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弟子蒍敖

作品:《剑妖传

    又是一夜无眠,褒允却没有一丝的困倦,娇俏可人的瓜子脸上更是焕发着巨大的成就感。,他们现在最害怕的无疑是回归到过去了。

    那种被人卖来卖去,却只能绝望的等待悲苦命运的奴隶生活,对他们幼小心灵的摧残无疑是巨大而深远的。

    “哎,我没有责怪你们,只是要告诉你们,从今天起,你们不再是奴隶了。我更是从来没有想着让你们为我卖生卖死。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在我看来,不管是男儿还是女儿身,至少都要有尊严的活着。所以,都给我起来。”褒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话,很多少年未必会懂,他们只是出于某种信任以及依赖而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因为身上的衣衫太过厚重的缘故,动作略显笨拙,其中一个年龄最小不过七岁的单薄女孩,脚下一个趔趄还没等站起来却是又摔了下去,最后还是在身边人的帮助下才完成了这一颇为艰难的任务。

    这一切看得褒允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同时也更加认同了自己的决定。

    幸好,将他们全部带出了那座魔窟,否则的话

    “你叫蒍敖?”良久之后,收回目光的褒允重新注视到身前最年长的少年身上。

    这名少年虽然已经有十三岁了,但因为长年的饥饿,使得他的个头并不高,只到了褒允的腰间。

    身形虽然消瘦,但洗清干净后,却是不难发现长得颇为清秀,而且眼眸之中更是闪着坚毅以及智慧的光芒,小小年纪竟然已经散发出了一种无形的气质。

    “回夫人的话,正是。”蒍敖双掌合十于胸,竟是中规中矩做了一个士大夫的拱手之礼。

    “好一个懂礼貌的孩子,你应该是出生在一个大户人家的孩子吧?”褒允颇为赞赏道,但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太过唐突了,急忙补救道,“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些的。”

    “夫人问,岂有知而不言之理。小子确实出生楚国豪族,可惜十年前家父违逆当世令尹的变法,获罪九族,一百四十一口尽皆斩于刑场,只有小子因为体弱多病由老仆带着外出就医,躲过了一劫。之后,老仆为躲避追剿,隐居于荒山野村之中。家道虽然中落,但老仆忠心,却是时刻没有忘记对小子的教诲,直到五年前,为助小子筑基,拖着老朽的身体入深山采药,却是为凶兽所袭,虽成功逃脱,但性命已是十之去九,直等小子筑基成功后,便撒手而寰。为葬忠仆,小子不得不向村中富户举债,定制棺木。谁知那富虎为富不仁,只等忠仆下葬之后,便遣人讨债,而且是驴打滚的翻倍利息。小子无奈,只能卖身于那富户,为其放羊牛羊。如此又过四年,那富户因为欠下赌债被人追讨上门,无可奈何下,又将小子转卖给了债主。可惜,那债主却是看小子年幼,没有油水可榨,便转手卖于了奴隶市场,几经辗转后最终到了这里。”蒍敖虽然说的平静,那表情大大的与其年龄极为不符,却依然听的褒允泪流入住,几乎哭成了泪人。

    这般凄苦的经历,根本不是此时的褒允说能想象的。

    “很感人的故事,确实催人泪下。只是我很想知道,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我可不认为,你仅仅只是为了博取同情。”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从房门外传来。

    随着房门被缓缓的推开,走进的赫然是展白。

    “哥哥”抽泣中褒允显然并不理解展白为何如此说,未免显得太过绝情了一些。

    可惜,展白此时的目光却是全部投注在那名叫蒍敖的少年身上,脸上的笑容显得很是深奥。

    “你是谁?”蒍敖丝毫不惧,竟然主动的迎上了展白的目光,隐约中甚至有寒光闪烁。

    “被我说中了心事,于是恼羞成怒了么?”展白不以为意,微笑中,眼睛眯成了月牙形。

    少年沉默。

    “既然你不想说,那不妨让我猜猜如何?”展白摇头晃脑,不等蒍敖开口,继续说道,“说了这么感人的故事,却不求同情,自然所图甚大了。你全家因为开罪了吴起而被灭了九族,这份仇怨,作为后辈子弟是无论如何都抹不去的。但可惜,吴起已死,甚至于他的家人也在一夜之中,惨遭灭门。所以,这仇肯定是报不了了。对于一个骄傲而又聪明的人来说,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弥补这种遗憾,我若是你的话,就会竭尽全力,甚至是不惜任何手段的上位,直到坐上吴起的那个位置,然后施展一番抱负,并取得超越吴起的成就,然后再以此为自家昭雪,如此一来,就能告诉天下人,当年的吴起是多么的昏聩,嫉贤妒能,实在难以匹配良相之名。少年,不知道我所猜的对是不对,又有没有理呢?”

    其实不用少年回答,从他那完全变了颜色的脸以及颤抖的身体就说明了一切。

    这个人到底是谁,看上去,未必比自己大多少,可竟然聪明至此,仅凭自己的一个故事,竟然就将自己的全部心思看透,多么可怕的一个人。

    是的,此时的蒍敖全身心的都陷入恐惧之中。

    为出师未捷的后果而恐惧,更为眼前之人的聪慧而惊惧。

    事实上,展白已经来了有一段时间了,或许是因为心虚,所以,天还未放亮,他就偷偷的溜出了房,却不料在门外听到这么有趣的故事,最后终于听不得褒允的抽泣推门而入。

    “此生,我收过四名弟子,虽然各有成就,至少在外人看来,前途一片光明。可我心中却多少还是有些失望,只因他们只学到了我的剑术,却在谋略一道上建树无多。如此小子,你可愿意拜我为师么?”展白实在没有兴趣跟一个小孩子打哑谜,直接道出了自己的心意。

    噗通一声。

    “师尊在上,弟子蒍敖给您叩首了。”幸福来的太快,但蒍敖却没有一丝的犹豫,更没有片刻的呆滞,直挺挺的就向着展白跪了下去。

    展白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一拜,伸出手掌,轻抚蒍敖的头顶。

    “要清楚,你日后要走的路会很不一般。为了省却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为师就善做主张,在你未能为家主平反昭雪前,便起名叔傲,至于姓氏么,就姓孙好了。”

    “弟子孙叔敖,谢师尊赐名。”

    “呵呵,聪明的小子,希望你日后不要让为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