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蜕变的征程

作品:《剑起风云

    第一百四十五章蜕变的征程

    第二天,天风国迎来了和往常一样的晨曦。

    韩瑞安这些天可是疯够了,他从韩家离开后,解除了禁足令,那叫一个疯啊!吃饭都顾不上,四处去玩闹。

    不过今天,韩瑞安正打算出门时,便被顾恒生给拦住了。

    “顾哥,有什么事吗?快说,我还要出去逛呢。”韩瑞安一脸笑眯眯的看着顾恒生,开口说道。

    看着韩瑞安这种没心没肺的表情,顾恒生不禁轻笑道:“小安,我告诉你一个好玩的地方,那里美女如云,你一定会喜欢的。”

    “美女如云!”韩瑞安的双眼立即放光,焦急的问道:“比起百梦楼如何?”

    百梦楼是天风国最为顶尖的繁华奢侈之地,里面笼络了整个天风国的佳丽,可谓是真正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

    “我只能够说,你去了后,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顾恒生轻抿着薄唇,对着韩瑞安轻声说道。

    “真的?”韩瑞安激动不已的露出了喜色。

    “真的。”顾恒生回答道,他的心里还暗暗的念叨着:此行之后,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顾哥,快告诉我,是什么地方?竟然能够让顾哥都这么大加赞誉,我一定要去看一看。”韩瑞安的眼前似乎已经看到了许多的美女,两眼放光。

    “让他带你去吧!”顾恒生转头对着身侧的葛兴平厉声道:“葛兴平,你就跟着小安身边,知道了吗?”

    “是。”葛兴平深深的看了一眼顾恒生,随即走到韩瑞安的身前,拱手问候道:“世子。”

    “走走走,快带我去。”韩瑞安不由分说,直接拉着葛兴平就往顾家大门口而去。临行前,还转头咧嘴的对着顾恒生笑道:“顾哥,我就先走了,晚上再回来。”

    望着韩瑞安欣喜若狂离开的背影,顾恒生嘴角的轻笑慢慢消失不见了。

    “小安,此行于你,是一种蜕变,莫要怪我。”顾恒生轻轻的合了合双眸,低沉的喃喃自语道。

    夜半,已深。

    顾恒生待在自己的深院内,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饮着一杯香茶。

    忽然,一道黑影划破虚空,来到了顾恒生的身前。

    “主上,午时,韩世子和葛兴平踏进了贩卖人口的组织。并且,现在韩世子和葛兴平两人此刻已经离开了京城,一路上估计会不太平。”

    燕尘歌按照顾恒生的吩咐,暗中跟随在韩瑞安的背后打探具体的消息。如今,一切都按照顾恒生所想的发展着,燕尘歌这才回来禀报。

    “嗯,有些事情,必须要让他经历一番的。这样,他才能够真正的明白自己想要什么。”顾恒生沉吟了一会儿,点头沉声轻语道。

    “主上。”燕尘歌迟疑了一下,抬头看着顾恒生,开口唤道。

    “什么事?”顾恒生应道。

    “前些日子,我曾和主上提过陌阳国,我想离开一段时间,寻一位故人。”燕尘歌紧了紧双手,请示道。

    闻声,顾恒生沉吟了一会儿,点头说道:“陌阳国是上等皇朝,是百国之地最深的地方,其中不乏有地玄境巅峰的强者。你确定现在就要去吗?”

    “主上,我……想去看看。”燕尘歌抬眼凝视着顾恒生,咬牙道。

    “原本我打算陪你走一遭,只是如今我的事情有些多,抽不开身。”顾恒生看着燕尘歌,淡然道。

    “有劳主上费心了,我只是去寻一位故人,便不必劳烦主上了。”燕尘歌心里很迫切的想要去陌阳国走一遭,所以提起勇气的向着顾恒生再三请示道。

    “既然如此,你去吧!临走时,把那些人安排妥当。”顾恒生轻轻敲了敲桌子,缓缓地点头同意。

    “多谢主上,我一定早些回来,为主上分忧。”燕尘歌内心大喜,行礼拱手道。

    “嗯,去吧!”

    顾恒生轻轻摆了摆手,示意道。

    “是。”

    燕尘歌的话音刚落,身形一闪的便消失了,融入了黑暗中。

    顾恒生再次端起杯中香茶,轻轻一抿,眉宇间泛起了一抹凝重之色。他感觉,总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

    另一边,黑夜笼罩着整个大地。

    韩瑞安和葛兴平两人被关在一个加固的马车内,以韩瑞安人玄境中期的修为,根本就硬撼不动。

    马车内,除了韩瑞安两人外,还挤着十来个身形不一的男女。这些人面如死灰的低着头,似乎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悲惨结局。

    “快放本公子离开!”韩瑞安狠狠的踹着这个加固的马车围栏上,气急败坏的大声喊道:“本公子乃当朝兵部尚书的孙子,你们简直是胆大包天,信不信本公子派人剿灭了你们。”

    黑夜中,韩瑞安的咆哮怒吼声慢慢的远离了京城,不知前往到了何处。他一路大喊大叫,到最后终于露出了害怕和惊恐的神色,不断的想要破坏马车牢笼,可惜都无济于事。

    而在韩瑞安身边的葛兴平,则是如同一个普通人般蜷缩在一边,默默的看着这一幕。

    一开始,葛兴平就知道自己改怎么做了,隐藏自己,保护韩瑞安无生命危险就好。至于接下来韩瑞安所要经历的事情,那将会成为他永生难忘的回忆。

    “你们快点放了我!”韩瑞安望着马车隆隆而去的道路,惊惧的哭喊道:“求你们了,我可以给你们钱,很多很多的钱,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别嚷嚷了!他妈的,一路上都在叫唤。”突然,赶着马车的一个黑脸汉子一脚狠狠的踹在了韩瑞安的肚子上,怒骂道:“你还他妈什么兵部尚书的孙子,老子还是当今君上呢!在瞎吵,老子直接宰了你。”

    被黑脸汉子狠狠的踹了一脚,韩瑞安疼痛不已的捂着肚子,有些喘不过气来的张着嘴巴。此刻,他脑海中不停的闪过自家老爷子和老爹的身影,内心在呼唤着。

    而葛兴平则是如同一个普通下人一样,搀扶着韩瑞安起来,瑟瑟发抖着。

    “爷爷,老爹,你们怎么还不来?”

    韩瑞安望着自己的四周,感受着马车的颠簸,内心呼喊着,叫唤着。

    夜,笼罩着整个百国之地,将无尽虚空都吞噬了。

    一缕缕绝望和希冀的色彩,慢慢的在韩瑞安的脸上和眼底深处泛起……

    蜕变的征程,将从这里开始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