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能人

作品:《原始小农民

    ntent

    “是啊,那些扶风部落人就驻扎在我们营地前面的树林里,能有上千人呢。”尊卢氏族长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们曾往东推进了一日,可里面是茂密的树林,就算是太阳也难以看到,很难不清方向,所以,我们只能撤回来,可那些扶风部落人又再次跟随我们。”阿虎说道,“对了,那些人会伐巨大的树木木,就是不知道他们用那么大的树木干什么。”

    听到他们这么一说,陈昊突然想到了些事情,共工部族人在砍伐巨大树木,先不说他们砍伐巨木是用来做什么,他们要把木头运回去必定会选择水路,就算是太昊部族现在拥有运输车子,但都会选择近河流的树林砍伐树木,利用水的浮力才能较轻松地运输树木,也就是说,对方必然是沿着水路来到这里的。

    更让陈昊敢肯定的是,对方能把上千人投送到这边,那对方的后勤必定也是选择水路,只有利用水路才能大运量地投送物资到前线。

    “只要我们找到通往扶风部落的河流,我们就能顺着河流找到扶风部落的地盘。”陈昊看向众人说道,“你们知道哪里有河流吗?”

    “有,树林里有一条十多米宽的河!”阿虎说道,“可我们曾经沿着那条河前进,那条河是通往西北面,根不不是通往东面共工部族那边的。”

    “通往西北面?那岂不是通往我们领地?”陈昊越听越是迷糊,“对了,我们前面不是有一条小河吗?是从哪里通往哪里的?”

    “是从北面通往南面,汇入南面骊畜部落东面那片泽地。”朱襄氏族长开口道,“而北面是往东面去的,不知道通往哪里。”

    陈昊听着他们的对话,感到越来越迷糊,没有卫星地图、不能飞到天上看看地貌,根本难以知道这一带山川树林的面貌,一切只能猜测推算,尤其是他们说的河流的走向,他觉得这条河流的走向很怪异。

    “现在不能盲目行动。”陈昊说道,“我们得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众人都认真地听着。

    “我决定先派侦察战士前去探查一下外面的河流走向!”陈昊看向阿虎道,“虎,你给我找十人过来。”

    “是!”阿虎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阿虎就带着十个穿着太昊族迷彩军装的战士回来,其中为首的一个男子的脸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疤,这看起来很是吓人,给人一种恶人的感觉。

    “这个人叫巴!在前些年有几个外族从南部大散关进入我们的领地,我们征服了那个部落,这个叫巴的战士就是从那几个部落里挑选出来的,他对我们太昊族十分忠诚,同时,他非常熟悉在丛林里活动。”阿虎介绍道。

    “巴?”陈昊打量着面前这个脸上有疤的男子,他仔细地想了一下,对这个叫巴的男子有些印象,他想起了当日为了征伐那个雀部落的时候,就设计抓捕了这个叫巴的男子,据说这个男子非常善于狩猎和追踪,在树林里从来不会迷路。

    “太昊!”巴连忙站直了身体,因为他本身能力突出,所以很快就被招入太昊族的军队长。

    “嗯,你现在是侦察队的队长,我要将今次的任务交给你们去完成,你有信心吗?”陈昊问道。

    “有!”阿巴与后面几个战士连忙自信地回应。

    “好!”陈昊满意地说道,并拿出地图,跟他们说了当前遇到的困难,尤其是那条让人费解的河流走向。

    阿巴听完之后,就说道:“太昊,河流有很多种呀,有的河流流向本来是往西的,后来有可能是往东的,比如说”

    正说着,阿巴就拿着一支毛笔,在一块竹简上画出了一个“s”字,并道:“就像这些河流,它会拐很大的弯,最后还是流向那边的。”

    陈昊见状,顿时恍然大悟,他差点忘记s形流向的河流呢,或者有卫星地图看着就不复杂,可一但处在地面,就会难以理解河流的流向了。

    “巴,侦察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去做,我希望你们能用五日的时间,探查这段河流,不管情况如何,五日后都要回来,明白吗?”陈昊说道。

    “是!”阿巴等十人连忙回应。

    阿虎这个时候也开口道:“你们十个跟我来,我给你们发放十份十日的单兵口粮。”

    太昊部族的单兵口粮是由压缩米饼、奶粉、奶糖、茶叶肉菜干等食品组成,具有体积小、方便食用的优点,但就是制作这些食品需要耗费不少的人工和成本,所以只有在执行以下特别任务或者库存充裕的时候才会给太昊部族的军人配上这种先进的口粮,若是像现在与共工部族作战时,因为战士数量庞大,就只能用粟米和豆酱作为盟军的军粮了。

    五日后,阿巴等人平安回到营地这里,他们急忙跑到帅营里。

    “怎样?情况如何?”陈昊连忙问道。

    阿巴脸带笑容,道:“据我观察,外面那条河应该是能通往东面的,我们还发现,有些河段的岸边有人类活动的迹象,那里的草都被踩踏了,有不少泥土被破坏过,似乎有人在那里利用水运运输树木。”

    “哈哈!果然如此!”陈昊闻言大喜,“原来他们就是利用河流指引方向的!”

    现在知道对方的行踪就好办了,陈昊非常高兴。

    “太昊,我们还剩下十日的口粮,这恐怕”虎队长开口道。

    朱襄族长也说道:“我们朱襄氏族还能再凑五日的口粮。”

    军队驻扎在朱襄氏族封地这里,这里就是一条村子,生活着几百个朱襄氏族居民,朱襄氏族人还是有点存粮的。

    “我知道了。”陈昊点头道,“我再写一封信,让太昊城再运输一批粮食到来。”

    “太昊城的人不是没有粮食吗?”阿虎连忙说道,“他们还说要等到春分收获了冬种作物才有粮食运过来。”

    “你问他们,他们肯定没有,如果我要,那就肯定有。”陈昊也是不多作解释。

    阿虎想不明白,站在一旁挠着头。

    接着陈昊命令各个族长将所有能战斗的战士都集中到一块空地上。

    面前有一千多人,其中有一部分是女人,一个个扎着头发,穿着破旧的兽皮衣裤,拿着长矛石斧等原始工具,每个人都很黑,像丐帮一样!

    不过,这时代的部落的战士除了那些条件比较好的大部落外,基本上普通部落战士都是这个样子。

    与站在那边的两百多个太昊部族战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比如说那边的太昊部族战士不但装满了精美的皮甲和青铜武器,而且每个人的身材都是比较壮的,还都是男人。

    陈昊将附属氏族的战士分为男女一队,他从中选出了八百个部落男子,就剩下六百个男女。

    这八百个部落战士再加上太昊族的两百多个战士,陈昊就拥有一支一千人的军队了。

    “这次我们要征讨共工部族的扶风氏族,我打算让一部分战士守在朱襄氏族封地这里,我则带来一千战士前去袭击扶风氏族的城寨,现在只有攻打扶风氏族的城寨,才能解决我们现在的困境。”陈昊沉声道。

    在场人都点了点头,并认真地听着。

    “尊卢氏族长、赫胥族长、有邰氏族长,你们三个跟随我前去征讨扶风氏族!”陈昊又说道。

    这三个氏族长连忙上前领命。

    “朱襄氏、大容氏、骊畜氏你们守在这里,明白吗?”陈昊又下达了命令。

    这三个族长也上前领命。

    翌日,陈昊领着一千人的队伍离开了朱襄氏族封地,而封地这里也剩下一千多人,但却是由大部分的女战士与朱襄氏族居民构成,虽然她们的战斗力不是很强,但依靠封地防守还是可以的。

    陈昊领着一千大军沿着河流往北前行,这队伍行进得十分平稳,是由三十匹战马在前面领路,战马后面是两百多个太昊部族步兵,再后面是运输粮草的数十辆牛车,而更后面便是附属氏族的战士。

    浩浩荡荡的一队人沿着河流往北行进,接着又拐入到东部的树林里,只见树林里遮天蔽日,高大的树木纵横交错,他们行进了大约两日,就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这里有人活动!”阿巴带着陈昊来到河岸边,指着岸边新鲜的泥土说道。

    只见岸边的水草都被刮乱了,泥土新鲜,似乎是被翻没几天的。

    陈昊看了一会,又沿着地上的痕迹往向南方的树林深处,只见地上有一条非常明显的过道,这条道的两侧被开发过,砍了不少树木。

    “他们应该是从这里卸载树木和运输粮食的。”陈昊说道。

    “嗯?那我们岂不是可以在这里埋伏他们?”尊卢氏族长闻言大喜。

    “不,埋伏不了!”陈昊摇了摇头。

    “为什么?既然已经知道他们从这里卸载树木和运输粮食了,我们可以藏起来呀,等他们出现就袭击他们!”尊卢氏族长不解地说道。

    还没有等陈昊开口回答,就有一名战士开口道:“敌人早就知道我们在这里了。”

    陈昊闻言有些惊讶,不由看向身旁,只见是一个留了个板寸头的太昊族战士在说话,仔细一看,陈昊才发现,这个战士是刚跟着自己征战完北方凶族的战士,他还是一个奴婢兵,陈昊对他有点印象,他之前还是煤矿场那边的奴隶一员,现在他已经是太昊部族军队战士的一员,他的名字叫刺头。

    “你是如何知道的?”陈昊有些欣赏地看着这个战士。

    “你们想一下,扶风氏族人与我们作战,他们必定派了人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的,更何况我们带着上千人出来,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刺头说道,他之前组织奴隶逃亡的时候,就经常这样分析太昊族人,并观察太昊族人的举动,他懂得以敌人的方向去观察自己。

    浩浩荡荡的一队人沿着河流往北行进,接着又拐入到东部的树林里,只见树林里遮天蔽日,高大的树木纵横交错,他们行进了大约两日,就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这里有人活动!”阿巴带着陈昊来到河岸边,指着岸边新鲜的泥土说道。

    只见岸边的水草都被刮乱了,泥土新鲜,似乎是被翻没几天的。

    陈昊看了一会,又沿着地上的痕迹往向南方的树林深处,只见地上有一条非常明显的过道,这条道的两侧被开发过,砍了不少树木。

    “他们应该是从这里卸载树木和运输粮食的。”陈昊说道。

    “嗯?那我们岂不是可以在这里埋伏他们?”尊卢氏族长闻言大喜。

    “不,埋伏不了!”陈昊摇了摇头。

    “为什么?既然已经知道他们从这里卸载树木和运输粮食了,我们可以藏起来呀,等他们出现就袭击他们!”尊卢氏族长不解地说道。

    还没有等陈昊开口回答,就有一名战士开口道:“敌人早就知道我们在这里了。”

    陈昊闻言有些惊讶,不由看向身旁,只见是一个留了个板寸头的太昊族战士在说话,仔细一看,陈昊才发现,这个战士是刚跟着自己征战完北方凶族的战士,他还是一个奴婢兵,陈昊对他有点印象,他之前还是煤矿场那边的奴隶一员,现在他已经是太昊部族军队战士的一员,他的名字叫刺头。

    “你是如何知道的?”陈昊有些欣赏地看着这个战士。

    “你们想一下,扶风氏族人与我们作战,他们必定派了人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的,更何况我们带着上千人出来,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刺头说道,他之前组织奴隶逃亡的时候,就经常这样分析太昊族人,并观察太昊族人的举动,他懂得以敌人的方向去观察自己。

    “你们想一下,扶风氏族人与我们作战,他们必定派了人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的,更何况我们带着上千人出来,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刺头说道,他之前组织奴隶逃亡的时候,就经常这样分析太昊族人,并观察太昊族人的举动,他懂得以敌人的方向去观察自己。ntent

    原始小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