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传授

作品:《中南海保镖

    我淡然道:“谢谢懂得。”

    实在心里恨不得将凯瑟夫碎尸万段!这家伙实在是太不讲规矩了,竟然随便将我们警卫职员之间的讨论,告诉了外人。可以想象的出来,凯瑟夫在向苏白美铃告密的时候,确定会添油加醋地曲解了不少事实。只是我感到这样做对他来说实在没什么利益,顶多就是让我被苏白美铃曲解甚至是愤恨。除此之外,他能有什么实惠?

    他无非是想通过各种手段,打压我、甚至是孤立我罢了。

    小人的伎俩!

    苏白美铃随即与我侃侃而谈,她告诉我她的老家在中国东北,她一直很想回老家看看。

    但是说实话,我不想与她过多的交谈,毕竟是在深夜,影响不好。而且,我越来越感到到,这个苏白美铃对我谈话有些动机不纯。

    于是我再次劝道:“美铃小姐,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儿休息吧。”

    这次她没有再拒尽,而是站起身,扭着纤细的腰枝,返回了宿舍。

    我看着她的背影,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对凯瑟夫再次产生了极大的仇恨。

    早上六点钟,我结束了夜值,回到卧室,我脱光了上衣,伸展了一下四肢,然后趴到地上做起了俯卧撑。

    一口吻做了七八百个,脸上已经有了微汗,身材算是运动开了,我便开端凭空练起了拳脚。

    正练的起劲儿,有人敲门。

    凭借敲门的力度和声响,我断定出了来人的身份,正是伊塔芬丽小姐。

    开门。见伊塔芬丽穿着一身时尚的短袖短裤运动套装,一脸的蓬勃朝气。她冲我笑道:“师父,这么早就起床了?”很显然,她还不知道我晚上值了一夜的班。

    我一边穿上衣一边道:“嗯,我一般都是六点起床,很准时。”

    伊塔芬丽蹦跳着进了屋,道:“师父,那以后天天早上六点钟,我筹备过来找你学拳,好不好?”

    我道:“这恐怕不太可能吧。”

    伊塔芬丽愣道:“为什么呀师父?”

    我笑道:“我还要担负正常的警卫值班,也就是说,每两天只能抽出一天时间来教你。”

    伊塔芬丽这才恍然大悟隧道:“这好办。我给凯瑟夫说,让他不要安排你值班,不就行了?”

    我道:“中国派我过来,重要任务是负责你的安全。至于教你工夫,只是一个赞助。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教你学一些真正的中国工夫。”

    伊塔芬丽双手对碰着红色的拳击手套,思量道:“那好吧……只不过,那样的话师父是不是太累了呢?会累坏身材的!”

    我滑稽地向伊塔芬丽展现了一下肱二头肌,笑道:“这体格也能累坏?放心吧伊塔芬丽小姐,只要你真想学,认真学,我就认真教。”

    伊塔芬丽忽然噘着嘴巴道:“师父,咱们都说好了呢,以后叫我的中文名字,我叫赵雪,叫我小雪就行了。”

    我点头。

    再次为她的可爱臣服。

    随后,伊塔芬丽很认真地摆起了搏斗姿势,让我检查她的学习成果。

    还别说,她现在的确是进步了不少,举止投足之间,多了几分小拳师的风范。还有那几个基础拳法,一招一式,也被她打的颇像回事儿,直拳、摆拳、勾拳拳拳到位;至于腿法,女孩子本来韧带就比较好,伊塔芬丽也不例外,她做的几个踢腿固然还欠缺了一些力度和速度,但是动作要领已经尽数规范,这令我感到很是欣慰。

    我表扬她一句:“进步真快!”

    伊塔芬丽兴奋的像吃了蜜糖一样,乐的合不拢嘴。她嘻嘻道:“师父不知道呢,这段时间我可用功了,天天对着你送我的那本书练习,就是有些处所搞不太懂,没有师父就是不行呢。”

    我笑道:“你就这么爱好中国工夫?”

    伊塔芬丽点头道:“爱好。很爱好。尤其是李小龙的工夫,简直帅呆了,我经常看他的电影!”

    我微微点头后,开端教伊塔芬丽练套路,教她进攻与防守,伊塔芬丽认真地听着,眼睛扑闪扑闪的,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明亮。

    而且伊塔芬丽练起工夫来,似乎不感到累,无论做多么难的动作,哪怕是重复练上几遍几十遍,她都始终保持着兴奋状态,没有丝毫的偷懒和畏难情绪。我忽然感到假如伊塔芬丽是中国人就好了,那样也许我会很乐意正儿八经的收个徒弟,没准儿还能进进国家体育队,拿个武术散打类的国际冠军呢。

    只惋惜她是国的总统千金,在必定程度上来讲,有些遗憾。

    对于这么一个热爱中国工夫的异国千金,我没有了任何保存,将我的所学、所知,逐一教授于她。

    练的累了,伊塔芬丽就会坐在床上,嚼两块巧克力。她吃的那种巧克力是酒心状的,当时中国很风行一种‘酒心巧克力’,很多年轻人都爱好吃。

    伊塔芬丽也递给我两颗,一边吃一边说道:“这巧克力是在中国买的,上次来中国的时候,我吃过一次,然后一直悼念这种味道,这次过来,美铃姐给我买了好多好多,够我吃好久的了!”

    我试探地吃了一颗,由于没经验,被巧克力中心包裹的酒喷了一脸,但是这种带着酒香的巧克力,的确是别有一番味道。

    伊塔芬丽在一旁窃笑道:“师父吃这种巧克力必定要警惕呢,我第一次吃的时候,也溅了一身。不过现在已经吃出经验来了……”伊塔芬丽一边说着,一边示范性地往口里塞了一颗,轻轻地咀嚼着,脸上绽放出愉悦的光荣。

    我提示她道:“以后尽量少吃点儿这个,警惕把你吃醉了!”

    伊塔芬丽笑道:“吃不醉吃不醉,我上次一口吻吃了三十多颗,都没什么反响呢!”

    我道:“即使吃不醉,那至少也对牙齿不好,吃多了还轻易发胖。”

    伊塔芬丽挥动着雪白的小胳膊,调皮隧道:“长不胖长不胖,我天天锤炼,即使长胖了也被练瘦了。”

    我随之一笑,却没再持续说话。

    伊塔芬丽吃酒心巧克力吃的牙齿上全是碎屑,我在旁边笑她,她意识到了什么,对着镜子一瞧,冲我吐了吐舌头,道:“我先往漱口,回来以后咱们接着练!”

    我看着伊塔芬丽离往的身影,像是天外飞仙一样,不由得暗暗一笑。

    几分钟后,伊塔芬丽返了回来,我以截拳道为基准,向她讲解了搏击术的攻防要领,我一边做示范一边讲道:“今天我重要是跟你学习一下简捷的攻防要领,用最直接最近的路径来打击和攻击对方,被称为是‘简捷攻击’,直接的简捷攻击,是直接攻进对方防守线内的攻击法,在对方无以自救时直击。间接的简捷攻击是单独的一个动作,一开端先诱使对方做出某种反响,然后迅速加以攻击。在对方防守有空虚时出拳更有成功得手的机会。攻击其空虚处在时间上略占上风,因对方需由另一侧将手架过来防御,相对的多消费了一些时间,一旦欺擒住对方时,手攻击的动作常是以半圆形或圆形的弧度来攻击。直接攻击的重要机会有:在对手攻击收手时;在反绕开对方的攻击或制住对方的出拳时;对方上前越步时。间接的攻击可以是先拍开对方的护手,强行上步进行攻击……”

    伊塔芬丽认真地听着,而且同时出拳领会。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我的思路,伊塔芬丽眉头一皱,收了架势,口里抱怨道:是谁呀,怎么这么早就过来打搅你!

    这样说着,却主动上前开了门。

    只见门外的苏白美铃倒背着手笑道:“赵师父好!”

    伊塔芬丽噘着嘴巴道:“美铃姐,你怎么来了?”

    苏白美铃道:“我也想拜赵师父为师,也想一起学习中国工夫!”

    伊塔芬丽道:“你想学中国工夫可以,但是你必须得保证你是真心爱好中国工夫。只要爱好往做一件事情,才干做好。不然你学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苏白美铃将一只手扶在伊塔芬丽肩膀上,道:“我当然也爱好中国工夫啦,你忘记了,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华人!”

    伊塔芬丽追问道:“那你说说,你为什么想学中国工夫,学工夫是为了什么?”

    苏白美铃笑道:“我学工夫是为了……为了强身健体,为了学习中国的武术文化!”

    伊塔芬丽笑道:“这个答案不够充分,这样吧,赵师父收徒弟是要走程序的,你先回往写一份申请,拿过来让赵师父看,赵师父感到你诚恳就收下你!这样行不行啊美铃姐?”

    伊塔芬丽一边说着一边冲我使了个眼色,我在她的眼睛中读懂了暗语。她显然是不想让第三者损坏我们之间和谐的教授气氛,因此不想让苏白美铃参加。

    确实地说,我也能感感到出来,这个苏白美铃根本不是来学什么工夫的,她只是徒好玩儿罢了,对于这种人,我是万万不会与之教授的。

    苏白美铃似乎显得有些扫兴,两手一摆,道:“你们不陪我玩儿,那我往找凯瑟夫玩!凯瑟夫也能教我!”

    伊塔芬丽挥动着白嫩的小拳头,道:“那好美铃姐,等你学成了,咱们切磋切磋,看看哪个师父教出来的徒弟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