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一方有难 八方点赞

作品:《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大大出乎曹老六的意外,这伙“官兵”不仅不给他面子,甚至连吴庆有这个知府衙门派来的人面子也同样不给,而且在他们自报身份之后直接将他们就给踢翻在地困了起来,嘴巴都给堵上了。

两人在地上挣扎成蛆,满脸懵逼,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蛮横不讲道理的官兵啊!

等到朱熙穿着一身清军总兵才能穿的棉甲走上码头时,部队已经彻底控制了码头。

“吉安知府高廷焕以及吉安府绿营守备纪喜勾结反贼,意图谋反,本将军奉命捉拿他们并且驻守庐陵城的。闲杂人等,不得妄动,否则一律视为反贼同党。”

朱熙看着四周投射过来的密密麻麻的目光,冷哼一声大声说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码头上人群一下子炸了。

这个消息简直就是石破天惊啊,知府和绿营守备竟然同时勾结反贼?真的假的?

可是看着眼前源源不断从船上登岸的官兵,就算很多人心中疑窦丛生,但是也逐渐都趋向于相信是真的了。

朱熙才不管他们信不信,他要的只是制造混乱而已,随口那么一说罢了。

码头上的人里有人害怕牵连自己,趁机逃跑。也有人赶紧回城里去给知府报信去了。

但是也有那不怕死的留着继续看热闹,总之一片混乱。

朱熙也不理会这些,只要这些人不做死的在码头上闹事,爱干啥干啥。

留下一个营控制码头,将码头上的那些巡丁官差以及那些漕帮打手全部都给缴械滚起来之后,朱熙带着剩下的人直奔城门而去。

至于驻扎在城北的吉安府绿营,朱熙暂时还不顾上他们。

只要控制了庐陵城,他们就算能耐再大也翻不了天。

话说跑回成立给吉安知府报信的人跑到府衙,却没见到知府。

一打听,说是知府大人正陪着巡抚大人去参见一个什么诗会去了。

报信的人倒是个机灵的,也没敢乱说,打听到那诗会是在一个叫做陶园的地方举办的,又急匆匆的寻了过去。

这个诗会其实就岳文季发起的那个诗会,想要绑架一群读书人给沈墨所用。

但是没想到消息传出去之后,被吉安知府高廷焕给知道了。

正巧赶上来检查院试工作的巡抚大人,高知府就出于拍马屁的心思又把这个事情告诉了陶巡抚,以证明自己治下的吉安府文华俊秀,人才辈出。

况且据说发起这个诗会的还是那个桀骜不驯的吉安府第一才子岳文季,而且据说岳文季还打算在这个诗会上把自己第一才子的名号给让出来。

江西巡抚陶文心一向也是喜欢凑这种热闹的人,而且如果参与进去就能更体现自己这个巡抚重视文教了,所以一听也是兴致盎然。

有了两位大佬的参与,这个诗会的规格一下子就给起来了。

不仅举办的地点直接一下子升格倒在吉安府最有名的陶园之中举行,而且参与的人数范围一下子都扩大了许多。

来的不仅有各种士子文人,而且许多想要趁机拉关系的乡绅豪富也都跑来了。

本来一场简单的文人聚会,结果一下子搞成了一个官绅士子团建活动,这是岳文季和寇良才万万没有想到的。

而且主办权已经都被知府衙门派人接手了,岳文季这个吉安第一才子只需要充当个招牌就行了。

眼看着事情完全超出了计划,两人能都有点慌。

寇良才当时甚至生出了跑路的想法。

想一想都很离谱,本来只是想趁机忽悠一些读书人的,结果没想到连江西巡抚这种大鱼都要主动往里面钻,这种场面已经不是他们两个读书人都掌控的了。

最后还是岳文季胆子大,一咬牙道:“怕什么,既然他们送上门来,那咱们就笑纳呗!你赶紧联系你那位程将军,只要他的军队能够按时过来,咱们就立大功了!到时候他沈总镇不给我一个知府都说不过去。”

看岳文季这么说,寇良才也有点惭愧,牙一咬,脚一跺,也准备豁出去了。

主办权被知府衙门派人接手了,这诗会举办的日期就不是他们能掌控的了。

前两天定下日期之后,寇良才就派长随寇三每天在城外码头上溜达,等待荡寇军到来。

朱熙今日一下船,寇三就认出他来了,很快就混入了朱熙的队伍当中,把消息告诉了朱熙。

朱熙听说江西巡抚和知府还有庐陵城乃至江西许多有头有脸的士绅豪富都被寇良才他们筹备的这个诗会给吸引了过来,顿时大喜。

他立刻让寇三赶紧回去报信,同时立刻下令部队加速进城。

此时的庐陵城完全没有一点防备,虽然城门口的守军听说了码头上来了大队的官兵,但是他们根本没有接到任何命令,守门的把总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只能派人去请示还在城北大营里的守备纪喜。

可是派去的人刚走没多久,朱熙就带着人赶到了东门口。

守门的把总正想上前询问,结果刚走两步,对面的刀就架在了脖子上。

很快,庐陵城的东门就落入了荡寇军手中。

朱熙留下一个营的人马镇守东门,又分出几个营分别直奔其他几个城门,还有知府衙门以及官仓府库等地方,自己带着剩下的人直奔举办诗会的陶园而去。

这边厢,陶园里,诗会刚刚进入了饮宴阶段,整个陶园开了组织二三十席,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身形肥胖的江西巡抚陶文心笑吟吟地坐在上首,右手边同样肥胖的吉安知府高廷焕,另一边则是带着痛苦面具的岳文季。

毕竟这个诗会是以他的名头举办的,所以他就自然也有幸坐在了巡抚的左手边,以表示巡抚大人看重人才。

陶文心此时正在侃侃而谈,给岳文季讲着自己的所谓人生经验和官场心得,听得岳文季昏昏欲睡,痛苦不已,但是却还得继续忍着,心中在不断盘算荡寇军啥时候来啊,好让自己结束这痛苦的体现。

伺候这些脑满肠肥的狗官实在太难受了。

吉安知府高廷焕看着速来桀骜不驯,甚至还经常一言不合就动手揍人的岳文季竟然今天这么耐得住性子,不由的心中冷笑。

好你个岳文季,还以为你多么清高脱俗呢,没想到在巡抚面前也得老老实实的。

正在这时,高廷焕留在厅外的长随神色匆匆跑进厅中,凑到他耳边说了两句。

高廷焕原本还得意的神情瞬间一滞,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站起来对着江西巡抚陶文心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带着哭腔大叫道:“抚台大人,下官冤枉啊!下官真的冤枉啊,还请抚台大人明察啊!”

这么一处,不仅陶文心懵了,就连旁边正一脸不耐烦的岳文季也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剧本里没有这么一出啊!

被高廷焕这么一跪,原本喧闹的厅中一下子安静下来,众人都看了过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陶文心定了定神,板着脸道:“高知府,你先起来。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去再说,可别让在场的诸位贤达看笑话。”

高廷焕此时根本顾不上别的了,命都快要没了,还管什么笑话不笑话的,依旧跪在地上哭喊道:“抚台大人,下官真的没有勾结反贼啊!抚台大人若不救下官一命,下官就长跪不起啊!”

陶文心听得更糊涂了,皱着眉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本官一句都听不懂。何人说你跟反贼勾结了?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点。”

厅中众人听说高知府跟反贼勾结,原本安静的场面一下子哗然起来,议论声骤起。

陶文心一皱眉,回头看了一眼,他身后一个身材高大的人立刻上前一步,喝道:“肃静!”

此人声如洪钟,原本喧哗的场面顷刻安静下来。

高廷焕看陶文心的样子,不仅也有些疑惑,道:“方才有人来报下官,说是赣州府绿营总兵项元璟带着三千兵马到了城外,说是下官勾结反贼,所以奉命来捉拿下官,还要驻守庐陵城,难道这不是抚台大人下的命令吗?”

此时的高廷焕,甚至都开始认为这场诗会根本就是陶文心给自己准备的一场鸿门宴了。

可是他压根忘了这诗会的事情还是他自己告诉的陶文心的。

况且,陶文心正要收拾他一个小小知府,根本不需要劳师动众,一道手令下来就直接拎走了。

陶文心闻言怒骂道:“蠢货,怎么可能是我?你是本官一手提拔的,我为什么要治你?还跟反贼勾结,你高廷焕贪财好色是一把好手,但是让你跟反贼勾结,你也得有那个胆子才行!况且,吉安府周围有什么反贼能让你勾结的?难不成湖南的沈墨派人过来跟你勾结的不成?”

被陶文心这么一骂,高廷焕心中一下子松了一口气,急忙点头道:“抚台大人说的是啊,下官虽然贪财好色,但是真的没有跟反贼勾结的胆子啊。”

“你先起来,别跪在这里丢人现眼。你跟我一起回知府衙门,我倒要看看这是谁下的命令。”

陶文心心中其实也很恼火,除了自己这个江西巡抚之外,能调动这么多兵马的整个江西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镇守南昌的八旗驻防将军察干了。

可是察干跟陶文心八竿子打不着,而且平日里跟自己相处的也不错,没道理去做这种事情啊。

他一瞬间想到了许多可能性,但是很快就都被自己给推翻了。

因为每一种可能性都非常的不符合常理。

正当陶文心准备下令散席,自己带着高廷焕准备回知府衙门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一个在外面负责守门的巡抚标兵连滚带爬地跑进来大叫道:“抚台大人,外面来的大量官兵将陶园给包围了!”

厅中众人一时大惊失色,这高知府到底犯了多大的罪,能让这么多官兵如此兴师动众地过来抓他?

陶文心站起来呵斥道:“慌什么,本官还在这里!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威风!”

陶文心虽然长得肥胖,但是好歹也是当过几年巡抚的人,这么一支棱起来还是有几分官威的,众人立刻安静了许多。

陶文心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快要走到厅门口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厮杀声,其中还有短促的惨叫声,但是很快归于平静。

这让他的脚下的步子也不由的一滞,肥胖的身子都有些差点站不稳了。

显然,那些惨叫声是属于他留在外面的那些巡抚标兵的。

巡抚标兵就相当于巡抚的亲兵卫队。

这些人既然敢对自己的标兵动手,这就说明根本不是冲着高廷焕来的,而是冲着自己这个巡抚来的。

那么到底是谁要对自己动手?

一个惊骇至极的念头猛地从他的心底崩了出来!

但是很快就被他给否定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皇上是不可能这样对自己的,自己对皇上,对大清可是忠心耿耿啊!

就在陶文心惊恐万分,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了过来,很快就有一大群身穿清兵衣甲的士兵冲了进来,为首一人身材高大,看起来非常年轻,身穿银色棉甲,腰间跨刀,显然是这群士兵的将领。

陶文心怒视此人,强忍着内心的慌乱喝问道:“你是何人?又是奉何人命令,敢来庐陵城撒野?若不给本官一个交代,本官定会重重治你不可!”

那将领轻蔑地打量了一眼陶文心,嘴角带着一丝嘲讽反问道:“你又是何人?敢跟老子这么说话,你要是不说清楚,老子直接让你人头落地。”

看对方这么嚣张,陶文心差点没气死,强忍着怒气道:“本官是江西巡抚陶文心,你竟敢对本官如此狂悖无礼!”

那将领哦了一声,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后皱眉道:“你就是陶文心啊?我还以为是个什么样啊,原来竟然是这么一个死胖子,真是让人失望。绑起来!”

陶文心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还没反应过来,对面就冲过来一群士兵向着他奔了过来。

陶文心身后的那名亲兵刚想上前,就把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脑袋上。

很快,陶文心已经身后早都瑟瑟发抖的高廷焕两个人都被绑的结结实实地扔在了地上。

厅中的其他人此时也都看出了不对劲,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

那将领目光在厅中扫视了一眼道:“诸位,认识一下,我是楚国公沈墨麾下将领朱熙,现在正式向诸位宣布,这庐陵城从今日开始易主了!”

人群先是一滞,继而有人反应过来,低声呼叫道:“沈墨?竟然是湖南的反贼沈墨打过来了!”

大厅之中一下子又哗然起来,人人脸上如丧考妣。

只有岳文季一人神色轻松起来。

终于来了!
本章已完成!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最新章节第二百五十一章 一方有难 八方点赞,网址:http://www.963k.com/210/210190/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