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双面间谍

作品:《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三日后,沈墨乘坐水师战船班师回衡阳,孙翔率领两万人马留守长沙,并同时收揽长沙周边府县。

长沙一战,清军在长沙的主要兵力全军覆没,再无可战之兵。

荡寇军所到之处,皆是兵不血刃。各府县乡绅百姓既有惊慌逃离的,也有主动出城迎接大军的。

长沙之战,标志着整个湖南尽入沈墨之手,三湘大地全部脱离鞑虏之手,更旗易帜。

战船抵达衡阳城外码头,于成龙、戴文胜等留守的文武官员以及沈墨内眷,携满城乡绅百姓出城迎接总镇凯旋。

衡阳城外人山人海,群情振奋。

沈墨一身戎装,走下庞然巨物一般的水师重型战舰,岸上欢呼声如海潮一般轰然而起,人心激荡。

沈墨笑容满面,意气风发,张开双臂向众人示意,欢呼声更加高涨。

于成龙作为文官之首,留守大臣,上前对沈墨深深一揖,起身颤声道:“臣恭喜主公大胜而归,我楚国之名至此才算名副其实。”

沈墨扶起于成龙昂然道:“远远不够,若要真的名副其实,那大江以南都要尽归我手才算。”

于成龙闻言跟一旁的王夫之对视一眼,欣慰道:“主公雄心壮志犹在,老臣放心了。”

沈墨明白,他们这是担心自己因为长沙之战的胜利而骄傲自满,所以曲线劝谏。

果然是用心良苦。

沈墨目光投向北方,悠然道:“天下很大,我的心更大。”

众人似懂非懂。

接下来,又有李志远、戴文胜等嫡系骨干上前见礼。

还有诸位乡绅贤达,百姓代表陆续上前见礼,沈墨一一微笑而对。

等到姜寒酥等内眷上前的时候,众人都很识趣地腾出空间。

他还没有下船的时候就看到了姜寒酥一行人站在岸上,翘首眺望。

姜寒酥青衣如竹,白映波素裙如花,雷九妹红裙似火,春兰秋菊,赏心悦目。

六只美目之中写满思念之意。

沈墨上前,张开双臂,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三女揽入怀中,紧紧拥抱。

“让你们担心了。”

沈墨语气温柔,轻声低语。

三女芳心颤动,俏脸如霞,美目之中却是笑中带泪,幸福之意几乎溢出。

远处百官民众愕然之余,皆艳羡不已,更觉主君乃是重情之君,心中颇为庆幸。

岳母陈氏在一旁含笑注视,沈墨放开怀中佳人,上前恭敬见礼。

“泰水大人,小婿回来了。”

在家中没有外人的时候称呼娘亲,在外面自然更换正式称呼。

“注:泰水相对应泰山,泰山是岳父的尊称,泰水则是岳母的尊称,并非老猫胡诌。”

陈氏伸手虚扶,眼中含泪笑道:“好孩子,平安回来就好。”

沈墨心中更暖。

在外金戈铁马,不就是为了能够享受这般天伦之乐吗?

只不过自己所做之事,不光是为了自己能享受,也是为了更多的人也能更长久的享受着天伦之乐。

一家乐,天下人乐,孰乐?

自然是都要乐。

回城之后,除了当日一夜操劳,慰藉佳人之后,第二日沈墨就陷入了繁忙的事务当中。

因为他亲政而暂时搁置的许多公务一股脑的涌了过来。

虽然有于成龙处理日常政务,但是毕竟三日后就是立国大典了,许多事情还需要他这个主君要拿主意的。

除了这些,还有本次长沙之战的论功行赏以及各种善后事务也需要他来拍板决定。

除了上战场的要论功,在后方留守的也要论功。

这些事情很琐碎,但是也很重要。

这些功劳确定之后,很多人的官职也会有相应的变化提升,毕竟在立国大典的时候还要宣布各大衙门的任职名单的。

除了这些政务,沈墨还要跟着礼部派来的教礼官学习立国大典时候的各种礼仪,熟悉所有流程,还要试穿给他量身定制的朝服冠帽等。

不说那些繁琐的礼仪,就说衣服,就有好多套。

作为一国之君,既有最正式的冕服,也有皮弁服还有通天冠服以及常服等。

冕服又叫衮冕,是国君在祭祀天地,宗庙以及正旦、冬至、圣节是所穿,祭社稷、先农和举行册封的时候也要穿。

这套冕服光是服侍沈墨穿衣的侍女就有十几人,非常的麻烦,

从头到脚,里外里光是穿戴整齐都花了半个时辰,把沈墨折腾的够呛,心中感慨自己打仗穿一天盔甲都没这么累。

幸好,这玩意平时不用穿,否则每天穿衣服都麻烦死了。

沈墨很怀念前世的时候,穿个衣服一分钟就搞定了。

古人的衣服实在太麻烦了。

不过这也是华夏文化的组成部分,不可或缺。所谓华夏的华就是衣冠之美,夏则是宫室之美。

文化是内核,外在的美则是外显,相辅相成。

还有皮弁服,也是属于一种比较正式的朝服,在皇帝朔望日视朝、降诏、降香、进表以及藩属国朝贡,外官朝觐等场合所穿,其正式程度介于冕服和常服之间。

穿起来虽然也很麻烦,但是比起冕服了要容易许多。

还有通天冠服。

这是皇帝在郊庙之前省牲、皇太子诸王冠婚、醮戒以及社稷等祀时穿通天冠服。

本来在王夫之制定的国君之服中是有的,只不过沈墨觉得这套衣服的使用频率太低,没必要浪费,就给否决了。

此外就是各种常服了,款式也有三种,颜色分别为明黄、大红以及黑色。

这也是一般在影视剧之中看到帝王穿的最多的衣服了。

虽然沈墨一再要求从简,可是再从简,下来也给他一个人做了七八套衣服。

这些衣服的造价都相当昂贵,而且还是王夫之费尽心力找了最好的裁缝,以明朝皇帝的衣冠样式为蓝本,略作修改之后定型的。

对于明朝的衣冠服饰,沈墨前世的时候也是有所了解的。

虽然感觉很繁琐,穿起来很累赘,但是单论华贵大气那绝对是没的说。

毕竟是老朱自己亲自设计出来的。

朱元璋说起来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就跟德国那位小胡子一样,喜欢自己亲自设计衣服。

朱元璋除了亲自设计皇帝皇室乃至官员贵族的衣服,甚至连三教九流的百姓穿的衣服都给设计出来,并且颁行天下,要百姓照着穿戴。

只是前期执行的还行,到了后期就名存实亡了。

衣服都开始随意穿戴了,别说商人随便穿着丝绸招摇过市,就是一个小小的九品武官都能给自己胸前绣个麒麟公然亮相。

穿衣打扮这种事情真的没必要规定的太过死板。

在沈墨看来,只要你不穿着黄袍和具有明显特征的皇室衣冠或者官袍招摇过市,爱穿啥穿啥。

小胡子元首也很厉害,毕竟是美术生出身,给德军射击的军服真的很帅,被称为而战期间最帅的军服,也算是名副其实。

而且,事实上也有很多德国的年轻人当年就是因为喜欢德军的军装而从军的。

一套帅气的军装的确能够士兵带来荣耀感。

所以PLA历史上也进行过数次军服款式的改进更换,军人们是越来越帅气了。

其实要是真的按照明朝皇帝的衣服来给沈墨整上全套的话,那他的衣服至少也在二十套往上了。

这里指的是正式的各种皇帝冠服,私下里那些居家穿的根本不上算。

既然国君衣服都这么多,作为国君夫人,姜寒酥的正式的衣服也不少,也有五六套。

至于白映波和雷九妹两个小妾,现在虽然是如夫人,不算什么正式名分,但是两个人也都各自做了两套正式的衣服。

陈氏也不能少,好歹也是国君的泰水大人。

在沈墨出征的时候,礼部也派了女官去府上教导几人立国大典的时候流程和礼仪。

当然了,礼部的女官也是匆忙上任,也没什么经验,所以去了之后跟三女一起研究敲定。

虽然有王夫之这个对明史很有研究的大儒牵头,这次立国大典的主要流程也是参考明朝皇帝即位开国的流程。

但是很多细节上也是要自己摸索。

除了国君和国君夫人内眷等人府袍服衣冠,官员们的官服本来也打算参考明朝官员的官服。

如果按照老朱颁布的官员袍服来制作的话,光是官员的正式衣服就有朝服祭服、公服和常服以及燕居服,还有赐服等五六种。

但是一来如果全部配齐,耗费太大,而且人手上时间上都很紧张,所以最后沈墨拍板官员们每人先只做一套常服。

而且都是七品以上的,七品一下的官吏暂时还顾不上。

毕竟国家初立,百废待兴,很多方面都不完善,没必要搞的太复杂。

官员常服颜色款式也主要参考明朝的,拿来主义最省事,而且还有继承华夏正统的意思。

明初常服与公服都是乌纱帽、团领衫、束带。

洪武六年规定一、二品用杂色文绮、绫罗、彩绣;

三至五品用杂色文绮、绫罗。六至九品用杂色文绮、绫罗。

公、侯、驸马、伯,服绣麒麟、白泽。

文官一品绯袍,绣仙鹤;

二品绯袍,绣锦鸡;

三品绯袍,绣孔雀;

四品绯袍,绣云雁;

五品青袍,绣白鹇;六品青袍,绣鹭鸶;七品青袍,绣溪敕;八品绿袍,绣黄鹂;九品绿袍,绣鹌鹑。

武将一品、二品绯袍,绘狮子;

三品绯袍,绘老虎;四品绯袍,绘豹子;

五品青袍,绘熊;六品、七品青袍,绘彪;

八品绿袍,绘犀牛,九品绿袍,绘海马。

不说这些布料丝绸,光是文武百官胸前绣的补子都让礼部和将做监的主官愁得差点把头发都给薅光了。

这些都是要人工绣上去的,所以要想赶制这么多的衣服,就必须要寻找大量的绣女。

可是沈墨如今只有湖南一地的地盘,纺织业最发达的地方还都在江浙一带,目前根本找不到大量的绣女。

沈墨知道后,觉得暂时没必要劳民伤财,最后决定文官袍服先用宋朝文官的官服。

这一下子把问题给解决了,省了大事了。

因为宋朝官员的官服只是按照颜色来区分品级,胸前并没有那么繁复的补子,自然就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宋朝官员散官阶在一品到三品的,穿紫色官袍;

在四品到五品的,穿红色官袍;六品到七品的,穿绿色官袍;

八品和九品的,穿青色官袍。

袍服颜色只取决于官员的散官阶,与他真正的级别,担任的岗位,没有太大关系。

另外,如果散官阶不到品级,但又要让官员提前享受颜色大红大紫的官袍,宋代也给予了空间,即“赐紫”“赐绯”。

虽然对于沈墨的这个决定,王夫之不太赞同。

但是他也不是食古不化的老顽固,知道这也是权宜之计。而且现在虽然是立国大典,但是毕竟只是公国。

等以后称王称帝的时候再行更改也行。

其实,从简约的角度来看,沈墨还是更喜欢宋朝的衣冠样式。

哪怕是皇帝,上朝的时候穿的常服也是简约的乌纱帽配大红袍。

明朝的衣服太过复杂,而且成本极高。

没办法,仓促立国,很多事情都只能凑合着办。

不过沈墨也并没有再在意这些细节,毕竟一个国家的威望根本并不在于你的衣服多么华美,归根到底还是取决于你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

意大利是一个出产跑车,美食乃至奢侈品的过度,而且在体育项目上也实力不俗,但是没有人会觉得意大利是个强国,更没人会觉得意大利的军队是一支强大的军队。

二战时期的意大利甚至沦为了全世界的笑话。

美军伞兵登陆西西里岛,结果十几个伞兵俘虏了一个营的意大利士兵。

其实美军伞兵只是随便放了几枪,意大利人就投降了。

投降的理由奇葩到让人无语,因为他们找不到撬开弹药箱的撬棍了,所以理直气壮地投降了。

还有诸如想向英军投降,英军不答应,然后意大利军队就打的英军接受他们投降;战俘营里没有意大利面,意大利战俘就干掉看守跑到另外一个战俘营,直到原来的战俘营答应给他们提供意大利面,又跑了回去。

意大利士兵完美地展现了什么叫做除了战争,我们热爱一切这句话。

在各种忙碌之后,八月十六日,立国大典如期举行。
本章已完成!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最新章节第二百六十八章 双面间谍,网址:http://www.963k.com/210/210190/2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