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真的有病

作品:《首席国医

    “你有病!”

    秦硕看着女人认真道,“你真的有病!”

    女人听到这话,立刻就发飙起来!

    “你才有病!”

    “你全家都有病!”

    “你祖宗十八代都有病!”

    秦硕皱了皱眉头:“这位大妈,请注意你的素质。不要让别人以为,有钱人都是这副泼妇样。”

    “你——”

    秦硕打断话道,“我说你有病不相信是吧?那我问你,这阵子,每天早餐后一小时到三小时之前,你上腹是不是觉得痛?吃过胃药后,在进食后几个小时,又会再痛。肚子饭的时候会隐痛,吃得太饱又会觉得胃酸,是不是?”

    女人愣住。

    秦硕说的这种症状,这几天她一直是这种样子。

    开始以为是吃错东西,不然就是睡不好才导致的。就在刚才钟医生还替她看过,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让她多休息,少吃点刺激性的食物。

    看着女人的表情,秦硕继续说道:“不要以为你这种是小病状,要知道,现在是小病不治,日后就是大病难医。按你的情况,应该是处于中期,再拖下去,就是死路一条!”

    后面那句话秦硕故意说重一点,就是想看一看女人表现。

    陈军不知道秦硕说的是真是假,这家伙到底是学生,把他拉过来,或多或少有利用之意。

    不过对于他三婶吴明慧这种人,心里要是歹毒一点,真恨不得她病死,免得天天对着让人心烦。

    “你胡说!你才会死!”吴明慧怒道。

    秦硕知道吴明慧不死心,面无表情道:“你要是不信,可以按一下中脘穴,正中线上,脐中上4寸。也就是胸骨下端与肚脐的正中央。”

    吴明慧冷笑道:“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说的。”

    秦硕淡声道:“难道你连试一下都不敢吗?”

    一直坐在吴明慧旁边的中年男人,忍不住道:“明慧,要不试一下。你这几天经常喊肚子痛,说不定真的有什么问题。如果不是的话,也可以证明他说的话是假的,根本就是一个骗子。”

    吴明慧迟疑一会,伸手在中脘穴按了一下。

    “用力一点。”

    吴明慧稍微再加大力。

    “按下去后,是不是觉得呼吸有点困难,而且胃同样有点不舒服。”

    “好像是……”

    “这就是病症。”秦硕说道,“你现在每天只是一般的疼痛,恐怕过几天会出现印痛、胀痛甚至剧痛这种情况亦说不定。”

    这下吴明慧开始慌了。

    “会不会很严重?”

    冲着吴明慧刚才那种态度,秦硕也不想再就什么。看着陈军说道:“我等下还有事要做,陈老爷子在哪里,我先诊断一遍,等孙老师回来,再让他过来详细诊断。”

    “对,我都忘了这阵子你比较忙,我现在带你去见爷爷。”

    俩人完全没去理会吴明慧的担忧,还有客厅里其他人的目光,往弄堂那边走过去。

    “哎,你等一下,我的情况你还没没有说呀。”吴明慧在后面叫着。

    秦硕停下脚步,转过头道:“这位大妈,刚才你不是不信自己有病吗?我如果说你有病,回头你告我诽谤,我就算不用坐牢,也得赔一大笔名誉受损费。再者,你们这些有钱人,不是总喜欢再增加什么精神损失费,误工费的,我可给不起。”

    穿过弄堂后,陈军忍不住大笑起来:“好小子,我现在开始有点喜欢你了。”

    “打住!”

    秦硕连忙跳开几米,与陈军保持距离。

    陈军愣了下,明白秦硕的意思,笑骂道:“滚蛋,老子喜欢的是女人!”

    “可是你肾亏,谁知道你会不会突然改变性取向。你不要靠近,不然我立刻就走人。”

    “你——”

    陈军真恨不得一脚踢过去,这小子实在是太气人了。不过想到三婶吴明慧气急败坏,又急得像锅上蚂蚁那种表情,什么气都舒坦了。

    “小子,刚才看你说得头头是道,难不成那女人真的有病?”陈军问道。

    “有病就是有病,这怎么能够乱说。”

    “什么病?”

    “胃癌呗。”

    “胃癌!”

    陈军顿时怔住!

    “这么严重?”

    到底是一家人,就算吴明慧平时再恶毒,也曾想过恨不得她死掉算了。可真的是胃癌的话,情况就麻烦了。

    “早期还是中期?”

    秦硕看着陈军,狡黠的笑了笑:“你还真信?”

    陈军错愕一秒,立刻怒道:“好小子,敢耍我,小心我现在就让你出不了这个门口。”

    秦硕撇撇嘴:“只要我是看那个女人态度不爽。她说话句句带刺,恐怕你也不爽她很久吧。所以我这是帮你出口气,你得感激我。回头跟她说有胃癌,肯定没有时间再来对你热嘲冷讽。”

    陈军想了下,愤怒瞬间转为笑容:“没错,那女人我早就看她不顺眼。要不是看在我三叔的份上,恐怕连陈家大门都不让她踏进去。以前没想到办法整她,现在好了。怪不得有人说,医生要杀人,不需要动刀动枪,只要动动嘴就行。”

    杀人真的那么简单的话,这年头就不会有那么多犯罪份子了。

    跟着陈军走到院子的最后面,有一间像是四合院的旧式房子。不过,这个只是外表像,面积要小得多。而且多外墙的装修看来,眼前这一栋房子,应该是仿四合院建的。

    推门进去,房子里面有一个青年在里面,轮廓跟陈军长得很像,应该是他的弟弟陈象。

    “爷爷情况如何?”

    “你来干什么?”陈象冷冷道,“难道昨天想害爷爷没成功,今天又想搞花样?”

    陈军沉声道:“陈象,注意你说话的语气,我再不济也是你大哥。”

    “我没你这样的大哥。”

    他们俩兄弟从小到大都不和,陈军也懒得理他,回过头跟秦硕道:“我们上楼看看。”

    “你想干什么?”

    “你们不都说我故意抓错药想毒死爷爷,现在我找一个医生回来替爷爷检查一下,难道你想阻止?”

    陈象拦住陈军的去路,“我是不会再让你见爷爷的,谁知道你是不是又想害他。”

    陈军表情沉下去,轻喝道:“让开!”

    “想上去害爷爷,先从我身上趟过去!”

    “陈象,别逼我出手!”

    “哼,陈军,从小到大,你何尝是我的对手。”

    秦硕看着这俩兄弟,都说手足同心,其利断金,不过眼前这种情况,应该是骨肉相残更合适。