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开门纳降者皆可免死(求订阅)

作品:《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戴文胜(原来的王文龙,因故改成了这个)现在东安县城里也算是一号人物了,许多人见了都要拱手叫一声:“戴老板!”

有些文雅一些的则称呼一声“戴先生”。

生意做大了,朋友也多了,所以在东安县知名度也高了。

县城诸位富户乡绅们捐献钱粮,募集乡勇壮丁准备守城的时候,戴文胜作为东安县工商界的新秀,自然也不能落于人后,主动向县衙捐献了五百两银子,而且还主动提出要带着自己店里的十几名伙计上城守城。

知县刘同仁很是嘉奖了一番。

只是典史马有禄看到戴文胜的时候很是惊讶,一脸惊愕。

他万万没想到戴文胜这位反贼的情报头子竟然跑来帮着知县守城,而知县竟然还一脸欣慰。

这一幕让马典史觉得很是诡异,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戴文胜对着马典史拱手笑道:“守御乡梓,人人有责。马典史还请不要客气,指派一处城墙让我等守御。”

马典史表情僵硬,看着一脸自若的戴文胜,苦笑着把他们分到了西城门,跟着一家姓陈的地主家里的二十几名家丁协助巡检司的士兵守卫西城门。

戴文胜对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位马典史倒是个明白人。

整个东安县城一片忙忙碌碌,能进入城中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但是城外还有很多百姓居住,可是城里却放不下那么多人。城外的百姓进不去,只好在城外苦苦哀求。

知县刘同仁却下令坚决不许放人进来。

城外的游民混混们趁机浑水摸鱼,搞得一片乌烟瘴气。

……

东安县城的情况沈墨自然也知道了一些,倒也并没有太在意。

自己的形象被人污蔑造谣妖魔化,这是必然的事情,心里早都有所准备。

谣言这东西只能管用一时,时间长了,真相自然就会显露出来。

既然做出了要拿下东安县城的决定,沈墨就不再拖泥带水。

第二天吃过早饭,铁牛就带着荡寇军出发了。

两百骑兵打头先行一步,铁牛带着主力稍后随行。

东安县城东西狭长,南北都是大山,所以只有东西两座城门。

两百骑兵一分为二,各扑一座城门。

骑兵当然不是用来攻城的,主要是为了维持两座城门外的秩序,同时封锁县城,防止那些商贾大户逃跑。

这些人跑一个沈墨都心疼。

那可都是行走的提款机啊。

县城外面住的人远远超过城里面的人口,沈墨打下东安县是要好好治理的,自然不希望城外发生骚乱。

当荡寇军的旗帜远远出现在东门外时,城头上的人群出现了一阵惊呼声,都惊恐不安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听着那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心情极度的忐忑。

反贼人还没到,城里的人心就慌了。

荡寇军的一百骑兵奔驰到东门外,为首的骑兵队长一声唿哨,一百骑整齐如一的勒马停止,手中战刀雪亮,在冬日的阳光下泛着瘆人的光芒。

光是这一下子就让城头上的人心惊胆战,口干舌燥。

饶是最没有见识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一百骑兵非常的精锐。

反贼竟然有这般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骑兵,这县城还能守得住吗?

之前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士气人心只是因为反贼骑兵的一个初步亮相就有了大踏步消退的迹象。

知县刘同仁看着一百反贼骑兵,也是胆战心惊。

这伙反贼的形象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力。

就说眼前这支骑兵队伍,别说是反贼了,就算说是朝廷的精锐骑兵他都相信。

甚至他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些反贼难道是吴三桂的余部吗?

吴三桂当年能够横扫天下就是因为手下拥有一支关宁铁骑。

眼前这支反贼骑兵若是吴三桂余部倒也不无可能。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东安县城是万万难以守住的。

吴三桂虽然是叛逆,但是他的骁勇之名却是人尽皆知的。

若是真是他训练出来的骑兵,那自己就只剩下跑路了。

刘同仁在自我攻略胡思乱想的时候,城下的骑兵开始喊话了。

一杆红色大旗被一名骑兵高高擎起,上面“荡寇”二字在冬日的寒风中猎猎作响。

旁边那名骑兵队长则从身后掏出来一个铁皮卷成的喇叭对着城头高喊道:

“东安县的父老乡亲们听着,我家主公姓沈名墨,乃是永州府沈龍沈老先生的嫡孙。

沈老先生乃是大明崇祯十六年的进士,誓死不愿意给鞑子当奴才,曾先后经历崇祯至永历共五朝,一心反清,志在驱逐鞑虏,恢复中原。

三个月前,沈老先生被小人告发,全家皆被鞑子所害,唯余我家主公一人存活。

今我家主公誓死继承先祖遗志,决心起兵荡涤腥膻之气,驱逐鞑虏贼寇,彻底恢复华夏社稷。

凡荡寇大旗所至之处,开门纳降者皆可免死。

若执清廷走狗官吏而降者,赏白银百两。

我家主公仁慈,不愿多造杀戮,给尔等半日时间思考。

若仍然冥顽不灵,负隅顽抗,待我家主公大军到来之后,尔等追悔莫及。“

那骑兵队长一遍又一遍地对着城头重复喊话,城头的人心思渐渐的活泛了起来。

沈龍的名字很多人都听过,在整个永州都算是赫赫有名的。

之前还被官府发下通缉文书缉捕。

几个月前沈家被人告发遭到追捕的事情一些乡绅都是有所耳闻。

却万万没想到被人传的如同妖魔鬼怪的反贼头头竟然就是沈龍的孙子。

好家伙,还真是一家子反贼,老的死了,小的还要继续当反贼。

知道反贼头子是沈墨之后,许多人心中对于反贼的惧怕竟然淡化了不少。

一个具体的知道的人的形象当然比不上一个陌生的完全不知情的被妖魔化的人更让人害怕。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造反能掀起什么浪花来?

乡绅地主们心中颇不以为然,你爷爷那么牛逼的五位帝皇玩都死了,你一个小家伙还能蹦跶起来?

众人的神情都变得轻松起来,就连刚才胡思乱想都想跑路的知县刘同仁也变得轻松起来。

原来这反贼头子就是官府一直通缉的那个姓沈的小贼啊!

未知的才是最恐惧的,沈墨的身份曝光之后这些人反而觉得也没啥可怕的啊。

同样的情形在西门外也同样上演。

看着那些乡绅轻松下来的表情,戴文胜呵呵轻笑起来。

主公早就料到你们这些人的反应了,现在笑的越轻松,回头哭的时候就越狼狈。

士绅们表情轻松了,普通百姓表情也轻松了。

原来反贼头子竟然是沈老先生的孙子,那没事了。

沈老先生是个读书人,他的孙子肯定也是斯文人,不会乱杀无辜的。

两名骑兵队长喊完话后,调转马头开始在两座城门外巡逻维持秩序,斩杀那些浑水摸鱼的混混游民,等待主力的到来。
本章已完成!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最新章节第六十七章 开门纳降者皆可免死(求订阅),网址:http://www.963k.com/210/210190/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