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父子

作品:《首席国医

    坐在车上,秦硕手里捏着秦芳给的五百块。

    这可是相当于她一个月四分之一的工资。

    老家这里的经济并不是很高,赶上节假日销售会大一点,平时生意比较差,几乎没能够拿什么提成。一一千八的工资底,一个月下来,能够拿到的提成并不会很多。

    因为父亲身体的原因,这十几年来,没干过什么活。平日里就是她母亲去做一点小工,剩下的就是依靠秦芳的帮补。

    明明身材高挑,长相亦不差,可是身上穿的衣服却很朴素。加上从未化过妆,与那些经常做保养的女生相比起来,皮肤要稍微粗糙一些。

    呼。

    轻嘘一口气,秦硕将秦芳给的五百块放回口袋。

    到了镇中心,秦硕一眼就看到有一栋房子正在边建造着。远远的就看见二叔戴着一个头盔在指挥着工人做事。

    听母亲说房子建了一阵子,现在正建板,过几天一层就要封顶。

    秦硕扫视一眼,很快就在二叔不远看到一个瘦小而悉的身影。秦天源过来这里只是打小工,帮忙搅一下泥浆还有递搬砖之类的。

    像砌墙,装板这些根本就做不来。

    秦硕背着双肩b走过去,正准备喊一声二叔,话还没有出口秦天海就走过去,冲着秦天明大声斥道:“大哥,让你不要下那么多水泥,还有石灰。你都当小工快一个月了,连最基本的活都做不来。”

    秦天源讪讪的笑了笑,看到正在上板的工人往这边看,有点尴尬。

    “刚才是不小心多放了一铲,下次会注意了。”

    秦天海哼唧一声道:“大哥,不是我说你,既然想要工作就要放弃以前那些念头。你以前是开药店,可现在药店没法开了,那么就安分守己,不要想太多。”

    秦天源连连点头:“这个我知道。只是以前一直很少干这么活,还没有完全上手。”

    秦天海从身上拿出一b烟,掏了一根放到嘴边点燃后才道:“大家是自己人我才会说多你几句,要知道现在做小工的人太多。像你这种完全没做过的,就是因为自家建房子才会让你干。你要是再这样子,别人肯定不带你。”

    秦天源脸有些难看,但又不能反驳。

    以前开药店的时候,他一直觉得自己什么都会做。可是药店不看后,却发现,原来他什么都不会做。

    再加上一直不愿意面对现实,这些年来,不管是大小事务几乎不做。

    现在他是想放下那外b袱,可是却发现,原来b袱在身上背得太久,想要放下也是这般艰难。

    “大哥,你应该知道,现在这社会,中医已经不吃香。你执着中医,秦硕那小子却要选择医,父子俩都不知道怎么想的。”

    “二叔,背后说人坏话,这行为可不好。”

    秦天海愣了下,回过头见到秦硕站在身后,脸上顿时露出尴尬的笑容。

    “哎,秦硕你小子怎么突然回来了。”秦天海叼着烟走过去,用力的拍着秦硕的肩膀,“哟,半年不见,结实很多了。”

    天天遭到地狱般的训练,不结实都不行。

    以前,每次回来,要是碰到秦天海他都故意用力的拍打着肩膀。

    那时候秦硕身体比较单薄,被拍几下,骨头都快要被拍散。

    秦硕没去理会秦天海,走到秦天源的面前喊一声:“爸。”

    秦天源回过神,他都没想到儿子会突然出现,刚才还以为看花眼了。

    几秒过后,秦天源板着脸道:“你怎么回来了,现在不是星期,又不是假期,你回来干什么。你可要知道,家里供你读书不容易,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把你的打断!”

    秦硕心里轻叹一声,在外人的面前,秦天源大气都不敢说一声,只要是那件事后,他的格变得畏畏弱弱。

    可是在自己人面前,他就不一样了。

    读大学后,秦硕不想回来,就是不想天天见他爸无缘无故发脾气。

    “回来办点事,学校那边批准的。我等下就回学校,听妈说你在这里帮二叔干活,顺道过来看一眼。”

    秦天源沉声道:“有什么好看的,读你的书。”

    旁边的秦天海将烟头丢在地上道:“秦硕,今年大二了吧。学的是医,出来后能找到工作不?”

    秦硕淡声道:“不劳二叔操心,现在养宠物的人很多,学医的比任何职业都有钱途。”

    秦天海呵呵笑道:“养宠物的是多,可是不代表每个学医的都能够发财呀。”

    秦硕拍拍肩膀上的灰尘:“二叔这话倒是不错,就像搞建筑的,人家都开着建筑公司,可是有一些人只能管温饱,甚至有些人连温饱都管不了,你说是不,二叔?”

    秦天海脸上沉一下,旋即又舒展开:“大学生就是大学生,肚子里有墨水,说话都拐着弯骂人。”

    “二叔,这话可是你说的,我没骂人。”

    秦天海指着正在建的房子道:“干建筑的能不能赚到钱我不知道,但是你可知道这块地,在这个地方,现在价格多少钱一平方没?一万块!这里占地两百平方,就是两百万。”

    秦天海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两百万对一些人来说确实不算多,可对很多人来说,一辈子都赚不了那么多。你看看你爸,以前开药店,现在还不是过来跟我干小工。我说秦硕,大学毕业后,要是找不到工作,二叔这里永远都给你留一个位置。”

    “先多谢二叔了。”到底是一场亲戚,哪怕他说话尖酸刻薄,也不能够撕破脸。

    “哦,忘了跟二叔说一声,我已经不学医,前阵子转系中医。”

    “中医?”

    后面正在干活的秦天源愣了下,停下手中的动作。

    “你转到中医了?”秦天海像是怕别不知道,声音持续提高,“你爸当年学的是中医,你学的也是中医。子承父业没什么,可是看看你爸都变成这样子,难道你想步后尘?”

    “二叔……”

    “有人掉下楼了!”

    正在干活的工人突然大喊一声。

    所有人的目光看过去,见到一个工人躺在地上,痛苦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