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仙,妖,畜,魔,修,灵,佛,永恒巨头齐露面!

作品:《帝逆洪荒

    这天欲要一次性打疼盘。

    他动用了所有的力量不光是要杀了盘,更要给超一个厉害看看。他们在这里战斗了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

    “轰!轰!”

    盘的双斧绞杀仿佛是碰到了一个无坚不摧的阻拦物件,径直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音。这撞击声音能够穿透诸天万界,一阵阵波纹一样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这一片虚空简直狂暴了。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生存在这里。所有东西都会被直接撕裂掉。这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冲击。

    “铿铿!”

    不过这里的几人那是何等人,面对着这种冲击只是眉头皱了一下,却并没有任何的出动。

    “嘿嘿!天,你终于舍得动用所有天道至宝了。怎么,不蓄力了?”

    盘手中只要有斧子,他就是一个战神。面对着灭世碑的镇压,雷池的霹雳打击,量天尺的盖压,天道轮的绞杀,盘没有丝毫的畏惧。他的双眼充斥着明亮的神色。

    “哈哈哈,痛快!痛快!天道,你终于舍得动用全力了!我还以为你还要向以前如娘们一样只知道自保?”盘可谓是一个战斗狂,但是这些年来,天都不肯真正的拼命。

    想要那种你死我活的战斗,很难。一旦是落入下风,天就会回到这里。

    这种战斗,简直憋屈死了盘。

    “杀杀杀杀杀!”

    盘手中的开天斧一瞬间不知道劈砍出去了多少斧子。

    只看到一道道白茫茫的光芒不断地从盘的身边冲了出去。盘此刻就像是一个银月一样,浑身上下绽放出来了皎洁的月光。璀璨不可夺目,神光凛然,让人不可忽视。

    “砰砰砰砰!”

    又是连续四声激荡天地的碰撞声音响彻而起。

    盘与天的战斗瞬间就是达到了激烈化。

    打疯了,盘与天两位永恒巨头打的实在是太激烈了。

    就在盘与天这两位永恒巨头打斗的时候,超亦是冲进了一个更大的战场之中。

    这个战场之中有着四个人,这四个人分布四方。

    东边之人直接显化出来了自己的本体,这是一个巨大的树。

    黑色的枝干犹如是黑铁一样,充斥着一阵阵肃穆与庄严。那一个个枝条仿佛是一个个虬龙一样,相信这每一个枝条都能够抽死鸿蒙之境。

    这样的永恒巨头实力已经不知道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了。这是一个不可知,不可名的境界。

    鸿蒙之境在他们面前,那就是小儿科。这样的存在,整个永恒界也没有几个。这是一种很可怕的境界。

    这种实力直接撕裂一切。他可以纵横无敌了。

    无名大树的长得很是茂盛。是的,这个大树之上尽数都是碧绿的叶子,似是一个个碧玉一样,让人看了之后不由得便会欢喜不已。

    这些树叶肯定也是不简单。哗啦啦的响动从大树之上传来,这是树叶在震动,振动出极度可怕与恐怖的气息来。

    如果帝辛在这里的话,肯定会认出这是什么树木来。

    因为这种树木很知名,这是一棵茶树。

    没错,这个茶树就是灵植一族的族长灵,他的本体就是一棵茶树。

    很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灵植一族的族长本体居然会是一棵茶树。因为诸天万界之中,能够以茶树登临巅峰的几乎没有。

    似乎这个灵植一族族长将所有茶树的气运给耗费光了。

    倘若帝辛在细细的嗅一下便更会吃惊,因为这个茶树是大红袍。茶树之中的大红袍茶树。

    在这个灵的周边充斥着一阵阵清馨的气息,这种气息闻一下就会让你白日飞升,让你心思通透。这种机会就算是灵植一族也没有几人拥有。

    因为只有在灵长久呆的地方才会散发出这种清馨气息。很显然,灵在这里已经呆了很久了。

    况且就算是让他们呆在灵身边,这些人也会战战兢兢。毕竟不是谁都有勇气站立在永恒巨头面前。

    此时从灵的身上绽放出来了翠绿的光芒,这些光芒呈现扇形朝着前方一物镇压而去。

    在西方则是盘坐着一个巨大的妖物,这个妖物通天彻地,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楚究竟是一个什么存在。

    他有着短小的四肢,当然了这四肢只是相对于他那巨大的身子而言。

    一个粗干的尾巴充斥着浓浓的金色,如是当初大禹王祭炼的如意金箍棒一样灿灿生辉。

    他的两个眼珠子充满了狡诈之意,很是灵动。但是此刻,这两个眼珠子却是发出了两道灿灿金芒,似是两个火炬一样直射向了正前方。很显然,这个妖物亦是在镇压着前方之物。

    如果帝辛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很吃惊的喊叫出来。

    是的,因为这个妖物居然是一只老鼠。当然了,现在肯定不能称之为老鼠了。

    因为他就是妖族的真正老祖宗,他称之为妖。没错,妖之一词由他而来。有他,才有了后来的妖族,他才是真正的妖祖。

    这才是妖族的终极存在。天地之间诞生出来的第一只妖。

    这是一个很可怕,很诡异的事情。这是要惊爆掉所有人眼球的一件事情。

    在这里居然存在着一个无上大妖,一个能够与超相提并论的存在。

    在南方则是与东西两方又有不一样了,这里则是屹立着一个青年。这个青年如山如海。

    他浑身上下充斥着一阵阵迷雾,一股股仙光从他的身上传了出来。这股仙光若是照在人的身上,立即就能让人羽化成仙。

    这个青年的名字叫做仙。是的,他自称为仙。

    想必现在也清楚明白了,正是有了这个仙,才有后世仙人的存在。他就是仙的老祖宗。

    这个仙很是风轻云淡,仿佛没有什么能够吹动他那平静的心理。他的面貌看起来很是年轻,可是这种情况谁又能看清楚呢。能够看清楚仙面貌之人,整个永恒界也没有几个。

    这个仙盘坐在了虚空之中,他的两个鼻孔之中一呼一吸,如龙如虎。龙虎相形,这龙虎如意径直镇压向了他的前方。这个仙似乎将镇压这件事情当成了一件修行之事。

    这东方,南方,西方充当镇压之人都是如此来头巨大。那么这最后的北方自然也不会例外。

    一个血气滔滔之人凶悍的屹立在这里。这是一个浑身鲜红如血之人。一阵阵血腥之气传遍了四方。

    相信只要看上此人一眼,你立马就会疯狂。

    这个血气滔滔之人唤作是修,这是一个真正视杀戮为吃饭喝水一样的狠人。

    他杀过的生灵流出来的血液能够淹没整个四纪大世界。

    一把剑从修的手中展现出来,这是一把血剑,红色的剑,血腥的剑。

    这是修罗一族的老祖宗,冥河老祖与这个修比起来差的很远。

    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灵,妖,仙,修,有什么存在要这四个永恒巨头共同来镇压。

    不,不是四个永恒巨头。

    人族的族长,人族的创造者超在这里可不是吃干饭的。他肯定也是来镇压这个未知存在的。

    当然了,要不是有天的阻挠,相信盘也是这其中的一员。

    细思极致,恐怖如斯。

    相信就算是帝辛也肯定想不到有这样的一幕出现。

    超,盘,灵这种人物已经站立在了永恒界的巅峰了,但是现在看来,不是帝辛不知道,而是实在是对手太可怕了。

    相信这个对手,整个永恒界知道的都没有几人。

    有谁会相信在永恒界之中居然存在着需要超,盘,灵,妖,仙,修这种无上大人物一起镇压的敌手。

    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超冲进来的时候,这四人都是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

    很显然,这种事情似乎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他们都已经熟悉的很了。

    “卡!”

    超径直冲进了一个封印之中。

    只见在超的前方赫然是有一个大字正竖立在那里。

    这个大字似乎是一切存在的源头。这个大字之中仿佛蕴含着所有的所有。

    看到了这个大字,你好像就能够明白一切。

    这是一个有着万丈大小的字。

    虽然很大,可比起有些存在动辄百万丈,千万丈来说就显得很小了。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字却让超小心翼翼,却让超要拿出所有的力量来。

    “道!”

    这是一个道字。

    这个道字绽放出来了灿灿神辉,神圣无比。任何人看到了这个道字之后都会臣服在这个道字面前。

    正是这个道字衍生出来了一切。

    帝辛不知道,但是超,盘,这些人却知道,正是有了这个道字才接连有了大道,天道。

    这个道字可以说是大道的父母。

    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超,盘,天这些人欲要破灭了这个道字。

    “给我破!”

    超浑身力气混元如意,一击直接打向了这个道字。

    “轰!”

    但是从这个道字之上却传出来了一阵阵护体之力径直抵消了超的力气。

    可超却是丝毫不懈怠,他一击又是一击冲击在了这个道字之上。

    看到了这里,也可以知道了,这个道字现在似乎正处于一个关键的状态。他没有主动反抗之力,只能被动的接受打击。

    从这里就可以看到这个道字的恐怖,超的打击何等的犀利,居然都是奈何不了这个道字。要是别的东西,哪里会吃得了超的一击之力。

    恐怕连大道都是不敢这样被超打中。

    就在超不断打击这个道字的时候,在这个封印远处,一个悲愤的声音传了出来。

    “超,你简直就是在找死!”

    这是大道的声音。很显然,这里还有一个战场。轰隆隆的声音传了过来,若是一般人的话,恐怕早就被吼死了。

    但是这里哪有一般人啊,大道的吼叫虽然很是厉害,但是众人也都当做是听乐呵了。

    “哈哈哈,大道,有本事你冲过去啊!”

    又是一道声音传了出来,这道声音之中充满了戏谑。

    定睛看去,这赫然是一个羊,弯弯的羊角如是那锋利的弯刀一样让人难以抵挡。

    没错,这就是一个羊。

    在凡间之中很普通的羊居然在这里有这般巨大的本事。一个羊居然能够挡住大道。这个羊唤作是畜。他是所有畜生的老祖宗。所有畜生应当以这个羊为祖宗。

    “大道,你的确厉害,居然要我们三个才能看住你!大本事啊!在道字之前,你的实力着实能够发挥出几倍力量。

    可那又怎么样?你们所为注定了要一败涂地!”

    这又是一个黑气腾腾的人影在咆哮。这个身影直接染黑了半边天,人若是进去根本就看不清楚东南西北。

    魔气蒸腾,让人畏惧。

    这个黑影唤作是魔。

    他一出手就是魔影重重,魔气冲天。一般人早就被这个魔给吓死了。这是一个无比可怕的人物。与修一样,这个魔走的也是一个极端。

    如果说修是只知道一个杀戮的疯子,那么这个魔就是一个有着疯子性格的杀戮者。

    这是本质的区别,惹了修,大不了被他杀了一了百了。但是惹了魔,那么你的黑暗就要到来了,魔绝对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大道,你说我们和和美美生存下去,不是很好嘛。为什么要这样打打杀杀呢?”

    这是围攻大道的三人之中最后一人。这是一个光头,一阵阵柔和的光芒打向了大道之处。

    可千万别小觑了这柔和的光芒,他唤作是佛光普照。

    这个光头之人唤作是佛。

    是的,他自称是佛。

    虽然寻常时候,这个佛的性子很是平和,但是若是真正惹怒了这个佛,你就会知道佛亦有火是什么意思了。

    这个大道着实是厉害,一个人硬是拼的畜,魔,佛不相上下。

    可怕的实力。可怖的实力。

    幸亏是帝辛不知道这里的战斗,要不然的话,他肯定会震惊到死。

    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让人那么的不可置信。

    仙佛魔妖修畜这些居然都是事实存在的巨头。这简直就是颠覆了一切。

    本来以为大敌只有大道呢。可现在看来,这大道貌似不是终极敌人啊。

    这个道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道字现在究竟出现了什么变故?

    明明是这个道字创造了一切,为什么现在又要灭了这个道字呢?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的秘密。

    【哎,写到了畜生的老祖宗,实在是不知道写那个,突然想到,哎,天子不是属羊么,那就羊呗。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