,主公如今最缺什么?”

寇清平笑道:“主公如今兵强马壮,麾下精兵如云,又有如程将军和铁牛将军等这样的虎将,开疆拓土并非难事。但是随着主公打下的疆域越来越多,缺乏人才这个问题就会越来越严重。如今主公决定立国,那自然更需要大量的读书人加入其中,担任各级官吏。所以,我们要是能送给主公大量读书人作为礼物,主公肯定会非常开心的。”

程凯一想,对呀!

沈墨自从拿下永州之后人才缺少的问题就凸显的越来越明显了。

虽然采用了各种办法,但是依然没能有效缓解这个问题。

一来是作为新兴势力,底蕴不足。二来占领的这些区域里读书人本就不多,况且许多人还因为各种原因跑到外地去了。

但是转念一想,提出问题很容易,能解决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寇知州,你的很对。但是你让我上哪里去弄这么多读书人去?“

程凯刚才略激动的心情又熄灭了下来。

寇清平笑道:”程将军,可知道如今天下文华最盛州之地,也就是读书人最多的是何地?“

程凯想了想道:”我好像挺主公之前提过,好像是江西。“

寇清平笑道:”不错,正是隔壁的江西。自前明中叶以后,江西成了天下文华最盛之地,读书人的数量是最多的。而在整个江西行省之中,吉安府是读书人最多的。甚至每个村都有好几个读书人。据我所知,前明历代首辅阁臣乃至六部尚书之中,出身吉安府的不在少数。从明到清,一两百年来,中举的读书人之中江西也是数量最多的。中举的江西人中,吉安府的也一定是最多的。“

程凯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你的意思是在开国大典前拿下吉安府,咱们手中就有大量的人才可以举荐给主公了?“

寇清平点头笑道:”下官正是这个意思。将军要攻打吉安府,第一必须速度要快,要出其不意,否则一旦走漏了风声,就算拿下吉安府,很多读书人也会提前逃离,那就功亏一篑了。“

程凯点点头,道:”你说的跟我想的不谋而合。那第二呢?“

寇清平继续道:”第二,就是要在将军攻打吉安府之前,提前造势。要让吉安府的读书人知道主公即将立国,正是求贤若渴的时候。而且要大力宣扬主公爱才惜才之心,而且要让他们知道主公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宏图大志,要让他们自己生出投奔之心来。

如此一来,等到将军拿下吉安府之后,只要一如既往安定民心,那这些读书人肯定会主动接触将军,从将军口中来试探主公的求才之心。后面的事情将军必然知道如何操作,下官就不用多言了。“

程凯拍手笑道:”的确是个好主意,这两件事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如今王夫之和于成龙这两位名满天下的老先生都已经在主公麾下效力,有他们做榜样,再略加宣传,一定会吸引大批读书人来投的。“

寇清平笑道:”正是如此。“

程凯激动地站起来转了两圈,又问道:”那谁可以去执行这件事情?“

寇清平给自己的小儿子寇良才使了个眼色,寇良才站出来道:”程将军,我愿去吉安府走一趟。那里也有我的几位昔日好友。若是能得他们帮助,此事就会简单许多。“

程凯经过这段时间,对寇良才印象越来越好,知道此人不仅做事干练果断,又不失周密妥当,本身的才学也是几位出众的。

”好,那此事就交给你。有什么需要我会全力配合你。不过开国大典在八月十六,如今已经是七月二十了。我给你十天时间,八月一日我就会兵临庐陵城下。“

程凯看着寇良才的眼睛认真说道。

寇良才神色坚定拱手道:”将军放心,我定不辱使命。我今日就出发去吉安,在庐陵城等待将军大驾!“

庐陵城是吉安府的府治所在地。

既然做了决定,程凯立刻让众人散了,下令秘密准备出兵吉安。

同时,寇良才也略作收拾后就带着两个随从打扮成一个行商向吉安府而去。

……

衡阳城,如今也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要立国,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首先立国的话,国君肯定需要一个正式的宫殿,不能随随便便地住在普通的民宅里了。

就算沈墨不乐意住在那空荡荡冷冰冰的宫殿里,觉得没有人味。

但是无论如何,最起码也需要一个举办正式典礼和举行大朝会的地方。

否则的话,看起来还是个草台班子。

所以,荒废了两年的昔日大周皇宫又被重新利用起来。

原本担任宣教司主事的娄小茹临时被沈墨委派,全权负责清理修葺皇宫修葺一事。

不要求全部恢复到最完好的时候,最起码主要的三大殿要收拾出来。

沈墨派给了娄小茹一千后勤处的人,全部都是系统农民,精通各种技艺,用着绝对顺手高效。

当然,娄小茹手下还有一群娘子军,也临时被抽调了过来。

除了要清理那些荒草废墟之外,自然还要排除其中各种安全隐患。

这一点是戴文胜亲自带人排查,要把所有可能产生安全隐患的漏洞全部给堵上。

这里要插一句,戴文胜的情报处如今已经被正式改组为殿前司了。

殿前司属于国君直属,不受理政院辖制,定位很明确就是作为国君的耳目和法杖。

对外侦缉敌人,对内监察百官。

职能类似于明朝的锦衣卫。

但是目前权力肯定没有锦衣卫那么大。

戴文胜被任命为殿前司第一任指挥使,品级三品,已经算是非常的高了。

于成龙被任命为理政院大臣,作为文官之首。

本来这个理政院大臣的位子沈墨是要让李志远来坐的,但是李志远觉得自己经验不足,所以主动提出让于成龙担任,自己担任民部侍郎。

沈墨跟于成龙商议一番后也就同意了。

而王夫之则成了内阁目前唯一的一个参议。地位超然,作为国君的顾问。

虽然沈墨有意让王夫之在六部之中当个主官,但是王夫之却拒绝了。

他觉得自己并没有从政的经验,擅长的还是理论研究,当个顾问参谋还行,要是做个事务官就不擅长了。

而且年纪也大了,的确有点岁月不饶人。

沈墨也就没有勉强勉强老同志。

不过于成龙当了二十多年官,从知县到一省司法主官,经验非常丰富,有他当理政院大臣倒是实至名归。

而且客观上更体现了沈墨求贤若渴礼贤下士的态度。

其他各个新成立的衙门也都纷纷挂牌。

衡阳城毕竟是吴三桂当过京城的地方,空宅子倒是多得是,足够各个衙门使用。

不过房子虽然有了,但是却大部分的衙门基本上都只有主官和几个帮手,具体干活的人还都在紧锣密鼓的招募之中。

尤其是尚宝司和鸿胪寺这两个衙门,一个要为国君和各级官员制作大典时候穿的朝服官袍,制作鞋袜冠帽,还有制作各种腰牌印章,令旗等物,一个要筹备届时的宴席典礼,所以是事情最多,最忙碌,也是需要人手最多的两个衙门。

还好,沈墨又从系统之中招募了一群农民,男女都有,编入了这两个衙门之中,才让这两个衙门开始了正常的运转。

至于其他衙门,能不能尽快把人招满,就看各自主官的本事了。
本章已完成!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最新章节第二百三十四章 大典献礼,网址:http://www.963k.com/210/210190/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