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春闱

作品:《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

    等到二月初九那日。

    天还没亮,丁婆子就起来做了一碗鸡蛋面,放上一点点辣子,吃得宋重锦额头都冒出来一层细汗,浑身热气腾腾的。

    所有的行李都收拾好了,王永珠和张婆子不能亲送,只能将人送到了院门口。

    宋重锦握着王永珠的手:“外头冷,你跟娘快回屋去吧,放心吧——”

    说着转身就走,大壮和小壮抱着行李跟在后面。

    王永珠和张婆子看着宋重锦的背影消失在甬道拐弯处,好半天,才扶着回了院子。

    到前院,宋弘已经等着了,又勉励了几句,才派了宋五将宋重锦给送到了贡院门口。

    宋五身为宋弘身边的贴身最信任的亲兵头领,这些年替宋五啥活都干过,可这送考生赶考还是第一次。

    又兴奋又有些手足无措,看着前面排了一长条,就想去找熟人,插个队好早点将大公子给送进去,这在外头岂不是白白受冻?

    宋重锦忙给拦住了,说实话,这贡院里,一进去就得三天,闷在那小号间,还四处漏风,味道又不好闻,还不如外头呢。

    没奈何,宋五只得抱着行李跟在旁边,慢慢的往前面挪动。

    才排了没一会,就看到了熟人,顾子楷也从马车上下来,看到宋重锦,眼睛一亮,招了招手走了过来。

    两人寒暄了两句。

    因着怕考生们夹带小抄,衣服都不能穿夹棉的衣裳,只能多穿几件厚一点的素色的衣裳,还不能绣花。

    王永珠她们有了经验,给宋重锦穿的衣裳,里面是柔软贴身的厚棉布,外面用从寒冷的西北方那边的毡毛料子裁剪做成了衣服,虽然颜色不好看,可防寒保暖。

    这还是王永珠从张银保那边商行里寻到的好东西,这些东西在西北那边寻常,普通牧民都穿这个,不过摸上去粗糙,又是那种羊毛的本色,看上去就有些脏兮兮的,除了本地人,还真没人爱穿这个。

    张银保的商队因着一路吹风淋雨的,倒是觉得这个不错,也就带了一些回来,本以为京城也会受欢迎的。

    只是这个价格不低,买得起的嫌弃它不好看,想买的这个又太贵了,还不如买点棉花絮上做棉袄穿呢。

    因此就积压在仓库里,无人问津。

    还是王永珠因为要给宋重锦制衣,才想起去问了问,被人给翻出来送到了王永珠这里。

    王永珠要给钱,那掌柜的死活不要,只说本是不值钱的东西,积压在仓库里没人要,哪里好意思要钱。

    王永珠听了,想了想,给宋重锦裁好衣服后,又将那掌柜的喊进来,给他看了看,然后示意他也将那剩下的毡布都给裁成衣服,专门卖给那些要参加会试的学子们。

    果不其然,那掌柜的回去还真就听了王永珠的话,裁剪了好些衣裳,使了法子,让人穿给那些学子们。

    学子们本来是瞧不上的,可有人试穿过,果然觉得暖和,立刻就掏钱买了下来。

    这春闱这么冷,穿得太多,行动不便,只怕胳膊都伸不直,怎么写字?

    穿得太少,冻得跟狗一般,握不得笔,也写不得字。

    难得这毡布衣裳穿着又保暖,还轻便,就算价格不便宜,可这事关以后的前途,谁还会吝啬这么点钱?

    因此倒是都乐意掏钱买上一两件穿着。

    没几天,那积压的毡布就被一扫而空了,还有好多没买着的,忍不住后悔不迭。

    今天参加春闱的学子们,十个人里就有那么两三个都穿着毡布衣裳。

    顾子楷和宋重锦自然也没免俗,两人互相看看,都笑了。

    两人闲话了几句,很快就轮到他们了,身上的衣服要解开,由守在门口的兵丁搜查一遍,带着的行李也都要解开,细细的检查一遍,没有问题才放了进去。

    宋五直到看着宋重锦走进贡院,看不到人影了,才挤出人群,回府报信。

    这宋重锦参加考试,不仅宋弘心里悬着,大家都心都悬着。

    王永珠和张婆子自然希望宋重锦考上,宋重钧他们却巴不得宋重锦考场失利。

    侯姨娘和袁姨娘还有被关在院子里抄写经书的董姨娘,天天在佛前祈祷,让宋重锦名落孙山最好。

    这府里下人们这些天,都格外小心,生怕触了眉头。

    若是以前,张婆子还能出去走走,这在京城里,又是紧要的时候,张婆子也就只好闷在院子里,伺候那几盆子葱蒜和白菜什么的。

    因着屋子里一直烧着火龙,温暖如春,那葱和蒜早就冒出了绿芽,如今都长了有一巴掌高了。

    那小白菜也都出了苗,因着暖和,张婆子伺候的又精心,那小苗没几日就挤满了方盆。

    小白菜本来长得就快,几乎是一天一个模样。

    才几天功夫,就差不多有茶杯那么高了,绿油油的看着人心情就舒畅。

    不说张婆子,就连满院子的下人,也都啧啧称奇,没想到这真能在屋里种出菜来。

    这小白菜苗多了也就长不大,本也就吃个新鲜,王永珠干脆那剪刀剪了那么两小把,让丁婆子拿去,中午下个鸡蛋白菜面条来吃。

    等到面条上来,雪白的面条,金黄的鸡蛋,上面再铺着嫩绿的白菜苗,嫩生生的,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这自己种的白菜苗,都还没真正长大,在高汤里一烫,捞起来,放进嘴里,清甜多汁,一抿就恨不得化了。

    张婆子一面吃着面条,一面跟王永珠商量着,再弄上几个盆放在屋里,那葱蒜就算了,这小白菜只要撒下种子,温度合适,就能出苗,长得又快,该多种上几盘,等到这一茬吃完,就能接上了。

    王永珠自然没意见,这本来就不费什么事。

    看到张婆子如此兴致高昂,她也高兴,免得张婆子闷坏了。

    等到吃完面条,王永珠看着这半屋子的小白菜苗,想了想,又让谷雨和几个丫头,寻了几个小巧的竹编的篮子,也不过就是两个巴掌合起来那么大。

    然后将那白菜苗给剪了,装了那么两三篮子,让用毡布盖上,其中一篮子给宋弘送去,一篮子给高氏送去,剩下一篮子,王永珠自然要送到老夫人那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