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寻花问柳

作品:《中南海保镖

    当由梦皱着眉头站在我们眼前的时候,玛瑞诗亚显得有些为难,主动开口道:“是,是由顾问啊,由顾问……”

    由梦还没等她说完,就打断她的话,强势道:“玛瑞诗亚,你胆子真不小啊。专门跑到美国来跟赵龙幽会,真可谓是为了爱情不远万里跋涉,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还真想嫁给赵龙不成?我告诉你,赵龙不会娶一个外国人做老婆。你没机会。”

    玛瑞诗亚解释道:“由顾问,你,你误会了。我只是过来看一下老朋友。”

    由梦追问:“看一下老朋友?有这么简略吗?你所谓的老朋友,难道单单指的是赵龙一个人?”

    玛瑞诗亚口齿难辩,支吾着,不知如何搪塞。

    我见些情景,对由梦道:“由梦你这是干什么?”

    由梦愤愤地瞪着我道:“干什么?赵龙你别忘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你竟然背着女朋友跟别的女孩子来往,而且还是外国人。”

    我顿时一头雾水:“女朋友?我什么时候有了女朋友了?”

    由梦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支吾道:“反正你现在没有,将来也得有。我得替你女朋友看管着你点儿。别整天拈花惹草,招蜂引碟的!”

    我汗颜,这算是什么逻辑?

    由梦这丫头,有时候实在是无理取闹!

    看着她急头白脸的样子,我又是可笑又好气。幸亏她现在还不是我女朋友,假如她真的是我女朋友,那我还有点儿人身自由吗?

    固然玛瑞诗亚对我有所好感,但是对于我而言,我只是拿她当作工作上的朋友,当作一个跨国的同行,可由梦却三番五次以此为由,升华出了很多次争端。这丫头到底要想做什么,难道拆散我和别人的来往,对她有什么利益?

    还没等我说话,由梦就又开端了兴师问罪:“我告诉你讲,赵龙,你能不能检点一点儿?人家玛瑞诗亚现在是是有男朋友的人了,你总是跟她近乎什么?你们俩倒好,跑美国来幽会来了,你们知不知道,凯瑟夫也在公寓,他要是知道了,会放过你们?”

    我一气之下,冲由梦抱怨道:“由梦我告诉你,你不要给我编造事实。我和玛瑞诗亚怎么了?你凭什么杜撰这么多假话?这对你有什么利益吗?”

    由梦反唇相讥:“杜撰?你说我杜撰?你和玛瑞诗亚的那点儿事儿,谁不知道?大半夜的跑到公园里亲嘴亲切,你知不知道,假如我把这件事情向上级一反响,你这个警卫秘书立马给撸了不说,局里还要好好地处分处分你!”

    我怒道:“你放屁!”怒完之后才感到自己有些过火了。但是我实在有些气愤,这件事情一直是埋在我心里的一颗炸弹,每每提及都异常哀愤。毕竟那并不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情,尽管并非是我主动。但是不管谁主动,那一幕却都产生了。铁铮铮地产生了。

    由梦见我发火,倒是安静了一下,用手抚了抚头发,表情有些无奈隧道:“赵龙,你和玛瑞诗亚的纠葛难道还想持续下往吗?你考虑过成果吗?醒醒行不行?假如凯瑟夫看到你和玛瑞诗亚在一起,他垂死挣扎把那件事情捅出来,你想哭都来来不及了!”

    我在由梦脸上,读出了一丝哀伤。很清楚的哀伤。

    以至于让我在刹那之间,心里涌进了强烈的歉意。

    或许,她是为我好;或许,她是畏惧我被别人抢走,尽管我还不是她名正言顺的男朋友。

    或许………

    我的头脑有些乱了。

    这平空而来的争执和怒火,被压抑了下来,但是却燃烧在了心坎深处,无法熄灭。

    这时候玛瑞诗亚主动辩护道:“由顾问,你误会了。现在我可以向你彻底地解释一下那天的事情,真的不怪赵龙。那天都是我主动的,是我爱好赵龙,但是赵龙他一直将我拒于门外。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要懂得他……”

    由梦却打断她的话:“本姑娘会听你的解释?你往讲给凯瑟夫听吧!”由梦白了玛瑞诗亚一眼,噘着嘴巴瞪着我。

    但是俗话说的好,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这话用科学是无法解释的。

    凯瑟夫由远及近。陪在他身边的,是美国守卫官迈克,以及帕布罗克。

    三个人蓝本是想出往喝点儿小酒,但是却正好创造了这么一幕。

    无外乎又是一场不可协调的争端。

    且说帕布罗克早就对玛瑞诗亚有所敬慕,因此一见到她的面儿,他顿时兴奋起来,率先喊道:“是玛瑞诗亚,是她。传说中的世界第一女警卫。哦,真的是她!”愉悦之情溢于言表。

    就连迈克也将手掌横在额头上仔细朝这边张看,耸着肩膀道:“哦,确实是她。她怎么来了?”

    但是凯瑟夫却是跟他们有着不一样的情绪,他见此情景,顿时火冒三丈,骂道:“又是那个赵龙,他又要要挟到我们玛瑞诗亚了。我要好好地教训教训他,气逝世我了!”

    凯瑟夫一涌现,玛瑞诗亚脸色一变,转向快步要走。但是凯瑟夫却百米冲刺过来,拦到了她的前面。

    凯瑟夫央求道:“玛瑞诗亚,这些天你到哪里往了?你来美国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你知道么,我很着急,而且一直在挂念着你。”凯瑟夫捂着胸口,一连串地表达了很久。

    但是玛瑞诗亚始终神态凝重,似乎很不乐意与他交谈。玛瑞诗亚皱眉道:“凯瑟夫,现在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不要拦住我的往路。”说完后斜着朝右方走了几步。

    但是凯瑟夫再一次挡了上来。

    美国的二位警卫看的云里雾里,不断地指指画画,似乎在议论着什么。

    只见凯瑟夫持续推心置腹隧道:“玛瑞诗亚,你必需要明确我的一番苦心,我是爱你的,深深地爱着你,从来没有过二心。玛瑞诗亚,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玛瑞诗亚依然板着脸,忽然冷笑道:“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你不值得让我糟践口舌。”

    话毕,玛瑞诗亚抱着胳膊,愤愤地再一次与凯瑟夫拉开间隔。

    凯瑟夫这次没有追过往,而是开端怒视于我。他瞪着我,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他强势地问道:“赵龙,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最看不惯凯瑟夫这种目中无人自得忘形的神态,在此之前,我一直感到就玛瑞诗亚一事,想要跟他好好谈谈,以解由于此事造成的众多不必要的麻烦与误会。但是后来我渐渐想通了,凯瑟夫是个不知好歹的人,你越是尝试以友爱的态势跟他来往,他越是想凌驾于你之上。这是他的性格使然。同时,这位看起来人高马大一表人才的侍卫长,心眼儿特别小,眼睛里容不下一颗沙子。在他心目中,没有朋友,只有对手。

    于是我也强势地回道:“对不起凯瑟夫,我有权利保持沉默。”

    凯瑟夫一听这话就火了:“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

    说话间凯瑟夫已经攥起了拳头,似乎想动粗。

    看的出来,他是的确很爱好玛瑞诗亚的,为了玛瑞诗亚的事情,他可以跟任何人翻脸,甚至不惜应用武力。

    由梦见此情景,挡在了我的前面,冲凯瑟夫质问道:“凯瑟夫你想干什么?难道想打架不成?”

    凯瑟夫一声藐视地冷笑,拳头置于胸前,攥的咯咯直响。“是想打架又怎么样,赵龙这家伙实在是不知好歹,整天寻花问柳,玛瑞诗亚的事情已经让我很头疼了,我不容许任何人对玛瑞诗亚有什么歪心思。”

    凯瑟夫说的是中文,不容置疑的是,他的中文程度又上了一个台阶,竟然连‘寻花问柳’这句成语也能熟练地利用了。

    两位美国警卫不明确我与凯瑟夫之间的恩恩怨怨,只是挥着手进行规劝,帕布罗克道:“凯瑟夫,你这是要怎么样,你的性格太暴燥了,得改一改。赵秘书也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都是一条战线上的战友,你不能这样对他。再说了,既使你爱好玛瑞诗亚,但是我不得不提示你,玛瑞诗亚有她的自由权利,赵秘书也有,你最好不要干涉他们。这是一种很,很无聊的行动。”

    凯瑟夫却将怒火延伸到了帕布罗克身上,骂道:“闭上你的嘴巴。这里没你的事儿。你和迈克回往吧,剩下的由我来解决。”

    帕布罗克身上似乎有一种强烈的正义感,他还想跟凯瑟夫争辩,但是却被迈克拦了下来。迈克道:“别管他们,我们先回往。”

    帕布罗克怀疑道:“喔,迈克,难道我们就看着他们要打起来的样子,袖手不管吗?”

    迈克看了一眼凯瑟夫,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转而对帕布罗克道:“这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事情。”然后伸手扶着帕布罗克的肩膀,做出要走的样子。

    帕布罗克摇头道:“哦,不不,不。我得禁止这场争端,我不能看着它持续点下往。”

    迈克急道:“现在,我以总统先生守卫官的身份命令你,马上跟我回往!”

    帕布罗克显得有些无奈,终于在迈克的推攘之下,离开了现场。

    确实地说,我从迈克的行动当中,似乎读懂了什么。

    我断定出,迈克与凯瑟夫之间,似乎暗躲着鲜为人知的东西。

    但是眼下,面对着凯瑟夫不可一世的样子,我振作了一下精力,主动问道:“凯瑟夫,你想怎么样?”

    凯瑟夫歪着脑袋冷笑一声,道:“你感到我会怎么样,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打架。那样很无聊。我只需要跟你讲一些话,这些话不得不讲。”

    我这才舒了一口吻,不是我怕他拿武力来要挟我,而是不想跟一个弱智之人,做此弱智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