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风华绝代

作品:《中南海保镖

    确实地说,前段时间那几个小混混试图绑架金蕊的闹剧,都是付圣冰花钱指使的。

    这是一个阴险毒辣的富家千金!

    但是没有达到目标,付圣冰没有满足。她筹备让金蕊受到更严格的处分。

    老天也算是赞助她,她今天本来想把金蕊约过来拼酒折磨她的,但是正巧那个傻保安在,而且自己口袋里又装着一个大学逝世党送给自己的几包酒心儿催情巧克力……于是,一条毒计便迅速在她脑海中出身——

    只是,这样的话,实在是便宜了那个讨厌的姓赵的保安班长……固然他帮自己揉好了脚,但保安就是保安,这种身份的人,是很难让自己对他有什么好感的——除非他哪天也能混的像父亲那么牛b!

    但是——那可能吗?

    不过,想到自己的情敌,就要被一个被北京人看作是‘看门狗’的小保安了,那种猥琐的画面,邋遢的镜头……付圣冰感到实在是太过瘾了!

    在付圣冰身上,充分地遗传了她父亲乔时昆的毒辣。只不过,乔时昆毕竟是老江湖,他的毒辣不在面儿上,在心里。而付圣冰的毒辣,既在心里,也也在面儿上。

    付圣依听了姐姐的话后,意识到她没在跟自己开玩笑,脸色刷地一下子变白了。

    “姐,你不能这样做,这样做是犯法!”付圣依进步了音量道。

    付圣冰不屑地瞪眼道:“往往往,小孩子家懂什么!你忘了咱老爸经常说了,无毒不丈夫……我这是无毒不……”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应当用什么名词来润饰自己的聪慧和英勇。

    付圣依早已吓的嘴唇直发抖,支吾隧道:“你,你这是最毒妇人心!姐,你太毒了……”

    付圣依说着,转身想跑回宾馆……但却被出手迅速的付圣冰一手捉住了胳膊。

    “圣依你傻啊,你该为姐兴奋才对……你放心,出再大的事儿咱老爸也能摆平。你忘了,往年我开车撞了一个讨厌的农村妇女,老爸一出面,一沓钱几句话就摆平了……”

    付圣依俏眉始终没能伸展开,以前,她感到姐姐只是调皮扰乱,但今天看来,她简直就是心狠手辣!

    “我不能看着你害了金铃姐姐,还有赵班长……我要回宾馆!”付圣依急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胳膊一使劲儿,挡开了姐姐的束缚,向前跑往。

    “都是一个爹妈生的,怎么差别这么明显呢……早知道就不告诉这臭丫头了,她哪像我付圣冰的妹妹,胆小如鼠,傻不拉几的!”付圣冰看着妹妹的身影暗骂道。

    “付圣依,你给我站住!”她见妹妹越走越远,狠狠地冲她喊了一句。

    但是付圣依没停,反而加快了脚步。

    恨铁不成钢的付圣冰,刷地撒腿追了上往。

    姐姐就是姐姐,她没出多远就追上了付圣依,拿两只手狠狠地拽着她的肩膀,使劲儿晃了两下,骂道:“你这臭丫头,到底是跟谁一伙的!太不懂事了!”

    啪——

    一个嘴巴子,落在付圣依的左脸颊上。

    付圣依捂着疼痛的脸蛋儿,眼泪刷地流了下来。“姐,你,你打我?”

    “不听话,你就该打!”

    手麻了,付圣冰也感到自己的手有些重了……但是都怪这丫头不懂事,自己本来挺爽的心情,全被她搅和了。

    此情此景,引得些许行人驻足张看,七八个人瞬间围了过来,指手画脚地品头论足……当然,也有的是在偷偷张看姐妹俩的尽妙身姿,直接准确地瞄准她们的长腿和胸脯……

    付圣冰抓着妹妹的胳膊,猛地一回头,冲围观的几个人大声喊道:“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再看把你们眼珠子挖下来……”

    众人皆被她的‘狮子吼’吓到,陆续转身,各走各的路……

    付圣冰姐妹俩从房间里离开后,金蕊先是感到有些为难,但是自我调节了一下,片刻工夫也便心安理得了。

    金蕊身上还存留着那种女孩特有的羞涩,她微微低着头,一边跟我说话,一边拿两只纤纤细手摆弄着那枚巧克力包装塑料纸。

    金蕊率先打开话题,问道:“对了,你是怎么认识付圣冰的啊?”

    我道:“她是我们老总的女儿,认识她算是偶然吧!”

    “哦,付圣冰和我是一个系的同学,我们俩关系可好了,这次多亏了她,不然的话,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见到你!”

    我淡然一笑,道:“言重了。”

    金蕊问道:“你怎么一直没给我打电话呀……我帮你接洽了一个工作,也是当保安,待遇挺好的,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呀?”

    我道:“谢谢你。不过不用了,我现在还不想换工作。”

    金蕊略显扫兴,但随即问道:“实在,实在那天以后我特别懊悔,一个不认识的人忽然间救了我,还赞助了我,我竟然不知道怎么报答他……”

    我笑道:“这有什么好报答的。”

    金蕊不好意思地一捏衣角,道:“也算是老天照顾我呢,让我又重新碰到了你……实在,实在,我很想帮帮你,我知道干保安这一行很不轻易,工资又少,上班又累。我姐的酒店里正还需要一个内保,她说内保的待遇要比保安公司的保安待遇高很多,所以我想……我想把你先容过往。有我姐在,确定不会亏待你的……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吧?”{{{注:内保,一般是指单位内聘的保安,和保安公司派驻的保安是两种性质,内保对照外保,无论是工资待遇还是生活条件,都要强很多,很多……当然,在某种程度,尤其是针对某些娱乐场合来说,内保往往被人们称为是‘看场子的’……}}}

    我依然摇了摇头,道:“真的不用了,谢谢你。”

    金蕊蓝本认为我会很乐意地吸收自己的赞助,但是没想到我竟然没兴趣,脸上不由得绽放出了几分扫兴。

    或者是坐的腿脚有些发麻了,金蕊从床上站起来,轻轻地掂了两下脚,小伸了一下懒腰……那俏美的腰身,凹凸有型的身材扭动,实在是一种美的展现。本来是无意中掂了掂脚伸了伸懒腰,却将她美好的身姿展现的更加玲珑,丰挺的俏臀,更加包紧,挺傲的胸脯,更加饱满,就连平庸如水略带怠意的小脸儿,也如沉鱼落雁般华丽俏美。

    啊……怎么回事?

    金蕊忽然感到到有些玄晕,头脑的意识渐近含混起来,而且还涌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幻象……她似乎已经无法用思想来安排自己的意识,身材像是在发热,而且仿佛有一种无形的气力在牵引着自己。那感到像是喝醉,又像是忽然萌发了一些不应当有的**……

    她似乎已经无法克制自己的思想,头脑里涌现了一些近乎于污秽的画面,她甚至感到到了体内雌性物质的分泌……这,这毕竟是怎么回事啊……

    她闭了下眼睛,重新睁开时,那种想法反而更清楚。

    她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想竭力把持自己不要乱想,然而,她的意志里仿佛多了一种壮大的反作用力,牵引着她的身材朝我走往……

    我本来是趁金蕊站起来的工夫点了一支烟,但刚吸了两口,就马上感到到了情况的不妙,再看金蕊,不由得猛然一惊……

    惊艳……惊愕!

    她的眼神为何那般专注多情,含情脉脉,仿佛正要冲过来投进自己的怀抱;她的面色为何显得有些混乱,俏美之中夹杂着一丝不安……那是一种怎样的温情,如鲜花一样绽放待人观赏,如熟透的果实一样诱人采摘……

    不对劲!金蕊的表情跟刚才一对照,怎么像是变了个人,还有,她的热情,竟像是——

    金蕊不知是一种什么气力,驱使自己走近了我,一切像梦一样。这种气力侵蚀了她蓝本复杂的思想,只是将那种男欢女爱的**瞬间推到了巅峰。她努力地把持自己——但又如何把持得了?

    天啊——她竟然坐到了我的身上……

    一瞬间,我也有些蒙了,我不明确这是怎么回事。

    眼见着金蕊微喘着气,纤纤细手捉住了自己的胳膊,还有一只手,正在抚摩自己的胸膛……

    我缓缓地站了起来,居高临下,怀里的金蕊正风情万种地凝视着自己,这是一副怎样动人的画面啊:乌黑秀发向后挽起,露出了她俏美苗条的粉嫩脖颈。吊带儿撕边儿夏装的上端,微微露出一道缝隙,隐约能见两处崛起的冰雪般肌肤,以及一道深深的乳沟,一直向下延伸。窄裙下,**苗条。高跟凉鞋里,裹着一双惊世骇俗的玉足……那张本来就几近完善的玉颜上透着妩媚,让人舍不得挪开眼睛。妖媚无双,风情无穷。红润的嘴唇似启非启,隐约能看到香口里的雪白编贝。

    此情此景,且不说能让所有男人看了心生淫念,哪怕是古代的柳下惠见了,也要迫不及待地改写他‘坐怀不乱’的历史……

    面对金蕊主动地投怀送抱,我动情了吗?

    确实地说,我的确有些动情了。

    除了我曾经的女朋友由梦,还从来没有过任何一个女孩,让自己如此心动。

    再自持的男人,也难以抗拒像金蕊这样风情万种的风华尽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