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漂亮女人

作品:《中南海保镖

    我带着一身疲惫的金蕊,快步离开了宾馆。

    付圣冰想拦住我们,却被付圣依拽住了胳膊。

    付圣冰狼狈地回到了屋里,取出手机,愤愤地喘着气骂道:“忘八,忘八……他,他敢打我?我这就给老爸打电话,让老爸找人打断他的狗腿……气逝世我了,气逝世我了!”

    付圣依盯着姐姐脸上的红印,有些怜悯。但这又能怪谁,的确是姐姐做的太过火了。

    付圣依凑近姐姐身边,想夺过姐姐的手机,劝道:“姐,你别给爸说,你要是告诉爸,赵班长就完了……”

    付圣冰一把推开妹妹,骂道:“滚一边儿往,总是帮着外人说话……看看你姐的这张脸,被那畜牲给打肿了……这口吻,我必定要出!”

    付圣依又凑了过来,摇着姐姐的胳膊,道:“姐,这事儿不能全怪赵班长,是你做的的确太过火了。”

    “往往往,别烦我……吃里爬外的东西!”付圣冰对妹妹骂道。

    但付圣依仍然不气馁,她知道父亲的手段,假如姐姐真的到父亲那里告了状,那赵班长就彻底完了……依父亲在北京的实力,他要打断赵班长的腿,根本不用眨一下眼睛……付圣依心急如焚,由于她知道,赵班长是无辜的,怪就怪姐姐太毒辣了,为了报复自己的情敌,连赵班长也搭进往了。

    “姐,求求你,别告诉爸行吗?我答应你,以后那辆本田车是你的私有财产,我再也不跟你抢了!”付圣依央求道。

    “不行!”付圣冰干脆地拒尽道。

    “姐,要不,以后爸爸给我的零花钱,我全都拿给你花,怎么样?”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姐,你要是告诉了爸,你做的坏事也就裸露了,爸必定会骂你的!”

    “就是挨骂我也要先收拾那个臭保安,忘八,他敢打我……”

    “姐,你再想想。”

    “不想了,别烦我!”

    “……”

    付圣冰已经从通信录里找出了爸爸的手机号,摁了‘呼出’键。

    “姐,不要!”付圣依喊道。

    付圣冰的手机已经放在了耳边,电话那边响起了一阵动人的彩铃。

    付圣依急的快哭出来了,忽然冲姐姐喊了一声:“姐,你要是敢给爸爸打电话,我就把你找人欺负小阿姨的事情抖出来,告诉爸爸……他必定饶不了你!”情急之下,付圣依想到了这个杀手锏。

    实在付圣依口里的‘小阿姨’,就是姐妹二人的后妈……她们的亲生母亲,几年前就已经因病逝世了。父亲付时昆往年的时候又娶了一个,很年轻也很俏丽。付时昆对她的疼爱简直胜过两个亲生女儿……但付圣冰逝世活跟后母尿不到一个壶里往,由于几次摩擦,付圣冰气不过,找人暗地里把后妈给揍了一顿……这件事,付圣冰只给妹妹无意中提起过,却没想到此时成了她制约自己的杀手锏。

    对于那件事,她可是万万不敢让老爸知道的,老爸那么疼爱那个狐狸精,他要是知道自己偷着找人她,那以后自己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因此,付圣冰的脸马上僵住了,一只手捂住了手机的发话器,冲妹妹骂道:“圣依,你敢!”

    付圣冰噘着嘴巴道:“你要是敢,我也敢!”

    然而,电话已经接通了,电话那边响起了付时昆关心的声音:“冰儿,怎么想起给爸打电话了?”

    付圣冰眼神扑朔地回道:“爸,想你了呗……我筹备在看京多住几天,给你打个招呼。”

    付时昆道:“看京太乱了……要不我派阿勇带人过往掩护你和依儿?”

    付圣冰道:“不用不用,看京有一个中队的保安,二三百人,没人敢欺负我们!”

    付时昆吩咐道:“必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单独外出……我这就给杨明打电话,让他想措施确保你们的安全!”

    ………

    挂断电话,付圣依猛然松了一口吻,看来,姐姐还真怕那件事情被爸爸知道。

    “姐,为什么还要再住几天?”付圣依噘嘴问道。

    付圣冰瞪了妹妹两眼,指着自己的左脸颊,皱眉道:“看看这形象,要是早回往,不就露馅了……真搞不明确,你那么护着一个小班长干什么,你要不是我亲妹妹,我非得找人修理你!”

    付圣依心里既有些欣慰,也有些无奈……付圣冰心眼儿再坏,也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姐啊……

    然而,付圣冰会放过赵龙吗?

    确定不会。

    假如她会,那她就不是付圣冰了……

    我打了辆出租车,直接把金蕊往家里送……

    金蕊跟她姐姐住在一个叫做‘国际花园’的小区,住户未几,但很高级。小区里的建筑基础都是连体别墅,花园的鲜花开释着浓浓的香气,出进这里的人大多是看京名流,有钱,有地位,有事业。就连门口的保安也很负责任,待出租车驶过往,保安便标准地打出一个拦车礼。

    我和金蕊从出租车里出来,门口的保安对金蕊礼貌有加,却把我拦了下来。

    的确,一个保安——而且并不是本小区的值班保安,是没有资格进进这么高级的小区的,也不可能是来找朋友。因此,被拦下来也属正常现象。

    我本来还想把金蕊送上楼,但这样一来,便感到没那个必要了。

    金蕊向门口的保安做了先容,指着我说是自己朋友……值班保安不敢信任地揉了揉眼睛,怎么也不敢信任我们是一起的。

    我本想告辞,但是金蕊苦苦哀求让我到家里坐一会儿,我只有好人做到底,决定将金蕊彻底地送到家!

    三幢二号楼。

    不巧的是,金蕊的姐姐往参加一个重要的晚会了,没在家。金蕊从坤包里拿出钥匙开了门,友爱地挥手把我请了进往。

    很豪华的三层小别墅,里面装修精巧,典雅规整,家具和电器全是名牌……地上展了一层红色的地毯,金蕊换了一双平底儿橙色拖鞋,率先进往,我也知趣地换了双男士拖鞋,紧随着金蕊坐到了沙发上。

    金蕊给我倒了杯咖啡,然后坐在旁边。

    我本想吸支烟,眼睛搜索了半天也没搜索到烟灰缸,于是作罢。

    金蕊酝酿了半天情绪,才终于开口道:“这次真的谢谢你,又是你……拯救了我!”想了半天没想到合适的形容词,连‘拯救’二字都从嘴里溜出来了。

    这也难怪,今天的事情的确很危险,假如金蕊碰到的不是我,鬼晓得她还能不能保持住自己二十年的贞操……摊上付圣冰那样的同学,简直是防不胜防啊!

    “拯救谈不上。以后不要再跟付圣冰来往,她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我提示道。

    金蕊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隧道:“刚才在宾馆的时候,她妹妹都给我说了,本来,付圣冰是由于她男朋友在……在追我,所以她想报复我。我真没想到她能想出这么阴毒的手段……唉,付圣冰的妹妹比她懂事多了,姐妹俩,性格完整相反!”

    我点了点头。

    但金蕊马上意识到了什么,道:“对了,你今天打了付圣冰……她是你老板的女儿,你老板会不会对付你?那样的话你实在太危险了,要不,你到我姐那里上班吧?”

    “不用。应当不会,我们付总是个明事理的人,即使知道了也无所谓!”我道。

    “哦。”金蕊道:“那假如……万一不行,你就给我打电话,你是为了我才打的她,我不能不管你!”

    我淡然一笑,道:“好的。”

    实在在金蕊心里,很期看着自己能赞助眼前这个萍水相逢却帮了自己两次的保安,她是一个家教很好的女生,明确‘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更何况,这个保安对自己的赞助,简直是她一生一世都无法偿还的恩惠。

    “对了,你想吃点儿什么,我帮你做。”金蕊道。

    “我不饿。只想吸支烟,就是不知道烟灰缸放在哪里。”我笑道。

    金蕊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哦……对不起,我们家里没人吸烟,也没有烟灰缸。这样吧,我到小区门口的超市里买给你,你稍等,我一会儿就回来!”金蕊一边说着一边收拾了一下衣服。

    “不用。我这里有!”我取出一盒白沙香烟。

    金蕊东看西看,找来一个圆形的小瓷碟,放在我眼前,道:“那就先将就着当烟灰缸用吧,我明天就出往买香烟和烟灰缸……呵呵。”金蕊略显羞涩地笑着,露出一口雪白的编贝牙齿。

    我一边吸烟一边环视了一下客厅的装饰,感到空气中有种特别的香气,而这种香气竟然跟伊士东酒店的董事长金铃身上的味道有些相像……不知道是不是客厅里喷了香水,但这种香味儿的确挺清楚的。

    眼力停留在背投大彩电旁边的小型橱柜上,那里放着一张七寸的合影,是两个女人,其中一个是金蕊,还有一个是……

    啊?我猛地一惊。

    那不是金铃吗——伊士东大酒店的董事长,那个一直想驾驭自己的俏丽女人!

    我终于恍然大悟,也许,自己早该想到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