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实力代表一切

作品:《中南海保镖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叼了一支烟,平定了一下情绪。

    我实在不知道何德何能,怎能让苏白美铃在短暂的几天,就做出如此的举动?

    是她太过于水性杨花,还是自己真的具备让女人痴迷的资本?

    抑或是自己太过于单纯了?

    不自然间,我的嘴角处崩发出一丝苦笑。

    我哪里知道,这一切举动背后,躲着怎样惊人的机密。

    此后倒是一切风平浪静起来。

    中午的时候,我还是抱着一种‘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态度,买来饭,喊苏白美铃起床吃饭。

    苏白美铃倒也配合,穿好衣服起床,与我一起吃起了简便的午餐。

    吃饭间,她时不时地会抛出一种特别的媚眼儿看着我,但是我只是余光视之,感到苏白美铃这个女孩,很是有些古怪。

    吃过饭,苏白美铃洗了个澡,持续回房休息。我也返回卧室,小小地休息了一下。

    也许是由于这几天过于疲惫了,这一觉,我睡到了下午三点钟。

    揉着眼睛醒来,打了个哈欠,然后定睛在自己的卧室里扫视了一圈儿-----啊?

    我顿时吃了一惊。

    再揉了揉眼睛,断定自己没看错后,我猛地从床上站了起来。

    我径直走到门口,在门框的上方,我创造了一个微型的监控摄相机!

    这个监控器安装的地位实在高超,假如不是我在睁开眼睛时无意中朝门框上方一瞟,根本不会创造它的存在。

    这毕竟是怎么回事儿?

    但是此时容不得我多想,我迅速穿好衣服,又检查了其它的房间。

    更令我震惊的是,除了凯瑟夫房门上锁外,其它各个房间里都在隐蔽的地位安装了一个微型的摄相头。摄相头安装的极其隐蔽,假如不是我仔细检查,根本不可能被创造!

    尤其是在伊塔芬丽小姐屋里,也创造了一个精巧的摄相头!

    如此一来,我更加震惊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对着眼前的几个微型摄相头思索起来,而一切的嫌疑都指向了苏白美铃。

    毕竟,凯瑟夫和、玛瑞诗亚、由梦他们三人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凯瑟夫固然孤傲无理,但是他对总统先生对伊塔芬丽小姐,却是尽对的虔诚,这也是他之所以受到重用的原因;玛瑞诗亚更是如此,由梦更不用说……按照我的推断,套房24小时有人值班,外部职员根本没有机会做这些动作。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苏白美铃趁我出往买巧克力的时候,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

    不过,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找准地位装完这么多摄相头,像是专业人士所为,那么,这个苏白美铃毕竟是处于一种怎样的动机?

    一种可怕的忧虑瞬间盘踞在我的心灵,挥之不往。

    但是我没有直接将此事往找苏白美铃核实,我感到不管怎么样,必定不能打草惊蛇,否则就会前功尽弃。

    只不过,对于此事的怀疑,却是却来越来越深,越来越令人费解。

    我感到有必要打电话让凯瑟夫他们早点儿回来了!

    于是我拨通玛瑞诗亚的电话,那边传来了玛瑞诗亚的声音:“怎么了赵秘书,有什么事情?”

    我压低声音道:“你告诉凯瑟夫和由梦,今天必定要尽快赶回来,有事情跟你们商量。”

    玛瑞诗亚追问道:“什么事情啊?”

    我道:“在我们酒店里,我创造了不该涌现的东西。”

    玛瑞诗亚:“什么东西?”

    我道:“等你们回来就知道了!”

    玛瑞诗亚道:“那好,我马上跟凯瑟夫他们说!”

    挂断电话,我的心情还没有安静。

    三个小时以后,伊塔芬丽一行人促地赶了回来。

    刚刚踏进房门,凯瑟夫就皱眉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了?你创造了什么?”

    我指了指我的房间,道:“咱们几个人先往我的房间,让伊塔芬丽小姐先回房休息!”

    凯瑟夫眉毛一扬,牢骚道:“搞什么嘛,神神秘秘的!”

    待伊塔芬丽回房后,我们几个警卫职员齐聚在我的卧室里。

    我将门关紧,然后站在众人中间。

    大家都一副怀疑的眼神看着我,期待我早点儿揭开答案。

    我挨个扫视了一下这三名警卫职员,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了四个袖珍型摄相头,一下子扔到了桌子上。

    我直截了当地切进正题:“刚才,我在几个房间里创造了这个!”

    由梦见此情景,惊的张开了嘴巴,脱口道:“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我们被监督了?”

    但是让我诧异的是,凯瑟夫和玛瑞诗亚的表情却显得格外安静,她们见到这几个摄相头的反响似乎不是震惊,而是一种特别的表情,甚至脸色之中躲着一种抱怨的因素。

    对此我倒是感到异常纳闷。

    我接着道:“这几个摄相头被安装的很隐蔽,我是无意之中创造了自己门框上的摄相头之后,才到各个房间进行了一次检查,一检查让我大吃一惊,除了凯瑟夫门上了锁,还有苏白美铃的房间不方便检查之外,我在其它房间里都创造了这种微型的摄相头。根据我的初步分析,我感到这些摄相头涌现的很不公道。咱们一天24小时有人值班,根本不可能有外部职员作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内部人干的……在伊塔芬丽小姐的随行职员当中,我们四个人基础上可以排除,我感到最大的嫌疑就是……”

    还没等我将话说出口,玛瑞诗亚就插话道:“赵秘书,这种事情不要乱加猜测。”

    我顿时愣了一下。

    还没来得及疑问,就见凯瑟夫忽然拍案而起,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我骂道:“赵龙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一听这话,我直接蒙了。

    我明明创造了这些安全隐患,但是凯瑟夫竟然如此骂我,这毕竟是怎么回事儿?

    我直接反问道:“凯瑟夫你什么意思?难道我创造了这些摄相头,有什么不妥吗?你不要告诉我,这些摄相头是你装的!”

    凯瑟夫横眉漠视道:“不错!这些摄相头是我装的!”

    此言一出,更是令我深深地吃了一惊。

    难道,我的猜测有误?我误会苏白美铃了?

    我感到这一切都超乎了我的想象。

    由梦这时候也站起来抨击凯瑟夫道:“你装的?你装的还理直气壮是吧?简直是太荒谬了!什么玩意儿啊你是!”

    凯瑟夫攥紧了拳头,脸色显得极为着急,他冲我骂道:“赵龙你------你简直疯了-------你让我怎么形容你呢?”

    由梦瞟了瞟一旁的玛瑞诗亚,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她皱眉问玛瑞诗亚道:“玛瑞诗亚,你诚实告诉我,凯瑟夫在各个房间里装摄相头的事情,你知不知道?”

    玛瑞诗亚神情复杂地点了点头,半天才吐出二字:“知道。”

    我感到自己的恼怒似乎已经难以克制,凯瑟夫这种行动,简直严重地侵害了我和由梦的个人**和自尊心。假如是为了警卫目标的安全,在得到我们容许的情况下安装摄相头,倒是也说的过往,但是凯瑟夫竟然在没有得到我们批准的情况下,私自在各个房间里安装了这种微型摄相头,这明明就是一种**裸的寻衅!只不过,令我感到怀疑的是,玛瑞诗亚既然知道,她为什么要进行隐瞒,甚至纵容凯瑟夫?在我的印象中,玛瑞诗亚是一个正直的女侍卫,她确定不会赞成凯瑟夫做这种脱裤子放屁的荒谬事!

    这个世界,简直疯了。

    这种事情假如传出往,中国警卫势必会成为笑料!国警卫也一样,他们这种做法传出往,当国首脑或者亲眷出访其它国家的时候,还有谁敢往担负他们的协卫任务?

    由梦实在把持不住自己的恼怒,一拍桌子骂了起来:“跟你们共事,简直是我由梦的耻辱,是我们中国警卫的耻辱!”

    我也气愤地瞪着凯瑟夫,攥紧了拳头,关节被攥的咔咔直响,我有一种激动,想上前往煽他几个耳光!

    凯瑟夫的理由倒是也华丽堂皇,他叼了一支烟,振振有词隧道:“我安装摄相头,是有自己的目标,更是为了让伊塔芬丽小姐更安全。赵龙,你不要挑刺儿,我这是在我的本职工作!可是你,竟然把我的劳动成果全部化为了灰烬,假如不是伊塔芬丽小姐那么袒护你,我真想将你赶出酒店!”

    我猛地一拍桌子,气氛再难平息,我指着凯瑟夫道:“好吧凯瑟夫,你是不是看我很不顺眼?”

    我似乎又有些失往理智了!

    凯瑟夫点头道:“是看你不顺眼。怎么了?”

    我咬紧牙关,道:“那么,咱们今天就正儿八经地用拳头来解决一下问题,怎么样?”

    凯瑟夫耸了耸肩膀,倒也毫无畏惧。“为什么不可以?乐意奉陪。这可是你主动提出来的,到时候别说是我凯瑟夫欺负你,也别到伊塔芬丽小姐那里往告状!”

    我不顾玛瑞诗亚的劝告,猛地脱掉上衣,指着凯瑟夫道:“那就来吧,就在这里,玛瑞诗亚和由梦都是裁判,我们来一次面对面的较量!”

    凯瑟夫上前凑了两步,将刚吸了两口的烟扔到地上,踩灭,嘴角处崩发出一丝冷笑:“好啊,来吧。我会用拳头告诉你真正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