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三日之后,名动四方!【八千字章节,求月票】

作品:《道观养成系统

    输了?

    我输了?

    曹云一度恍神。

    才刚刚开始。

    我还没有施展神授,我还有许多手段没有施展。

    怎么就输了?

    若是六窍,输了,他不怨人。

    可他已经破了七窍。

    且早在半年之前,就已经破了七窍。

    这半年时间,他没有外出。

    每天都待在道场修行。

    目的,就是要稳固七窍,尽早踏入无垢之境!

    并且隐藏实力,不让外人得知。

    谁查,他都是六窍。

    而等到一交手,发现他是七窍,则就晚了。

    可是……

    可是现在,半年的努力,全部化为乌有。

    他完全没有展现出他真正的实力,他没有让这些人,看见来自孔庙的弟子,真正的厉害!

    他紧紧的攥着拳头,面对近在咫尺的剑锋,他咬着牙齿,几乎要将牙齿都咬碎了。

    同样是七窍。

    他比自己还要晚几个月,才正式的突破七窍。

    凭什么。

    凭什么我不如他?

    人群之外,有几人隐藏在暗中。

    他们来自孔庙。

    表面上,今天只有曹云一人来。

    这是他们希望对外表达出来的自信。

    但事实上,他们还是来了。

    只不过,隐藏在暗中。

    此刻看见这一幕,显然也是感到惊讶。

    曹云,的确不是孔庙道行最高的弟子,但绝对优秀。

    居然输了,而且,输得如此没有悬念。

    从一开始,就完完全全的被陈阳压制着打。

    他们脸色不太好看。

    他们主动下战书,却被对方打得没有招架之力。

    几乎是一面倒的完败。

    如此一来,等于是将陈阳送上了舞台。

    孔庙难得露个脸,却还是以这种方式结束。

    他们着实感到心气难顺。

    “我没输!”

    曹云一声低喝,猛地从地上爬起来。

    根本不管近在咫尺的剑锋,就冲向陈阳。

    陈阳皱眉,手腕一抖。

    “啪!”

    骨剑抽打在他的脸庞,留下一道鲜红的印子,将他重新抽在地上。

    “有意思吗?”陈阳问道。

    “我没输,我还可以和你继续打!”

    “你不是我的对手。”

    陈阳抬抬剑:“这只是切磋,我收了手的。否则,你已经死了。”

    曹云抿着嘴,他不甘心。

    “师弟,输了,没什么关系。”

    一男子从人群外走来,说道:“输了,就输了。我孔庙,输得起。”

    这句话,是对陈阳说的。

    “师兄。”

    “没关系。”

    男子摇头,看向陈阳:“陈真人不愧是道门天才,孔庙领教了。”

    陈阳嗯了一声:“我的确是天才,下次,要派,也派个厉害点的。”

    男子蹙眉。

    众人暗想,他还真敢说啊。

    陈阳没什么不敢说的。

    人家都要拿他赚眼球,就该做好被反杀的准备。

    他从袖中取出一封信,随手一弹。

    男子抓在手中,不明所以。

    陈阳道:“孔庙的挑战,我接下,且胜了。”

    “这一封,是江南陵山道观,对孔庙的战书。”

    男子一愣,旋即看见,信封上写着“战书”两个大字。

    众人也是惊讶不已。

    “他对孔庙下战书?怎么想的?”

    “这次孔庙大意,输给了他,再来一场,孔庙不见得会输。”

    “多好的局面,硬是被他玩脱了。”

    众人暗暗摇头,觉得陈阳在这种时候,主动给孔庙下战书,实在是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

    还没来得及开心的云霄几人,此刻也是有些心塞。

    是。

    他此刻下战书,彰显了道门的气势。

    但孔庙并非只有一个曹云。

    莫说七窍、无垢,就是筑基的修士,也是有的。

    若真将孔庙逼急,直接派出筑基修士,一巴掌就能把他拍飞。

    南崖笑呵呵的看着。

    真开心啊。

    这小子从来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该出头的时候不出头,不该出头的时候疯狂出头。

    真把自己那破道观,当成茅山龙虎山了?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洪言看着此刻极致嚣张的陈阳,冷笑道。

    洪家前几日就收到了孔庙的邀请。

    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他们需要做的,就是过来这里,为孔庙涨涨气势。

    曹云输了,固然让人大跌眼镜。

    但,他陈玄阳也把孔庙给惹怒了。

    听着耳边杂乱的议论声。

    陈阳大声说道:“明天,陵山道观将在陵山湖畔迎战栖霞寺!”

    场面忽然安静。

    陈阳继续道:“后天,陵山道观将在陵山湖畔迎战阳湖派!”

    “嘶~”

    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空气。

    这道士,真的疯了?

    连续三天,连续战孔庙、佛门和江湖门派?

    道场重新分配,有资格参与分配的,一共就这四家。

    而现在,陈阳竟然要跟三家打。

    这不等于是把三家都得罪吗?

    金圆不言不语,随他去吧。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不管输赢,至少陈阳出名了。

    他们道门的气势也提起来了。

    “下月一号之前,我将坐镇陵山湖畔,但凡挑战,一概不拒!”

    陈阳再度大声的说道。

    而这句话,更是让众人感到吃惊。

    他这是在摆擂啊!

    区区一个无垢修士,竟然就敢摆擂。

    而且,只要挑战,一概不拒。

    这得多大的口气啊?

    就算是大宗师,轻易也不敢这么做。

    “战书,孔庙接了!”

    男子将战书收起来,扶着曹云离去。

    陈阳看向人群,大声道:“有谁要挑战,随时前来陵山湖,我陈玄阳奉陪到底!”

    无人应声。

    但,许多人都在冷笑。

    笑陈阳的自大。

    他们今日是来站台,可不是来找麻烦的。

    但他敢放出这种大话,一定会有人来找他的。

    陈阳敢放话任人挑战,自然就考虑过后果。

    谁人不要脸皮?

    只要是人,都有羞耻心。

    若无羞耻心,他刚刚给孔庙下战书。

    那男子就会当即与他交手。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因为陈阳刚刚才与曹云打过。

    现在跟陈阳打,赢了,外人会觉得他趁人之危。

    输了,脸上更是无光。

    同样。

    就算有人看陈阳不爽,也不会真的玩车轮战这么无耻的手段。

    至于,筑基修士出现,强行打压他这种事情。

    也基本上不可能出现。

    以大欺小,除非是真不要脸皮,否则没哪个人能做得出来。

    再说了。

    陈阳摆擂,与最终的道场分配,完全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最终,还是要靠道场与道场之间的争夺,决定后面十年道场的归属。

    他这么做,受益的,是他自己。

    下月一号之前,已经确定的,有两场。

    佛门一场,阳湖派一场。

    只要这两场,陈阳能够拿得下来。

    那么,哪怕陈阳以后自己对外说,他是陵山第一人,是陵山年轻一辈第一人。

    也绝对不会有人敢说半句反驳的话。

    无从反驳。

    当然,道门也会因此而受益。

    但受益有限。

    而且,想要得到什么,就需要付出什么。

    陈阳想坐稳这第一人的位置。

    未来三天,将是他最为艰难的一段时间。

    同时。

    这三天下来,他固然会收获名声。

    但也要得罪许多人。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他一回来,云霄就摇头叹气,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今天才28号!”

    “你这是要把人都得罪死啊!”

    陈阳无所谓道:“人家都不给我面子,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得罪死就得罪死呗。”

    云霄道:“你要是输了,怎么办?”

    陈阳道:“在陵山湖,我不会输。哪怕宗师前来,我也立于不败之地!”

    云霄:“……”

    陈阳选择在陵山湖迎接接下来的两场战事。

    并非一时冲动,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考量。

    且他所说之话,也并非大话。

    若在其他地方,陈阳不敢这么说。

    但在陵山湖。

    就如他所言。

    哪怕宗师前来,也得退避三舍!

    金圆正在外面打电话,此刻走进来,说道:“玄阳,我们要走了。你如果有麻烦,立刻联系我。”

    陈阳问:“已经开始了?”

    金圆摇头:“有门派挑战玄妙观,我得回去一趟。”

    “前期的试探必不可少,他们试探我们,我们同样也在试探他们。”

    “只有确定对方的深浅,接下来的事情才好开展。”

    陈阳嗯道:“如果后面需要我……”

    “这不是一件好事。”金圆打断他:“你要知道,开国之后的第一次道场分配,是付出鲜血和性命的代价,才逐渐形成现在的格局。”

    “每隔十年,道场重新分配,都有人死去。”

    “不是我不愿意让你显名声,你还年轻,未来可期,道门需要你的地方有很多。”

    “但这一次,你不能站出来。”

    “如果今年,江南道场被夺。你需要做的,不是冲动,不是愤怒,而是隐忍。”

    “十年之后,才是你真正该出手的时候,明白吗?”

    陈阳默然,许久,问道:“今年,道场会丢吗?”

    金圆挤出一丝笑容:“情况也许没有我说的这么糟糕,不要多想。”

    “如果……”陈阳说道:“如果,我一定要参加呢?”

    金圆摇头:“我不会让你参加的,我们不同意,你参加不了。”

    他们是江南道协的会长。

    江南五座道场,他们拥有绝对的支配权。

    “师叔,为什么,我们不能共用道场?”

    陈阳最终还是没有忍住,问出这句话。

    金圆摇摇头:“这几天,争取守住。云霄,走了。”

    两人离开,陈阳眉头依旧无法抚平。

    他不懂。

    既然山中妖物横行。

    甚至,需要军部每年都出动大批的军人,前去镇压。

    为何,大家就不能联起手来?

    “想知道为什么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却是那张令陈阳感到无比厌恶的老脸。

    陈阳看一眼就收回,完全没有看第二眼的**。

    南崖不介意他的态度,早就习惯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任何人都无法修复的。

    “你能问出这种话,我很诧异。”

    南崖道:“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头脑挺聪明的人。现在看,你不聪明。”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战时如此,和平年代更是如此。”

    “如果道门有能力拿下所有道场,为何要与别人分享?”

    “如果佛门有能力拿下所有道场,为何要与道门分享?”

    “很简单的道理,你说是不是?”

    “而且,太和谐了,并非好事。”

    “你只看见道场分配,有人流血,有人丢了性命。”

    “却看不见,因为这些人的流血丢命,才涌现出了更多的天骄。”

    “为何乱世出英雄?”

    “因为有压力,才有动力。”

    “何况,现在也并非是真正的和平。”

    “山中妖物横行,海域动荡不断,若所有人都安于平静,再过十年,二十年,可还有人能以一人之力镇一山之巅?”

    “谁又能以一人之力,守护一国安平?”

    南崖摇头,颇有些语重心长,此刻好似放下了两人之间的恩怨,眉眼中尽是凝重与愁绪。

    “如今的和平,是先辈们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往后的和平,也得靠我们这些人守护。”

    “争也好,抢也罢,只要能变得强大,不择手段也是一种手段。”

    陈阳明白。

    他怎会不明白。

    只是一时情绪上涌,难以遏制。

    道场每个月的名额需要争夺,这份制度让大家努力提高自己,否则名额无望。

    道场的归属只有十年,十年之后重新分配。

    这同样是一种刺激方式。

    制度必然不完善。

    但,似乎找不到比这更好的方式。

    他忽然有些理解解守郡他们,为何要拿走不属于他们的补贴。

    但理解归理解,他依旧不赞同。

    “看见今天来的这些人了吗?”

    “有商贾家族,盘踞一方。”

    “有仙门子弟,全方面相比并不弱于你们。”

    “也有无依无靠的散修,但他们丝毫不弱。”

    “他们无法形成一股有力的势力,为何?因为他们各自为政,不够团结。”

    “我们虽然也不够团结,但远非他们能比。”

    “若是你愿意拿出龙血,拿出秘法,与我等分享,短时间内,江南道门,必然能够上升到一个令人羡慕的高度。”

    陈阳忍不住看向他。

    这老贼,铺垫了这么多,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吧?

    看着他苍老的脸庞,皱纹上藏着的奸猾,陈阳好容易才压下一拳砸过去的冲动。

    “前辈,走了!”

    陈阳站起来,喊了一声,向着公园外走去。

    行出公园。

    蒋小明问:“你真打算在陵山湖摆擂?”

    陈阳道:“话都说出口了,这么多人听见,我还能反悔?”

    蒋小明道:“反悔就反悔,怕什么?把羞耻心丢掉,你会发现你可以变得从未有过的强大。”

    “……”陈阳道:“羞耻心不要,我也不能反悔。”

    上车,他们向陵山湖去。

    中午,来到陵山湖。

    97号得知事情后,立刻就将陵山湖封锁。

    他们来时,已经有不少得知消息的人,从邻市赶来。

    看热闹不嫌事大。

    他们想知道,下月一号之前,陈阳是不是真的要一直待在这里。

    就算没有人主动给陈阳下战书。

    明天后天,也有两场大战。

    陈阳站在湖边,望着平静的湖水,又回头看向一旁的陵山。

    还有三天。

    三天之后,一号。

    陵山道场,将建成。

    现在的他,无法主动参与道场分配事宜。

    三天之后,他有道场,是否就有了资格?

    “前辈,你们回去吧。”陈阳说道。

    蒋小明道:“不回去了,三天而已,就在这陪着你。”

    “不用陪着我。”

    陈阳扫一眼,已经陆续有人,赶来陵山湖。

    下游的大坝,已经建出了龙骨。

    大约年中就能完工。

    站在这里,依稀能够看见下游的两个村子。

    他目光缓缓聚焦在湖中心的位置,说道:“这三天,来多少人,都要铩羽而归!”

    言毕。

    陈阳忽然抬脚,向着湖面走去。

    这一次,并未有水柱升起。

    湖面如同平滑的水泥地面。

    众人惊讶看来,陈阳如履平地一般,缓慢行走。

    “他对真气的控制,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同境界中,能胜他者,极少!”

    众人暗自评价。

    洪言眉头皱的很紧,陈阳越是优秀,他就越是不爽。

    “那是陈玄阳?”一个女子望着行走在湖面上的陈阳,轻呼道。

    “是不是后悔了?”身旁女子,微笑问道。

    此女正是徐凡的未婚妻,王静。

    她看着满脸震惊之色的叶秋舫,暗暗摇头。

    叶秋舫曾有几次机会,选择和陈阳交好。

    但她都是做了相反的选择。

    “厉害又如何,我听说他刚刚打败了孔庙的弟子,还给孔庙又下了一封战书,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而且他不是要在这里待到月底吗?哼,我就不信没人来收拾他!”

    叶秋舫不肯承认自己当初的选择是错的。

    陈阳越厉害,名气越大,就越证明,当初她与她父亲的选择,是多么的错误。

    何况,她心中极其厌恶陈阳。

    陵山大饭店。

    陈阳诛杀玉成子时,散发出来的那股威压,让她在数百人注视下,在他的面前下跪。

    那份耻辱,她此生难忘!

    “这是一片好地方啊。”

    一名中年人,望着眼前陵山湖,再看一旁陵山,不禁发出感慨。

    “好风水,好风水啊!”

    “的确是一处好风水,藏风聚气,封侯拜将,江南竟然还有这样一处绝佳的风水之地。”

    这几人不由将目光投向陵山,继而看向依旧漫步行走在湖面上的陈阳:“这座山,可是一处好修行之地。”

    湖水上。

    陈阳先是走到距离岸边十米处,而后,沿着这个距离,绕着陵山湖整体走了一圈。

    他只是这般简单的走动。

    聚集在岸边的众人,却是越来越惊讶。

    “多久了?”

    “四十七分钟!”

    一人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说道。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在湖面上行走这么久?他真气无穷尽的吗?”

    他们难以理解。

    对于开窍修士来说。

    只是最简单的让自己站在湖面上,都需要经过数月,甚至更久时间的练习,才能将真气控制在一个精确的点上,然后托起自己。

    就算能够站在湖面上,以大多数未开七窍的修士来说,能坚持几分钟,就已经是极限。

    即使开了七窍,这份差距也并不会拉的太大。

    更不要说,陈阳已经坚持了接近一个小时。

    而且,他不是站着不动。

    他是一直在走动的。

    这对真气的消耗,更加严重。

    眨眼,四个小时过去了。

    众人从惊讶,到震惊,再到麻木。

    短短的两个小时时间,鬼知道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陈阳就像不知疲倦一般,从陵山湖外围,一直转圈圈,最后走到陵山湖的中间。

    而这一走,就是四个小时。

    令人震惊的四个小时。

    最可怕的是。

    他走到陵山湖的湖中心后,竟是站着一动不动。

    莫说其他人,就是蒋小明三人,也瞪大眼睛。

    “他怎么做到的?”蒋小明无法理解。

    即使是他,也不可能像陈阳这么轻松的在湖面上散步。

    杨善二人摇头。

    张道权忽然笑了一声:“这个小玄阳,这一次,恐怕真没人能胜他。”

    “你们俩说,他摆擂三天,连战连胜,那些人得多绝望啊?”

    “的确。”蒋小明点头:“如果他真能保持到一号,陵山第一人,非他莫属!”

    甚至,就是无垢境第一人,他也敢称一称!

    夜色,很快降临。

    而湖边,从最开始的几十人。

    到上百人。

    再到上千人,也只用了短短的三个多小时。

    很多人从玄武湖离开,先去吃了点东西,然后才过来。

    也有很多人,在得知陈阳要摆擂,特地赶过来。

    一直到深夜,都有人陆续不断的向着这边赶过来。

    “摆擂?”

    一群西装男,赶到这里。

    他们眯起眼睛,向湖中心眺望。

    他们目光锐利,黑夜无法阻碍他们的视线。

    陈阳的身影,清晰的呈现在眼中。

    其中一男人,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蒋小明三人,迟疑了两秒,走上去。

    “前辈。”

    “嗯?”一看是西装男,蒋小明眉头顿时扬了起来:“你怎么又来了?”

    西装男道:“前辈,我来求剑谱。”

    “你……”

    “如果前辈不肯将剑谱给我的话。”西装男打断他的话,快速说道:“那,明后两天,待陈玄阳接连迎战栖霞寺与阳湖派之后,我会立刻发起挑战!”

    蒋小明瞪眼道:“你敢!”

    西装男道:“我一定敢。”

    蒋小明骂道:“你还要不要脸了?”

    西装男道:“为了剑谱,我可以不要脸。脸,没有剑谱重要。”

    “你……”

    蒋小明竟然无法反驳。

    是啊,对一个不要脸的人,你还能怎么办?

    “我知道,他对前辈很重要,所以,前辈,你还有两天的时间可以考虑。”

    “这几天,我都在这里,前辈考虑清楚,随时可以来找我。”

    西装男说完就走。

    “这混账东西!”蒋小明气的差点直接动手。

    杨善道:“别理他。”

    张道权道:“孔庙的弟子,七窍修士,也抵不住玄阳一拳。剑阁侯府,老黄历了。”

    蒋小明嗯了一声。

    他当然不觉得这西装男能是陈阳对手。

    可是,西装男说的话,真的很无耻了。

    直接当着他们的面说,等陈阳跟人家打完,趁着他虚弱的时候上去动手。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深夜九点钟。

    湖边,已经聚集超过两千人。

    他们无惧寒风,盘膝坐在湖边,静静等待明天即将到来的大战。

    栖霞寺。

    这座千年古刹,有着华国四大名刹之称。

    且更是佛门三论宗的发源之地,与鸡鸣寺,定山寺齐名。

    此时。

    寺院佛堂之中,诸多高僧,汇聚一堂。

    他们有点后悔了。

    后悔给陈阳下战书。

    他们对陈阳的评价,其实非常的高。

    年前华僧会,金牛寺邀请陈阳参加。

    陈阳在华僧会上的表现,栖霞寺都是知道的。

    之后陈阳所做的一件件事情,他们也都亲自了解过。

    最后得出结论。

    陈阳,的确是道门难得的天才。

    且不论是名气,还是道行,都是江南道门近些年,数得着的天才。

    所以,这样的天才,再适合不过,让他们挑战了。

    原本,他们对于儒教抢在他们的前面,下了战书,而感到一丝不满。

    现在,这份不满没有了。

    要不是有儒教在前面,他们真的不清楚,陈阳已经强到这种地步了。

    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厉害。

    “曹云,七窍已稳固,距离无垢也近了。”

    “他突破七窍,大约能有半年时间,而陈玄阳,破七窍不满一月。”

    “二者相差甚大,甚大啊!”

    这里的差距,可不是陈阳不如他。

    而是曹云不如陈阳。

    比陈阳提前接近半年时间突破,竟然连陈阳一拳都接不下来。

    “陈玄阳走的恐怕是江湖门派的修行路子。”

    一名高僧说道:“今日他与曹云交手影像,我已看过。他一拳之下,可破音障。这种身体强度,就是我佛门金刚,也得踏入无垢才能做得到。他却在七窍不到一月时间,就做到了。”

    另一人道:“道门修行路子本就比较多,山医命相卜,哪一样都有。但据我观察,陈玄阳不仅是拳脚够硬,他的道法修行也很精深,符篆之法也丝毫不弱。似乎……”

    这人皱眉,许久说道:“似乎,他样样精通。”

    “不可能!”一名长眉僧人道:“没人能样样精通,人的精力有限,且他才二十一岁,就是再天才,也不可能将每一样都修到精深之处。”

    众人点头,的确如此。

    人的精力有限,天才也得有个限度。

    然而,有人泼冷水道:“你是忘记去年他参加华僧会的事情了吧?”

    “舌灿莲花,一言启灵,这些,可是连一清大师,都亲眼所见,做不得假的。”

    长眉僧人道:“我不是说他作假,我只是说,他不可能什么都会。”

    那人:“是,在你看来,的确没有这种人。但现实中,就是出现了这样的人。陈玄阳就是这样的人,他出现了,就不要自欺欺人了。承认他的优秀,并无不妥。”

    长眉僧人还要说话,方丈寂然,抬了抬手道:“好了,不说这些。”

    “既然战书已经下了,该去还是要去的。”

    “人选方面,不要太过分了。”

    “陈玄阳住持是什么道行,你们就选一个修行境界差不多的。”

    长眉僧人点头:“知道了。”

    “就让慧觉去吧。”刚刚那人提议。

    “慧觉七窍开了有一年,倒也不算是欺负他。”

    “就慧觉吧。”

    其他人也都点头,觉得慧觉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选。

    长眉僧人道:“那就慧觉,我去将他喊来。”

    他起身离开,不一时,回来了。

    身后跟着一个一米七八左右,体格健硕,大约三十六七岁,面相温和的僧人。

    “慧觉。”长眉僧人道:“明日,你代栖霞寺,去陵山湖,与陈玄阳交手,可有问题?”

    慧觉点头:“没有问题。”

    长眉僧人点点头,说道:“一定要赢。”

    其他人也道:“孔庙输了,我们若是再输,自身名气大跌不要紧,但也不能帮着道门名气上涨。”

    慧觉道:“诸位师叔放心,弟子定当尽全力。”

    长眉僧人取下念珠,说道:“这串念珠,你拿着。”

    “师傅……”

    “明日一战,不可输!”

    “是。”慧觉没有拒绝。

    寂然看在眼中,什么也没有说。

    他们佛门对外向来是不争不抢,无欲无求。

    但在这等事情,如何能做得到四大皆空?

    修行法场,是他们修行的本钱。

    随着佛门的发展,愈发壮大。

    眼下所拥有的修行法场,堪堪足够负荷佛门如今的运转。

    若是再少几个,那种压力,就如溃堤的洪水,将他们吞没。

    ……

    陈阳站在陵山湖中心。

    他走了一个下午,并不是闲得无聊。

    而是,在感受陵山湖的生命。

    自从镇运石碑落入湖水之中后,他每次前来陵山湖,就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

    感到分外的亲切。

    湖水中的每一条鱼,都是他的邻居。

    他能感觉到这些鱼儿的情绪。

    在这里,他就是陵山湖湖神,他就是一切。

    他心念一动。

    脚下的湖水,开始不断的冒泡,轻微沸腾。

    一块黑色的巨大石碑,从湖水下缓慢的浮上来。

    陈阳盘膝,坐在石碑上。

    一呼一吸之间,灵气浓郁的好似实质化,直往他的口鼻之中灌入。

    镇运石碑慢慢的下降着,他的身体,也一点一点的没入了湖水之中。

    正月的天很冷很冷,寒风刺骨,湖水冻人。

    但陈阳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寒冷。

    相反,他能感觉到,身下这块镇运石碑,将四周的湖水,都化作了一片温暖的海洋,将他包裹着,让他感到极度的舒适享受。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杂质,也在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不断的从毛孔之中排除。

    眨眼。

    天亮了。

    阳光照在湖水上,反射的光,让陈阳睁开了眼睛。

    他望着一片金黄色的水面,心情也不由的变得愉悦起来。

    他抬头,看着不知何时已经落下的月亮,看着悬挂在天际,正缓缓攀升的太阳,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月落日升,三日之后,陈玄阳将名动四方!

    ……

    【还有一更,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